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一十四章 好大的面子

    “復活紅塵六道。”

    山巔之上,沉思的葉辰,變的有些魔怔了,揣著倆手擱那踱步,嘀嘀咕咕中,他已不知走了多少來回。

    眾帝不明所以,女帝也俏眉微顰。

    自葉辰準荒大成,她便已看不透那個小聖體。

    不明所以就對了。

    這個宇宙,包括天道、包括三尊荒帝、包括諸天眾帝,或許都不知小娃截走時空一事,他實則是個意外,一個意外的巧合,讓他有幸看到了那個詭譎的秘辛,一段被截走的時空,絕了所有人成荒帝的路。

    解鈴還須系鈴人。

    此局不難破,拿回丟的時空便可,可惜未知小娃難尋,只得另闢蹊徑,這時空尋不到,便換條時空線。

    而紅塵六道,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不知哪一日,他盤膝而坐,若有可能,他會先復活紅塵,相比六道,紅塵更容易復活,只因紅塵是未來的他,而六道,是未來的紅塵,雖然根源都在他這,但二者卻有些不一樣,他與六道,還隔著一層。

    這一坐,便是三日。

    至第四日,女帝看他的眸深邃了一分,自葉辰的身上,恍似望見了紅塵的身影,或者說,是紅塵的痕跡,殘存到了葉辰身上,此刻,正被葉辰演成現實。

    遺憾的是,葉辰未能做到。

    也不知是規則不允許,還是他道行不到家,冥冥之中,總有一種阻力困著他,虛幻的痕跡,難成現實。

    “那便用笨方法。”葉辰心中喃語。

    所謂的笨方法,便是供奉,供出紅塵的靈。

    有靈,啥都好說。

    他抬了手,憑空塑出了一尊雕像,紅塵的雕像,而後,他自體內分出了紅塵的痕跡,刻入了那雕像中。

    他,第一個拜祭。

    有一絲肉眼望不見的供奉力,飄入了紅塵雕像。

    他的供奉,非同凡響。

    只因,他是蒼生統帥,承載蒼生的信念、意志和氣運,他這一拜,類同蒼生的一拜,供奉力無比磅礡。

    “他,要復活紅塵?”

    身在洪荒的神將,以及後證道的帝,都露了驚異。

    紅塵嘛!可是諸天的名人。

    “他與紅塵關系特殊,縱無未知,多半也能復活。”冥帝與道祖皆言,曾經他二人皆是看客,也看得最清晰,歲月久了,知道葉辰與紅塵的恩恩怨怨。

    “最根源,是吾。”

    帝尊的一語,逼格直接圓滿。

    眾帝深吸了一口氣,雖想懟他,卻是無言反駁。

    帝尊此話沒毛病。

    紅塵是六道的根,葉辰是紅塵的根,帝尊是葉辰的根,這般算,的確都出自帝尊,這貨有裝逼的資本。

    “不夠。”

    葉辰喃道,當即揮了手,無數永恆之光,飛出太古洪荒,如凌天仙雨,傾灑整個諸天,每一道都化作了雕像,立在了古城,杵在了山巔,不知有多少座。

    “紅塵的雕像?”

    驚異聲響滿星空,雖紅塵與葉辰生的一模一樣,但葉辰將雕像刻的栩栩如生,連木訥的神色與空洞的雙目,都完美還原,乍一看是葉大少,實則是紅塵。

    這一點,紅塵雪與楚靈玉認的最清。

    在瞧見紅塵雕像時,兩人美眸皆縈繞了水霧,映著皎潔月光,凝結成了霜,忍不住伸手,撫摸著雕像。

    “老七,幾個意思。”

    斗戰聖猿祖地,小猿皇喊了一嗓子,自認葉辰听得到,睡的正香甜,一座雕像便砸了下來,頓的驚醒。

    如這等疑問,整個星空都有。

    “供奉。”

    葉辰不廢話,欲供出靈,他一人之力遠不夠。

    這,是不看修為境界的。

    要的便是人多,要的便是虔誠,如佛家念力,集聚道一定極限,佛可不滅的,是活在每個信徒心中的。

    “得 !”

    蒼生皆有回應,聖體說的,自是照辦。

    蒼生供奉,驚世駭俗。

    看屹立在太古洪荒的紅塵雕像,瞬間蒙了一層璀璨光輝,無形無相的供奉,許是因太多,呈出了形態。

    蒼緲有轟隆,電閃雷鳴。

    葉辰瞥了一眼,知道是天道作祟,如他所料,規則不允許,也或許,是紅塵不屬這個時空,卻在這個時空,歷經了輪回,先天觸的便是禁忌中的禁忌。

    欲將他拉回來,難度遠超一般人。

    不過,聖體至尊非擺設,蒼生只需供奉,剩下的交給他便好,在永恆的一瞬間,他是能做到篡改規則的,能揭過的便揭過,揭不過,那便強行逆轉和顛覆,若這也算一場博弈,那對弈者,便是他與天道。

    “好大的面子。”天庭至尊多唏噓。

    為復活一人,聖體至尊動員了蒼生,而且不惜與天道對上,那個紅塵,存在的意義,該是無比的重大。

    “你欲何為。”

