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未知的東西

    至少,在恢復身份之前,叫她地位不會低得那麼厲害。

    不會叫他們一家子在外面抬不起頭來。

    李氏的怒氣一滯,問道︰“那你是想……”

    “女兒派人打听過了,寧王最近常去尚悅樓。”

    不用她繼續解釋,李氏便懂了她的意思。

    男女之間,最容易開始的,可不就是英雄救美?

    一來二去,關系就成了?

    重要的是,她要的結果並不是能夠和寧王成就好事。她要的,還是那人能夠看到她的重要性。

    此次事成,她定要坐上正妃的位置!

    李氏知曉了她的打算,心中怒氣也少了些,可是,到底還是沒散干淨。

    “可你最後搞成這個樣子。”非但沒和寧王搭上關系,還把自己的顏面給丟了個干淨。

    “女兒也沒想到,那寧王竟然這麼冷漠,油鹽不進。”對著嬌滴滴的小姑娘,那也是一臉冷漠,看都不看她一眼。

    這世上,也就這人才是這樣了。

    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引得旁邊的老祖宗看了過來,曲陶連忙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可是病了?”梵黎仙君眉頭微微蹙起。

    可他又沒感覺到她有任何不對勁。只能問問她自己是不是有些許不是。

    “沒有,許是有人在念叨我了。”曲陶搖頭說道。

    自打重生歸來,她這身體還算得上是極好的。這麼久,也就之前那段時間太忙,有些累,睡得比較多而已。

    就今天這噴嚏,來得猝不及防。

    然而,她也是沒覺得身體有什麼地方不適,只覺得鼻子很癢。

    大概就是被人給念叨上了。

    梵黎仙君聞言,又看了她一眼。到底是沒說話。

    “老祖宗,今日我們是要去何處?”她瞧著,她家老祖宗今日似乎是要出門了,這不,一早就將她叫了出來。

    “府中。”梵黎仙君所說府中,自然是淮北府。

    原本他沒打算走這麼遠,可想著,這晉陽地方太小,那些人做的吃食也不會有多好吃。

    倒不如直接去了淮北府。

    說不定,還會更好些。

    聞言,曲陶有些詫異的看著他,“老祖宗,我們為何要去府中?”

    這還有什麼事情是必須要到那邊才能辦的?

    想不出來。

    梵黎仙君沒有再說話。只示意她上了馬。

    仙人村離得淮北府可是不近,走得早點,就不用太急。

    他看了一眼院子角落那只兔子,嘆了一口氣。

    若是這丫頭會做的話,它也就不會還留到今日了。

    她不會,他更是不必說。

    身為仙界仙君,何時會需要他來做這些東西?

    自然也就只有帶著她去“求學”了。

    想要吃,那還是得自己動手。指望別人家中做,哪里會是長久之計?

    曲陶還不知道自家老祖宗這是要帶她去學做吃的了。

    知曉的話,她一定會選擇說不。

    她覺得,村長家的紅燒兔肉就好了。在村長家學著就可以,沒必要上府中了。

    可惜,她並不知曉。

    路經一座山,見得幾個百姓放下自己的籮筐,在那歇涼。

    一看曲陶騎著馬,幾人的目光頓時就亮了,連忙迎了上前。“這位姑娘,請等等。”

    “嗯?這位大叔有什麼事嗎?”

    叫住她的那中年男人連忙說道︰“姑娘,你可需要些這個吃食?”

    說著,他手指著自己籮筐里的東西。

    曲陶順著他的手指看了過去,只見得那框中盛著些似是紅薯的東西。

    仔細看看,卻又差別很大。這框中的東西,更像是樹根。

    “這是何物?”這種東西,她還不曾見過。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只知道這些東西可以吃。可我們這周遭的人又不曾見過這種吃食,大家都不願意買。”中年男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原本以為,他們能夠將這些東西都賣出去,再換些東西回去。不曾想,這一點也沒賣出去。

    他們說這些東西可以吃,可別人卻不信。一個個都不敢買。

    哪怕他們這已經是很便宜了,也沒人買。

    他們也就只好再挑回去了。

    賣不出去,那就只能挑回去自己吃了。

    曲陶點頭,這也是正常。

    對于那些未知的東西,有敬畏之心,也是正常。

    像他們這些東西,若是對這不清楚的,誰敢吃呢?萬一沒弄好,中毒了可怎麼辦?

    誰還不惜命?

    瞧著幾人的手指上都是些細碎的傷口那眼中藏著的期待,曲陶拒絕的話說不出口。

    “這些東西要怎麼食用?”

    這就是有戲了!

    中年男人眼楮驟然一亮,道︰“這些東西要在水中泡過數日,然後再煮熟即可食。姑娘可千萬要記得,一定要多泡些時候,多煮一段時間。”

    要用水泡著?還得泡幾日?

    她可不曾見過有什麼東西是需要這麼泡法的。

    這麼泡,這些東西,真不會壞掉嗎?

    見她面露遲疑,那中年男人咬牙,又道︰“小姑娘,我也就實話跟你說吧。這東西可以吃,也是我們無意間發現的。之前我們村子里的糧食吃完了,野菜也都挖得差不多了,有些人家都開始啃樹皮了。有人發現了這東西,那地方因著之前發大水,將那地方沖出來了一個小潭。那些東西就在潭中泡著,那人瞧著它長得有些像紅薯,就帶了回去。本來是想生吃的。可他家老母牙齒啃不動,就煮過了。”

    “這一吃,就吃上了兩三天。周圍見他家天天生火,起了心思。詢問一番,才知曉他在山上尋了那種東西。村子里的人一听說那可以吃的,都去山上挖。有些人餓壞了,挖出來就給吃了。不多時就死了。眾人被這給嚇到了,以為這是那人騙了大家,想要去尋個說法。後來去他家才發現,他們家吃的,都是煮熟過的。”

    曲陶瞪大雙眼,只覺得這東西著實是有些怪了。

    這說可以食用,卻又是有毒。說是有毒,卻又能飽腹。

    “仙界也曾有些不處理便不能食用的東西。”只是,仙界的那些東西,沒處理好,多是會壞仙人仙身,倒是不會這般要命。

    又見那中年男人緩了緩,又繼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