!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我真的很低調了思兔_ 第三百六十六章 注定名垂青史的一戰(中) 木子書屋

第三百六十六章 注定名垂青史的一戰(中)

    小刀從伊賀圭一郎再無半分力氣的手中掉落,但未等它落入雪地中,楚錚手指一勾,相隔近十丈的小飛宛如有生命般刷地自動飛起,穩穩地回到了楚錚的手中。

    楚錚輕輕一抖,上面的血跡立時便消失不見,他撫摸著冰冷的刀身,目光掃過在場眾多強敵。

    夜更深了,風雪依然未有停歇的跡象,吹得山頂上插著的火把火光搖曳不止。

    楚錚手中的這把小小飛刀反射著的火光也飄忽不定起來。

    眾人不由下意識地退後兩步,仿佛站得前些,這可怕的飛刀便會出現在自己的咽喉中

    江湖傳聞,楚樓鈞已得到了小李探花李尋歡的飛刀傳承,出手一刀例不虛發,原本他們還有些懷疑,但現在誰也不敢不相信了。

    伊賀志野的親弟弟、那個忍術在倭國極有名氣的超級忍者伊賀圭一郎已用生命作為代價,證實了這個傳聞非虛

    “多管閑事明明我自己能搞定。”東方白正低聲嘟囔,忽然一只溫暖的手掌按在她的肩膀上,她一回頭,看到了楚錚那熟悉的溫和笑容。

    “好了,差不多該輪到我了,若是他們都被你殺怕了,沒人敢和我玩,那我豈非很無聊你先休息下,呆會我累了再重新輪到你好不好”

    听著楚錚溫柔得像是哄孩子的聲音,東方白有些不滿地嘟了嘟小嘴兒,卻還是乖乖地退到了他的身後。

    只是一退到後面,少女臉蛋兒上的不高興便消失了,她凝視著楚錚的身影,眸子里閃動著一抹憧憬的光芒。

    忽然間人影晃動,原本守在伊賀圭一郎旁邊的兩個白衣忍者一言不發地撲了出來,從左右殺向楚錚。

    這下不宣而戰,顯是要替伊賀圭一郎報仇。

    左邊的白衣忍者雙手特別長,甚至可垂過膝蓋,這時他雙手接連不斷地揚起,仿佛化為千條手臂般,無數毒蒺藜與碧磷彈有如漫天花雨,帶著凌厲勁風向楚錚激射而出

    後面一個忍者體型特別瘦小,手段卻更加詭奇,他雙手變幻結印,竟在剎那間幻化為數十多道虛實不定的身影,手中的短刀從四面八方向著楚錚刺出

    如果說先前那兩批黑衣忍者的忍術已讓眾人震驚,眼前這兩個白衣忍者的手段更是厲害得不可思議,眾人無不色變,連百損道人都擰起了眉。

    這兩人顯然是在島上倭國勢力中最精銳也是最厲害的白衣上忍

    但面對這樣可怕的攻勢,楚錚的反應更讓眾人驚駭。

    他不閃不避,只是雙臂交叉護在胸前,然後同時向著下方一震全身上下泛起了淡淡的金芒,透明的護體氣罩立時將他和東方白護在正中心。

    五絕神功金絕頂關功法加真氣外放,使得楚錚獨創的“真氣防護罩”在防御方面的效果達到了讓人匪夷所思的境界

    別人卻沒看到“真氣防護罩”的釋放因為伴隨著無數叮叮叮的撞擊聲與轟隆的爆炸聲、大片腥紅的火苗立時將楚錚完全包圍起來,甚至連他腳下站著的岩石也劇烈燃燒了起來。

    “霹靂碧磷彈”有人失聲驚呼出來。

    這可是江湖上極罕見、卻一直有傳聞的可怕暗器與西域大食國傳來的“霹靂雷火彈”類似打在物體上就能爆炸能輕易將血肉之軀炸出個大血洞,而且霹靂碧磷彈比霹靂雷火彈更可怕之處在于爆炸後會彈出粘稠的火油,一旦粘著在物體上就著火,極難熄滅,中彈者往往先被炸個血肉橫飛再被火油附著,燒成焦炭。

    沒想到這長臂上忍手里竟有這極罕見極難制作的歹毒暗器,看樣子數量還不少

    看來楚樓鈞這回難逃劫數了

    李閥與蒙古諸人臉上剛要露出喜色但下一秒,包裹著楚錚燃燒的磷火驟然爆開,一股赤炎的強橫氣浪呼嘯而出,將接連不斷射來的暗器盡數震得四散

    那個長臂上忍被那赤炎的氣浪一沖只覺得全身如同陷入火爐中般震得他連退數步,須發衣服都有種幾乎被燒著的焦炙感,但他顧不上這些,因為大批的暗器也隨著氣浪反彈了回來,他剛險之又險地避過幾枚,便駭然發現楚錚竟已出現在他的身前不過兩尺之處

