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0923趙安若的把戲

    ,最快更新甜蜜婚寵︰總裁老公心機深最新章節!

    第923章 0923趙安若的把戲

    如果現在初棠在廣啟文的面前,廣啟文覺得自己可以毫不猶豫的直接將這個小丫頭給活生生的掐死。

    “今天是權玖澤來劇組準備跟你拍對手戲的日子。”廣啟文說完了之後,有種越想越氣的感覺,“我不是早上就給你發信息,告訴你今天一定要早點來劇組的嗎?可是你呢?我給你打了多少電話,發了多少信息,你拿什麼回報我?”

    廣啟文終于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解釋清楚了,可是他感覺自己似乎變得更加的生氣了。

    原本他以為自己已經將這麼嚴重的事情給解釋清楚了,初棠這個女人至少有那麼一絲絲的慚愧,這樣他也會覺得心里面好受些。

    然而廣啟文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丫頭竟然什麼都不在乎!

    這簡直就是把他肺都快要氣炸了。

    “雖然我也很喜歡權玖澤,但是我現在跟我這輩子最喜歡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權玖澤什麼的,我已經不放在心上了。”初棠語氣里面更加的不以為然起來,而躺在她身邊的男人則听完了她的話之後,臉上的表情越發的滿足起來。

    “你你你,你這是要把我活生生的氣死,初棠我告訴你,明天你要是還給我玩失蹤,不出現在劇組,那麼你的人設就要崩塌了,還有明天來劇組的時候,記得給我裝病,我今天可是花了大價錢才告訴所有人你之所以沒有來劇組,是因為你生病了,生了很嚴重的病。”

    “知道了知道了,我明天就來,導演你真是越來越 鋁恕!背跆撓行┌荒頭車奶土頌妥約旱畝洌 鈧罩苯詠 緇案伊恕br />
    因為她知道如果自己還不把電話給掛了的話,廣啟文都不知道要絮絮叨叨到什麼時候。

    當然,因為她跟戰臨淵兩個人已經長時間沒有吃東西了,當這個電話掛斷了之後,便打算從床上起來往外面走去。

    然而,初棠雙腳剛剛觸踫到地面,直接軟軟的往一邊倒去。

    雙腿又酸又痛,她感覺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

    而戰臨淵在看到這個模樣的初棠之後,只是唇角上揚,露出了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來。

    這一次,戰臨淵是真真正正發自內心的笑了,甚至那一雙深邃的眸子里面,也全部都是笑意。

    “還笑,都是你干的好事!”初棠佯裝怒意瞪了一眼戰臨淵,這個家伙明明昨天晚上她都已經求饒說不要了,可是他卻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興奮,不僅沒有停下來,反正整個人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今天繼續,嗯?”戰臨淵挑了挑眉,向初棠發出了一個熱情的邀請。

    “今天晚上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初棠氣呼呼的說完了之後,便強忍著酸痛從床上下來。

    看到她歪歪扭扭走路的模樣,戰臨淵之感覺自己的心情從來沒有這般愉悅過,“不,你昨天晚上想要跟我睡覺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你要要跟我睡一輩子,你這個女人可不能欺騙我。”

    戰臨淵說話的同時,也已經坐在了自己的輪椅上面。

    明明自己的雙腿已經殘廢了,可是在這一刻,戰臨淵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正常人一般,甚至曾經還沒有失去雙腿時候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

    當然,這一邊對于初棠跟戰臨淵而言,毫無疑問是快樂的。

    可是對于趙安若而言,那就是漫長無比的等待。

    甚至趙安若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焦躁,已經開始籌劃一切了。

    等到初棠跟戰臨淵兩個人吃得差不多,又想要再躺在床上膩歪的時候,這一次是佣人直接敲響了房間的門。

    因為被打擾了的緣故,戰臨淵整個人臉色非常不好看。

    “什麼事?”男人皺著眉頭,將不悅的目光落在了站在門口的佣人身上。

    這個佣人明顯感覺到來自戰臨淵身上的殺氣,頭越發的低垂了,仿佛下巴都快要戳到胸口一般。

    “少……少爺,安若小姐剛剛自殺了。”這個佣人的語氣里面滿是惶恐,說完了之後,果然整個房間里面的氛圍變得越發的壓抑起來。

    戰臨淵只是眉頭蹙了蹙,便將目光落在了初棠的身上。

    而初棠則在听到了佣人的話之後,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的驚訝起來。

    “自殺?什麼時候的事情?死了沒有?現在在什麼地方?”初棠雖然很討厭趙安若這個女人,畢竟上一次她在電話里面發出來的那個聲音對于初棠而言,差點就害得她跟戰臨淵決裂了。

