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4章︰這女人不好惹

    這位藏家十八桿子的旁系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死了……

    嘀嗒、嘀嗒!

    鮮血順著桌子流下來,落在了大理石的地面上。

    “不許動!”

    “別動!”

    “把手舉起來!”

    門外,忽然沖進來了一群安保人員,手上舉著槍,沖楚靜瑤和司蓉兒厲聲道。

    司蓉兒的眼底閃過一道寒光,柳葉飛刀已經從袖管里落在掌心中,眼前的十三個人,三秒鐘內她有把握全部殺死。

    “蓉兒。”

    楚靜瑤沖司蓉兒搖了搖頭,司蓉兒暗暗咬了一下嘴唇,刀子又收回了袖管里。

    楚靜瑤笑著對屋內的人道︰“我們也是剛剛進來,並非凶手,門口有監控,你們可以通過調監控錄像來查看。”

    “少廢話!”

    為首的一個安保人員,冷喝道︰“讓你把手舉起來,你沒听到麼,人死了,刀子在你們面前,你還想狡辯。”

    司蓉兒想要說話,但被楚靜瑤攔住。

    楚靜瑤笑著說︰“這位大哥,你們不是警察,但也得講道理,監控調出來了,真相就大白了,你為什麼不肯呢,難道這刀子是你故意放在報紙里,來故意栽贓我的麼?”

    為首的安保劉波怒道︰“臭娘們兒,老子怎麼做事,用得著你來……”

    啪!

    楚靜瑤直接一耳刮子打在劉波的臉上,冷笑著說︰“我跟你好好說話,你听不懂是吧,那我們換個方式談談。”

    劉波被打的一愣,緊跟著怒道︰“我談你媽了個……”

    啪!

    楚靜瑤又是一耳刮子抽下,然後跟著又是啪、啪兩巴掌。

    劉波被打得徹底愣住,回過頭瞪著周圍的人怒道︰“你們都特麼的傻站著干什麼,沒看到老子被打啊!”

    一群人馬上奔著楚靜瑤就過來,“臭娘們兒,反了你!”

    “辦了她!”

    “次奧,不就是個女人麼!”

    不等司蓉兒出手,楚靜瑤笑著說︰“你們這些人的臉,我全都記住了,不管你們是受誰指使的,都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楚靜瑤什麼時候成了你們這些阿貓阿狗都能叫囂的了?”

    楚靜瑤看向司蓉兒,“給你昆哥打電話。”

    司蓉兒拿出手機,馬上就有人要撲過來,“誰讓你……”

    司蓉兒手上一道寒光閃過,啪嗒的一聲,什麼東西掉在了地上,這人身體猛地一怔,周圍的人也都低頭看去。

    “啊!”

    撲過來的這個男人捂住了手,地上掉了他的一根手指頭。

    司蓉兒目光冷漠地看向這一群人,“你們可以試試,是你們的槍快,還是我的刀快。”

    電話接通了,司蓉兒言簡意賅地道︰“昆哥,我和靜瑤嫂子遇到麻煩了。”

    楚靜瑤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這些人,笑著說︰“不要緊張,我猜得沒錯的話,警察馬上就要來了,然後現場所有的證據,都指向我,你們的出現不是為了控制住我們,而是為了讓我們出手,更利于栽贓。”

    劉波腮幫子腫高,忍著疼痛道︰“哼,你逃不掉的。”

    樓下,警笛聲傳來,十輛警車將門口堵住,沖下了一群特警。

    一輛黑色的轎車,劉菁菁掛了電話,笑著對身旁的劉志道︰“一切都安排妥了,楚靜瑤脫不開干系,哪怕最終沒有被定刑,至少也要被關押三個月,等三個月以後她出來,這藏西的蛋糕早就被我們瓜分的差不多了。”

    劉志笑著說︰“是不是覺得太容易了。”

    劉菁菁道︰“少了太多的樂趣。”

    劉志道︰“打蛇七寸,只要控制住了楚靜瑤,林昆的商業帝國就塌了一半兒,隨著朱家老爺子的過世,朱家原有的體系幾乎已經瓦解,朱家所謂的智囊團,也已經神秘解散。”

    劉菁菁詫異地道︰“朱家退出燕京之後,所有的部署與朱家的智囊團無關?爸,你的意思是,都是楚靜瑤一個人的手筆?”

    劉志笑著說︰“這個女人,遠比你想象的要強大,這也是燕京的大佬們,為什麼格外看不慣朱家的原因,其他的四大家族,哪怕是有優秀的後輩,但也不至于像朱家這麼過分,一個林昆可以開疆闢土,一個楚靜瑤可以鞏固天下,而且林昆的出現,讓四大家族有團結的跡象,這都是他林昆咎由自取啊,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劉菁菁道︰“所以,我們就是應運之人,重新維系這平衡?”