    好快兩人原本相距超過十丈的距離,他居然完全沒看到楚錚是什麼時候逼近到身前的

    長臂上忍大驚失色,正要以套著手甲鉤的左手逼開楚錚,但未等他的手舉起,便覺得肩膀處傳來鑽入心肺的劇痛,兩條手臂已齊齊飛了出去,鮮血狂噴

    楚錚以雙掌作刀,從上而下劈落,將他的兩條手臂同時齊肩斬斷

    長臂上忍還沒來得及發出慘叫,又被楚錚一膝頂在小腹中。

    這一記膝頂宛如帶著千斤勁力的大巨錘,直接將其五髒六腑盡數震得粉碎,長臂上忍噴出大口鮮血,人也被撞得如炮彈般飛了出去,將剛剛從山坡上爬上來的幾個忍者撞得慘叫飛跌下山,摔成肉泥。

    另一個幻化為數十個分身的白衣上忍原本也被楚錚震飛的暗器弄得手忙腳亂,但這時見多年交好的同伴被殺,驚怒交集之下立時奮不顧身地發動攻擊,眨眼間數十道白色幻影有如附骨之蛆般圍著楚錚不斷旋轉。

    頂級忍術分身術

    但他快,楚錚更快

    楚錚原本的身法之快已近乎縮地成寸,這時竟再次大幅提速

    在駭人的速度下,他的身形模糊不清,眾人只看到一片朦朧的灰影與數十余道白色幻影交錯而過,下一刻一道白色人影從半空中被狠狠地踹了下來,漫天幻影盡數消失。

    “ ”

    岩石粉碎,細石亂飛,那名瘦小的白衣上忍重重地摔在碎石堆中,口鼻噴血,眼中盡是不敢相信的駭然,咽喉處一個被劍指穿刺的血洞正汩汩流血。

    伊賀圭一郎和兩名白衣上忍的被殺卻激起了倭國人的怒火與狂暴。

    “啊啊啊”接連不斷有身著黑衣的忍者和浪人服飾的倭寇從山腳上躍到山頂,怪叫著向楚錚發起潮水般的自殺式攻擊。

    他們完全放棄了防守,手中的兵器暗器悍不畏死地攻向楚錚的各處要害。

    但這正合了楚錚的意,楚錚根本就沒想放過任何一個倭寇他們自己沖過來還省了功夫

    想到這些倭寇的凶殘,想到被他們禍害的同胞,楚錚眼中泛起一抹血色,他拔出腰間奪自荊無命的“玄霜寶劍”,身如急電般掠出,化為一團模糊不清的影子。

    倭寇和忍者們的速度哪可能比得上楚錚的速度,未等他們展開陣型聯手夾擊,楚錚已反擊而至,這些仗著的悍勇一波波地沖殺過來的倭國人,在楚錚眼里簡直成了活靶子。

    只見一團灰影帶著寒光有如閃電般掠過一個個黑衣忍者和凶悍倭寇,一個個人頭便接連不斷地飛了起來。

    隨著最後一個沖上來的倭寇身首異處,激烈的戰斗便宣告結束,整個過程不到十個呼吸

    連同先前被東方白擊殺的二十個倭國忍者,此時山頂之上橫七豎八倒了將近七十個倭國人,這次隨伊賀圭一郎而來的倭國忍者及“迎風一刀流”的高手們,盡墨于此

    待到最後一個倭寇倒下,楚錚一個後空翻,如落葉般輕飄飄地落在東方白身前,連雪花也沒揚起,瞧他那氣定神閑的模樣,如果不是身上沾了不少血跡,手中利劍還在滴著血,幾乎看不出曾大殺了一場。

    全場響起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

    眾人知道楚錚很強,可誰也沒想到會強到如此地步

    眾人眼里凶悍厲害的忍者和倭寇們,在楚錚面前居然如同三歲幼兒般全沒還手之力,在一個照面間便被盡數擊殺,竟無一回之敵

    什麼叫強如天神陸少曦用駭人听聞的戰績,讓在場數十個向來眼高于頂的李閥和蒙古高手們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強如天神的恐怖實力

    打不過,絕對打不過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萌生出了退縮的心態。

    原本還以為能仗著人多,車輪戰都能拖垮這楚樓鈞,但眼前楚樓鈞表現出來的可怕身手讓他們失去了大半的信心,他們可做不到像倭國忍者和倭寇那樣不要命地發動自殺式攻擊。

    楚錚卻沒理會這些人驚懼的目光,暗道也該給李閥上上眼藥了。

    他身形一晃,進退間手里已多了一個書生模樣的中年人,正是薛府師爺徐書臣。

    除了百損道人,幾乎沒人能看清楚錚是怎樣出手,將徐書臣生擒活捉的。

    “你是總督薛萬徹徐師爺是吧听說你打算用晨曦城滿城所有的年輕姑娘來討好倭國人,甚至還包括薛萬徹的姬妾,好讓他們來殺我楚樓鈞”

