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是怎麼收買您的?

    顧馳遠臉色一變︰“你這是什麼意思?”

    姜咻道︰”只是好奇罷了。“她偏頭,看著顧馳遠,那模樣有些嬌俏︰”如果我是您的殺妻仇人,您是否會想將我挫骨揚灰,千刀萬剮?“

    顧馳遠道︰“姜咻,你說這些到底是想做什麼?”

    姜咻說︰“我只是在闡述我現在的心情啊閣下。”她輕輕的笑著,聲音溫柔︰“我將心比心,若是有人害了我愛的人,我也想將其挫骨揚灰,千刀萬剮……閣下覺得這樣不對麼?”

    顧馳遠冷冷道︰“就算你的假設成立,也應該由法律來解決問題。”

    姜咻就笑了︰“可是法律還是握在上位者手里啊,這世上或許有公平,但是我沒有看見,是以只能自己去尋求了。”

    顧馳遠隱隱意識到什麼,皺眉道︰“你做了什麼?”

    姜咻道︰“閣下,我能治好您的病,自然也能要您的命……”她看著顧馳遠變了臉色,繼續道︰“您不必慌張,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只是前段時間在滇南偶然間遇見了一個小東西,覺得很可愛,就帶了回來。”

    顧馳遠覺得身上一涼,他對姜咻本就有防備,是以根本就沒有給姜咻近身接觸的機會,就怕姜咻下毒,姜咻根本就沒有機會才對!

    姜咻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茶是上好的君山銀針,茶香清淡,撲鼻的香氣讓人心神寧靜,她白皙的手指在茶杯上點了點,道︰“閣下想見見它麼?”

    顧馳遠隱怒道︰“你……”

    他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自己的手腕傳來一陣鑽心的疼,他連忙低頭去看,就見自己的手腕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兩個小小的血眼,看著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的尖牙咬了一樣,那傷口分明非常的小,但是卻疼的讓人幾乎想要死去,顧馳遠勉強讓自己別那麼狼狽,緊緊地掐住了手腕,咬牙道︰“姜咻——你別忘了,傅沉寒的尸體還在我手里!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

    姜咻忽而一笑,那雙眼楮里盡是譏嘲︰“怎麼,不裝你的好人了?”

    “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顧馳遠冷冷道︰“我本沒想要傅沉寒的命,他身死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是始料未及,得知他的死訊後我也只是順水推舟罷了,死了的人沒有活著的人重要,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姜咻,即便你背後有江責和丁家,謀害總統的罪名你也擔待不起,我勸你不要任意妄為!“

    “……死了的人沒有活著的人重要……”姜咻喃喃的重復了一遍,笑著道︰“好一個死了的人沒有活著的人重要。”她坐直了身體,儀態端莊,聲音柔和︰“閣下不必憂心,我又不是瘋了,何必要謀害您呢。”

    她說著打了個響指,顧馳遠就眼睜睜的看著一條小蛇從自己的袖口爬了出來,這小蛇長得非常奇特,渾身都是清透的藍色。唯獨尾巴和頭是紅的,小拇指粗細,看著像是個玉制品,但是蛇類在皮膚上蜿蜒的觸感那麼的明顯,顧馳遠渾身發僵︰“……這是什麼?!”

    姜咻伸了伸手指,小蛇就搖頭晃腦的爬到了她的手上,而後順著她的手臂鑽進了她衣袖里,看不見了,姜咻淡淡道︰“這是蛇蠱,剛剛是它咬的您。“

    她離開滇南的時候,潘老爺子專門叫她去了一趟,將養了多年的蛇蠱送給了姜咻,姜咻當時很震驚,畢竟這東西可真真正正是個寶貝,連忙推辭,但是潘老爺子卻說,潘家這一代人中無人與這蛇蠱有緣,姜咻才知道,這小小的一條蛇竟是潘家世代相傳的蠱王,所有蠱蟲都會畏懼臣服與它,它十分喜歡姜咻,潘老爺子亦是到了風燭殘年,索性就將蛇蠱贈給了姜咻,它還有個名字,叫做“寫意”,挺文雅。

    顧馳遠臉色難看︰“被它咬了會怎麼樣?!”

    姜咻笑著說︰“也不會怎麼樣,只是中了蠱毒而已,若是沒有蛇蠱沒有定期往您體內注入毒素,您就會死。”

    顧馳遠立刻站了起來,姜咻看出了他的意圖,微微一笑︰“您是想讓人強行奪走蛇蠱麼?沒有意義的,這東西認主,除了我,它不會听任何人的話,而且,你找不到它。”

    她說著撩起衣袖,顧馳遠就見她白皙縴瘦的手臂上一條藍色點綴著紅色的蛇形紋身,和那小蛇十分的相似,就好像融進了她的血肉里。

    顧馳遠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等陰詭的東西,是滇南的?!”

    姜咻道︰“若是閣下您不信我今日所言,可以問問顧二夫人,她是滇南的人,應該明白我說的是真的。”

    顧馳遠手指握成拳,良久,還是拿出手機去打了個電話,等回來的時候,他的臉色難看的能滴出水來,陰郁的不行,姜咻還從未見過他這幅模樣,漫無邊際的想,這才是這個領袖的真面目麼?從前的和藹溫柔都知識他的偽裝罷了。

    也是,能坐上這樣的位置,他定然不是等閑之輩。

    姜咻抬眸道︰“看來您已經得到了答案。”

    顧馳遠將手機捏的很緊。

    潘若綺听到蛇蠱兩個字的時候,語氣很嚴肅,說這東西十分的詭秘,是現代醫學不能解釋的東西,若是被它咬了,就相當于服下了劇毒的毒藥,需要定期的解藥解毒,否則就會暴斃而亡。

    顧馳遠冷笑︰“是我低估了你,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手段。”

    姜咻說︰“閣下過獎了,我也只是為了自保罷了。”

    顧馳遠忍住心里的怒火,道︰“你想要什麼?為傅沉寒翻案?這不可能,議會我並不能完全做主,這次的事情我只是一個引導者,傅沉寒站的太高了,盯著他的人很多,如今他死了,自然群起攻之,即便是我,也沒有辦法。”

    他這話半真半假,姜咻懶得跟他掰扯,直接道︰”閣下放心,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要您答應我兩件事情。“

    她平靜的說︰“把傅沉寒的尸體歸還給我。”

    “另外,請您告訴我,蘭錦兮,是怎麼收買您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