    女帝也來了,前蒼生統帥,也拈了一根麝香,插在了香爐中,不過,麝香卻無法燃起,或者說,是紅塵受不起,畢竟,他不是葉辰,葉辰都未必受的起。

    “借紅塵,走一遭原本時空。”葉辰悠悠道。

    這話寓意,女帝听的懂,無非想看原本的歷史走向。

    足九日,供奉不絕。

    但紅塵,卻並未出靈,是冥冥在鎖著他。

    葉辰早有預料,這是需時間的。

    畢竟,這不是一場不同的復活,緣因紅塵觸的禁忌太多了,存在既是真,縱他再強,也抹不掉紅塵觸犯禁忌的事實,會在冥冥中記載,成那所謂的牢籠。

    第十日,紅塵雪與楚靈玉來了,要在這里,等紅塵歸來,無論是渾噩的,還是清明的,都會默默的等。

    第十一日,紅塵出了一絲靈。

    奈何,只一瞬便消失了,不知是被時空抹去了,還是被規則抹滅了,快到連葉辰,都來不及出手挽留。

    “他能復活嗎?”紅塵雪小聲問道。

    “能。”葉辰說著,一手憑空劃過,逆轉了規則。

    “我信。”

    楚靈玉眸光堅定,蒼生統帥發話,哪能不信。

    第十二日,再次出靈。

    尷尬的是,葉辰還是未能留下,瞬間消失。

    再一再二不再三。

    葉辰將整座山峰,都化作了永恆,不信留不住。

    第十三日,又有一絲靈顯化。

    還是冥冥作祟,欲將其抹滅。

    葉辰冷哼,永恆將其定格,揭了過程,只留結果。

    轟!

    冥冥不放手,有可怕力量追來,葉辰替紅塵承受。

    這一瞬,值得紀念。

    十幾日的辛苦,終是供出了紅塵一絲靈。

    “歸來。”

    葉辰淡淡道,還是大神通,以靈成魂,又以魂成元神,替紅塵塑出的肉身,這一切,皆在一瞬間完成。

    葬滅多年的紅塵,終是重回人間。

    他,神色木訥,雙目空洞,縱是復活,還是渾渾噩噩,還是一句行尸走肉,只記得他的使命︰殺若曦。

    “別來無。”

    葉辰一語未說完,便被紅塵雪和楚靈玉扒開了。

    堂堂蒼生統帥,頓的尷尬無比。

    而不遠處的一幕,就格外煽情了,兩個妻子,一個淚眼婆娑,一個淚流滿面,抱著紅塵哭的泣不成聲。

    “頭回感覺很多余。”葉辰轉身走了。

    還有女帝,也很有眼力見兒,若非禁錮了紅塵,不然,那貨多半已殺過來,只因,若曦乃她的永恆身。

    渾渾噩噩的人,只記得使命。

    這等人,可不管你有多強,都會義無反顧的攻來。

    這,便是紅塵所存在的意義。

    身後,已有九幽仙曲響起,彈得是醒世篇。

    紅塵清醒,修為也隨之大跌,整個太古洪荒,屬他修為最低,也屬他最懵逼,好似,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再看紅塵雪與楚靈玉時,這他娘的,都成帝了?

    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復活了。

    畫面,還是很溫馨的,情啊!真是個奇怪的東西。

    著實不好意思打攪。

    葉辰坐在峰巔,拎著酒壺,隨眸看了一眼。

    等了多日,不在乎此一時。

    倒是太古洪荒外,來了一群又一群,是來看紅塵的。

    早已葬滅,啥都未留下,竟被復活了。

    葉辰望見了千殤月,望見了皇者後裔,看他的眼神兒飽含著希冀,紅塵能復活,他們的親人是否也能。

    葉辰未給答案,沉默便是否認。

    復活紅塵,皆因與他有特殊的關系,其他葬滅的英魂,他無能為力,若是能復活,又何需眾生言語啊!

    眾人眸光暗淡。

    當年,巔峰如天庭女帝都做不到,更莫說葉辰了。

    “還真復活了。”

    “大楚第十皇者,果是大神通啊!”

    “俺們也有幫忙。”

    人影促動,議論聲頗多,閑的蛋疼的人,著實的不少,有跑來看紅塵的,有跑來找人,也有跑來撩妹的,嘰嘰喳喳少不了,罵罵咧咧者,也一抓一大把。

    “滾蛋。”

    神尊發飆了,一嗓子震趴了一片,悟道呢?淨搗亂。

    關系好亂。

    夢魔曾不止一次出夢,瞧見了紅塵,也望見了葉星辰,還有九尊道身,外加一個不怎麼要臉的帝尊和葉辰,咋這麼多長的一樣的,這張臉,有這般喜人?

    “你說,若是清醒的紅塵,證道成帝,會是啥個局面。”人王與龍爺來了,一左一右,坐在葉辰身側。

    “兩不相干。”葉辰說道。

    這是個硬道理,清醒有清醒的修為,渾噩有渾噩的境界,縱清醒的紅塵,逆天封位荒帝,渾噩之後的他,也會降到準帝,自然,這是在不逆轉的前提下。

    “趁清醒,造個娃兒唄!”

    不知哪個人才,來了這麼一句,遭了眾帝鄙視。

    琴聲一停,便是渾噩。

    怎麼意思,一邊彈琴一邊那啥?

    “又不是沒整過。”

    葉辰的神態,最是深沉,嘀咕時,還看了一眼女帝。

    準確說,是看了一眼楚萱。

    當年,為楚萱做了一大桌子菜,順便,還加了點兒作料,好巧不巧被紅塵雪撞上了,蹭了一頓不該蹭的飯,其後的橋段整個諸天都知,畫面那個香艷哪!

    此刻想來,他都替楚靈玉尷尬。

    女帝側眸,斜了一眼葉辰,某人這輩子真沒白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