    楚錚的聲音不大,卻透過風雪遠遠地傳了到數里外,甚至在山腳和諾大的晨曦城上空回響。

    今晚楚錚引發的動靜實在太大了,不提那些在山腳下包圍著七溪山的李閥兵士,晨曦島里的百姓們其實也大多被驚醒了,只是懾于李閥的高壓統治和宵禁令不敢出門查看,私下里低聲議論卻是免不了,甚至很多人听到李閥的人馬調動,還在替楚帥擔心要論名聲之佳,“俠義無雙”、“愛民如子”的楚帥實在遠遠甩了薛萬徹幾十條街。

    這時大半百姓還沒睡著呢,楚錚的話立即在他們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平日里薛萬徹放任蒙古和倭國人在島里橫行霸道欺男霸女已很招人痛恨了,沒想到竟還如此下作,為了對付楚帥,竟要將全城的年輕姑娘送給倭寇糟蹋

    是可忍孰不可忍,城內外立時傳來大片驚怒交集的嘩然聲

    徐書臣原本被楚錚提在手里,就嚇得像待宰的羔羊,渾身顫抖,這時听到楚錚公然揭開這丑幕,更是臉如死灰。

    有些事做得說不得。晨曦城里七萬多人,年輕姑娘頂多萬余人,其中長得好看的絕不會太多,島上的倭國人也只有兩百人,能挑到幾百個好看的姑娘也就頂天了,所謂全城年輕姑娘雲雲根本就是徐書臣得以薛萬徹默許下開出的空頭支票,但這時被楚錚當眾公然曝光了出來,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徐書臣也算是有幾分急智,知道這事打死不能承認,忙道“楚帥,決無”

    根本不等他說完,楚錚舉手就是響亮的一記耳光,“啪”的一聲打得徐書臣半邊臉頰骨頭都差點碎了,滿嘴牙齒更是掉了大半。

    楚錚對異族有多仇恨,對這類出賣同胞的狗漢奸的痛恨就有多深。

    他盯著徐書臣冷聲責問道“晨曦城里的數萬百姓是不是漢人同胞你們李閥佔據了晨曦城,不思造福同胞鄉梓也就罷了,竟還要奴顏婢膝,將滿城的年輕姑娘獻給倭寇異族,讓她們受盡欺辱雖然早知道你們高門大閥不把平民百姓當人看,但這行為還是徹底惡心到我了今日我楚樓鈞向天下人宣誓,我少帥軍自此與李閥誓不兩立永不合作永不結盟”

    楚錚說出這番話自然不只是泄憤,更主要是為了激化晨曦城的百姓與李閥之間的矛盾和仇恨。

    現在晨曦城的百姓手無寸鐵自不敢輕易發起暴動,但當他使用了勢力創立令牌、義軍進攻城池時,這份埋下的炸彈就會迅速被引爆,徹底將李閥的勢力驅逐出晨曦城

    當然,李閥這般行徑,也確確實實徹底惹惱了楚錚。

    他越說越怒,抬手又是一巴掌打過去,只打得徐書臣半片臉都爛了,差點沒昏死過去,哪還能狡辯

    楚錚眼中殺氣彌漫,以最殘忍的手法將徐書臣全身的骨頭一節節地捏碎,徐書臣尖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山頂,甚至傳到了半山上。

    讓人膽戰心驚。

    但李閥方面的人都被楚錚的威勢與怒火震住不敢吭聲,蒙面方面的人更是無利不起早,原本就與李閥不是一條心,此時自然選擇袖手旁觀。

    而城中的百姓們卻倍覺感動,楚帥這話是徹底說到他們心里去了。傳聞里楚帥“愛民如子”,果真如此

    短短幾句話間,楚錚便成功地在晨曦島上刷出了諾大的聲望。

    將李閥的名聲踩到最低、提前做好明日奪城得思想動員後,楚錚將再無用處、慘叫不已的徐書臣一腳踢下山崖,冰冷的目光掃過在場眾人。

    李閥那邊的高手們人人低頭,竟無人敢與他對視。

    楚錚的目光最後落在百損道人身上,淡淡道“听聞百損道人武功不錯,要不要來玩玩”

    暫時沒機會殺掉伊賀志野,那就先從另一支異族人馬收拾掉

    特別是他們當中最有名氣的百損道人,只要堂堂正正地擊殺百損道人,就能讓蒙古方面的高手喪膽,今日他引蛇出洞的計劃也算是完成一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