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6章 關押

    “王爺謬贊了。”那少主笑了笑道。

    “將吃的送上來。”糊涂王爺吩咐自己的人道,將吃的,都上來。

    很快,各種美味佳肴上來,糊涂王爺示意人下去,既然帝皇一脈的人過來,定要好好的談談的。

    “吃一些吧,入鄉隨俗。”糊涂王爺笑道“就當是嘗嘗鮮。”

    凌天宇和少主二人點了點頭,吃了幾口。

    “過來找我,雨懷蝶跟著你們,馮香菱可以死里逃生,甚至修為恢復八層,少不了你們二人的出手。”糊涂王爺道“換死囚這種事情,在潛龍王朝不足為怪。”

    “只要做的天衣無縫,就不會有人知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亙古不變的至理。”

    “不光是普通人,在修煉一途中,也是如此。”

    凌天宇笑了笑,道“王爺所言極是。”

    “說吧,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情?”糊涂王爺道。

    其實這位糊涂王爺看出來要干什麼了,只是沒有說罷了,等著凌天宇說出來而已。

    他主動說出來,顯得自己太著急了,他最近也確實在考慮,該怎麼反抗,如今潛龍王朝的情況不是多好,必須好好的準備準備。

    很多強者他出手保護過,但奈何都不行,還是沒有保住,必須想辦法反抗了。

    始祖軒轅他們動手反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奈何聯系不上,如今帝皇一脈過來,還是來的真武聖尊,這可是好事情,可以趁此凝聚在一起。

    “王爺,你是聰明人,就不用我說了。”凌天宇道“我們殺了那大將軍,你無動于衷,就足以看出來你已經有反抗之心,就不用繞彎子了。”

    “哈哈哈哈。”糊涂王爺笑了笑道“就喜歡跟你們這樣的聰明人談話,不需要多說什麼。”

    “不過目前情況刻不容緩。”糊涂王爺話鋒一轉道“現在情況可是無比嚴峻。”

    “潛龍王朝現在的強者,逃出去的太少了,現在王朝大理寺內,還有刑部內,以及天牢內,都關押著很多強者。”

    “我嘗試了很多辦法,都救不出來,我已經不問世事多年,所以貿然出面很麻煩,會引起來懷疑。”

    “可現在每半年都會有強者被送過去,被這天吞噬,我看著也是干著急。”

    凌天宇听到,竟然都關押著。

    “刑部,大理寺,天牢,這是三處重地,尤其是天牢,那一般是關押皇室子孫的地方。”凌天宇道。

    “不錯,想要救人,那是難上加難。”那少主也道“況且這三處地方,既然關押著強者,必然戒備比以前還要森嚴,所以不好救。”

    “現在皇室子孫都已經人心惶惶,我現在也保不住太多,已經有皇室強者被帶過去了。”糊涂王爺嘆息一聲道“現在真是頭疼。”

    “其它四個也是如此?”凌天宇問道。

    “其它界面也是。”糊涂王爺回道“能逃出去的,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馮香菱可以逃出去,那都是奇跡了。”

    “潛龍王朝的皇上什麼意思?”凌天宇問道。

    “能什麼意思?”糊涂王爺道“他和這天有什麼協議,連皇室強者都不要了,皇室有一位供奉,都被送過去了吞噬,現在皇上已經六親不認。”

    凌天宇和那少主聞言,想了想。

    “如今想要救,真武,恐怕得你出謀劃策了。”那少主道。

    凌天宇考慮了考慮,拿起來酒喝了一口。

    “里面都關押的強者是誰?”凌天宇問道。

    糊涂王爺右手一揮,一份名單現身。

    凌天宇接過來和那少主一起看了看。

    名單很詳細,甚至還有出身,修為等都有。

    “一共涉及這三大門派的人?”凌天宇問道。

    “潛龍王朝的強者,幾乎都是這三大門派的,那些世族內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糊涂王爺回道。

    凌天宇听到,沉思了起來,這些強者要是可以拉攏過來,為反抗天,又多了一份力量。

    “這里面有多少人可以信?”凌天宇問道。

    糊涂王爺知道凌天宇什麼意思,道“我跟著你們帝皇一脈一起對抗這天,至于這里面的強者,我目前認為可以信的過的,不足十人。”

    糊涂王爺右手一揮,一根毛筆現身,將信得過的強者在名單上圈了出來。

    “只有三個?”凌天宇二人看到名單,可是震驚住了,這不到五個吧。

    “就這三個我信得過,其他的,我只能說,很難。”糊涂王爺回道。

    凌天宇看著三人的名字,道“先救這三個吧,其他的,我看,干脆直接廢了。”

    “我們得不到,這天也不能得到,不能讓他吞噬了,不然只會增加他的實力。”

    “可以。”那少主自然沒意見,反正不殺他們,也會成為這天實力的一部分。

    糊涂王爺更是沒意見道“你計謀絕世,你來處理,至于進去,我可以想辦法。”

    凌天宇點了點頭。

    “我先布置布置,這三人先救出來再說。”凌天宇道。

    “啟稟王爺,皇上派來人過來。”一侍衛過來稟告道。

    “是來詢問大將軍死的事情的。”糊涂王爺站了起來,和凌天宇二人說了一句,旋即離去,這好處理,他有辦法。

    “看來敢反抗的,終究是少數。”那少主道“這樣對我們極其不利。”

    “得想辦法讓更多的人反抗。”

    “很難。”凌天宇道“他們已經知道反抗也無濟于事,自然不會再反抗,隨大流了,想要喚醒這樣的人,實在是難。”

    “不過這里面不乏那些想反抗的人,但勢單力薄,沒有辦法。”

    “現在是你挑大梁,得讓更多的強者凝聚在一起。”那少主道。

    凌天宇也知道,就是如此,才壓力大,不過好在雲氏一脈在,還有師父守著,可以商量商量。

    沒多久,糊涂王爺回來。

    “處理了?”凌天宇問道。

    “處理了,不是什麼難事。”糊涂王爺回道“不過我倒是接到一個消息。”

    “不是什麼好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