    雖然現在他們已經和好了,可是趙安若是一個有心計的女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就在一個小時前,負責保護安若的保鏢發現安若小姐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來了,于是乎便進去安若小姐居住著的地方,萬萬沒想到這個保鏢發現安若小姐躺在地板上面,呼吸微弱,而安若小姐的手腕上面,竟然還有一個很深的傷口。”

    “說重點。”戰臨淵已經听得有幾分不耐煩起來,這個佣人更加的害怕了。

    明明少爺早就已經交代過,安若小姐的事情跟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關系了,可是現在他還是將趙安若的事情告訴給了戰臨淵,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會是怎樣的結局。

    “安若小姐自殺未遂,被保鏢送到醫院了,但是安若小姐醒過來之後,什麼都不吃,也不喝水。不管醫生說什麼,安若小姐都不听,而她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能夠見少爺一面,或許……她說是最後一面。”

    下屬說完了之後,便直接跪在了戰臨淵跟初棠的面前。

    “屬下知錯,知道少爺已經吩咐過所有人,不能在您跟初棠小姐提起任何關于安若小姐的事情,可是安若小姐曾經對我有恩,今天剛好看到安若小姐如此悲慘的命運,我懂了惻隱之心,我會自動去領罰。”

    “滾出去。”戰臨淵的語氣跟剛剛相比,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

    而這個下屬在听完了戰臨淵的話之後,便迅速離開了。

    當房間的門被關上之後,初棠便將充滿探究的目光落在了戰臨淵的身上。

    而戰臨淵也看著初棠,原本戰臨淵覺得什麼事情都沒有,可是在看到初棠看他的眼神漸漸變得不對勁之後,立馬抬起自己的右手做發誓狀,“我發誓,我跟趙安若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聯系,而且昨天晚上你也知道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並沒有接她的電話,所以這件事情跟我沒有任何關系,也不能生我跟趙安若的氣。”

    戰臨淵是真的被上次的事情嚇到了,如果再發生一次的話,她覺得自己根本就無法去接受。

    然而戰臨淵解釋了這麼多的話,卻在初棠的口中听到了其他的話。

    “所以,你確定不管趙安若了嗎?”初棠並沒有一絲一毫生氣的樣子,反而那一雙大眼楮里面滿是困惑。

    “管?你要讓我去管她嗎?”戰臨淵眉頭皺了皺,這個女人的腦回路他似乎已經不清楚了。

    明明她非常討厭自己跟趙安若有關系,甚至戰臨淵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得到,只要是跟趙安若有聯系的事情,那麼自己最好什麼都不要去管,否則到最後一定會受到這個世界上最殘酷的懲罰。

    “她自殺未遂,還有話要對你說,估計就是故意想要自殺,好讓你去見她,因為除了這樣做之外,她根本就見不到你。”

    初棠分析得頭頭是道,說完了之後還評價道,“這個趙安若確實很聰明,只可惜她聰明反被聰明誤,甚至遇到了我這個比她更聰明的人,否則要是沒有我的話,你估計又要去找趙安若這個女人了。”

    “所以,我們現在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無視趙安若,如果她真的像你所說的那般,用自殺的噱頭來故意讓我去見她,那麼她根本就不可能會自殺。我們也沒有必要去看她,如果她真的想要自殺,那也是她的事情,大家現在都已經是成年人了,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戰臨淵這話說的,可以說是對趙安若沒有一絲一毫的舊情了。

    “而且關于趙安若,我覺得我已經不欠她什麼了,所以她的生死跟我沒有太大的關系。”

    初棠听完了戰臨淵的話之後,心中最後一絲絲的擔心,在這個時候都消失了。

    因為她知道戰臨淵這個男人,是真的對趙安若沒有任何想法。

    “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去醫院看看這個女人。”初棠如此說道。

    而戰臨淵則瞪了一眼初棠,“怎麼,這麼急著想要給自己找不痛快嗎?到時候我跟趙安若說些什麼,自己又躲在一邊不高興了。”

    “不不不,我不是這麼小氣的人,我以前之所以生氣,是因為趙安若這個女人在無形之中挑撥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而且趙安若出現的時機,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我壓根就不知道趙安若跟你之間的關系到底是什麼,所以我也會一個人胡思亂想,可是現在不會了,因為我知道你跟趙安若之間沒有任何的關系,而且……我之所以想要去看趙安若,是打算看看這個女人還想要玩什麼花樣!”

    初棠說完了之後,便將可憐兮兮的目光落在戰臨淵的身上,“戰臨淵,你就帶我去看看吧,我真的很想去。”<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