    劉志笑著說︰“不,我們是要重新制定秩序,將之前的平衡推到懸崖邊上。”

    劉菁菁救救無語,似乎被完全震驚到了,這盤棋超乎了她的想象,如果半年前,有誰跟她說,四大家族的地位要被撼動,她肯定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但現在她竟成了這件事的主角。

    劉志沖司機道︰“回去吧,熱鬧已經看的差不多了,該安排後續了……”

    楚靜瑤被帶走了,司蓉兒沒有任何反抗,現場的種種線索,都不利于楚靜瑤,她就是第一作案嫌疑人,至于會議室門口的監控錄像,正如楚靜瑤所說,臨時故障壞掉了。

    林昆感到負責該案子的轄區警察局,想要和楚靜瑤見一面,但遭到了警察局方面的拒絕,涉案情況復雜,警方不提供見面機會。

    林昆一巴掌拍在了警察局長的辦公桌上,這時,門外十幾個人一起拿著手機對著他拍。

    警察局局長是一個圓臉胖子和事佬,一臉為難地對林昆說︰“林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跟您作對,這都是上面規定的,如今這藏西高層動蕩得太嚴重,我還得保住這工作,所以……”

    說著,這位局長沖外面的人喊道︰“都拍什麼拍,沒工作忙是吧,沒工作忙全都給下樓跑二十圈兒去!”

    圍在門口的眾人,一下子散開了。

    林昆冷冷地沖這位局長道︰“我老婆要是有了什麼閃失,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局長連忙道︰“林先生,你是藏西的英雄,你的夫人我們一定多加小心地照顧,只要有證據證明她是被冤枉的,我們立馬放人,但在這之前,還希望你能多支持我們的工作。”

    林昆離開了警察局,外面銅山、鐵山、龍大相、八指四人正等著他。

    四個人馬上圍上來,“昆子,怎麼樣了!”

    林昆搖了搖頭。

    鐵山和龍大相的暴脾氣,馬上就上來了,就要往警察局里沖,怒吼道︰“今天就是搶,也得把靜瑤給搶出來!”

    林昆攔住了兩個人,道︰“先上車再說。”

    車上,林昆剛坐進來,手機就響了,是一條很奇怪號碼發來的短信。(二二)

    ——一切按計劃行事。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沖四個人道︰“接下來有的忙了。”

    龍大相和八指一臉發懵地看著林昆。

    一向很少說話的銅山低聲道︰“昆子和靜瑤是另有安排。”

    審訊室里。

    楚靜瑤和司蓉兒被帶出來了,帶個人是分開做筆錄的,但同時被帶出來,依照拘留的規定,她們被帶到了換衣間。

    楚靜瑤的手整理了一下頭上的發卡,然後在女警的見識下脫下了衣服。

    一個負責人走進來了,拿著手里的單子宣布道︰“楚靜瑤,去2號牢房,司蓉兒去6號牢房,馬上帶走!”

    兩個女警向楚靜瑤和司蓉兒分別走過來,司蓉兒突然將手從手銬里抽了出來,她這個女殺手的手,真正的可以做到柔弱無骨,然後快速地從走向她的女警的腰間搶來一把手銬,然後將她自己的胳膊,和楚靜瑤的胳膊銬在了一起。

    司蓉兒冷冷地道︰“我們倆必須關在一間牢房里。”

    那個負責人頓時怒道︰“你以為這里是你們家啊,還挑三揀四的,馬上把她的手銬給打!”

    “咦,我的鑰匙呢?”站在司蓉兒面前的女警摸著身上道。

    “你是在找這個吧。”司蓉兒將鑰匙放在手指頭上轉了轉。

    女警頓時怒道︰“拿來,你這個小偷!”

    砰!

    司蓉兒突然一拳打在這個女警的小腹上,這女警立馬啊的一聲痛叫,司蓉兒直接將鑰匙丟進了女警的嘴里,然後用手往女警的嘴巴上一拍。

    咕嚕……

    鑰匙吞下去了。(二九)

    “咳咳咳……”

    這女警捂著喉嚨咳嗽,負責人的那位,頓時怒道︰“你居然襲警!”

    司蓉兒笑著說︰“你可以多關我一些天,但我們倆必須在一起。”

    “好,那我就成全你們!”為首的這位負責人怒道。

    吱嘎……

    厚重的大鐵門打開,司蓉兒和楚靜瑤被關進了一個沒有號牌的牢房里。

    這是一個小牢房,一共有四個床鋪,但在楚靜瑤和司蓉兒進來之前,只有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穿著一身囚服,正蹲在牆角哆哆嗦嗦,似乎剛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楚靜瑤和司蓉兒對視了一眼,司蓉兒沖牆角的女人道︰“你好,你是哪里不舒服麼?”

    女人身上哆嗦得更厲害了,腦袋顫顫巍巍地轉過來,但只看了楚靜瑤和司蓉兒一眼,便立馬就轉回去了,語氣哆哆嗦嗦地道︰“求求你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好不好……”

    楚靜瑤道︰“我叫楚靜瑤,她叫司蓉兒,我們不會殺你的。”

    “真,真的?”

    女人哆哆嗦嗦地回過頭,她的眼眶血紅,看著楚靜瑤一臉的不相信。

    楚靜瑤向這女人走過來,結果發現地上,用石頭畫著各種亂七八糟的符號,楚靜瑤臉上的表情立馬猛地一變,“你精通……”

    “你不殺我,那我就吃了你!”女人突然跳起來,向楚靜瑤撲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