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心魔之爭

    雖然石三明腳下沒有用起疾風步,但是跑起來卻一點不慢,以至于後跳下去的他,竟然比沈龍霄更快退到“觀賽區”。

    沈龍霄和石三明兩人相視一笑,絲毫沒有之前在賽場中“打生打死”、爭奪名次的樣子,而像是一對許久未見的老友,並肩在座位上緩緩坐下……

    就差掏出來可樂、瓜子和爆米花了。

    主席台上,王開金拍案而起,大怒道︰“石三明這個混蛋,看老子不弄死他!”

    張盛軍狠狠拉著王開金,小聲嘟囔著︰“不至于不至于,控制一下情緒……”

    “竟然從賽場上主動退出,真是給我戰院丟人!”

    “其實也正常,畢竟現在是陳行熙的主場,他也是怕自己再被‘下黑手’,這叫明哲保身……”

    王開金一愣︰“保身個屁!我看他就是欠揍……

    哎,不對,老張你什麼意思?”

    “我可沒什麼別的意思,就事論事嘛……”

    張盛軍眼神飄忽,吹起了口哨,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放屁!”王開金這才反應過來︰“什麼叫‘陳行熙的主場’,你又在幫這小子吹牛!

    我跟你說,黃司跟他不一定誰才能笑到最後呢……”

    “……”

    有人領頭,自然也有人從眾跟隨。

    沈龍霄和石三明“退賽”之後,小燁也是無奈苦笑,和張修城一起攙扶著適能枯竭的暢兒姐下了場。

    衛濤、艾呈祥、呂風、莫墉……

    雙方人馬仿佛絲毫不在意自家院長和導師們的面子,轉眼間盡數退去。

    賽場外圍,紫冪薇看了看衛濤瀟灑離去的背影,遲疑了一會兒,也是邁開步子退了下去。

    在之前的戰斗中,自己已經展現出了足夠的實力,相信院長和導師們也會給自己一個合理的成績,那麼又何必繼續留下,摻合那兩個“變態”之間的斗爭呢?

    瞬息間,數十位方天班天驕學員退場離去。

    高台上,只剩下寥寥三道身影……

    陳行熙和黃司彼此對望,戰意澎湃!

    另一邊,梅有銘身著秘銀之甲,蹲在賽場的一角。

    顯得和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嘁,我就不信你倆能有多強……

    今天小爺就蹲在這兒,能被弄死不成?”

    黃司雙眼狠狠地盯著陳行熙,冷道︰“這一戰我等了好久……

    我要從你身上拿回該屬于我的勝利!”

    陳行熙哼聲笑道︰“那你可能還得繼續等下去,我不會讓你贏的。”

    “那就來!”

    “戰!”

    兩人釋放出全部適能氣機,狂猛的靈力威壓恰似高台上的兩條升天之龍。

    適能引動狂風,吹得秘銀之甲乒乓作響。

    “我去你丫的……”

    梅有銘一聲怒罵,轉身從高台上躍下,口中嘟囔個不停︰“這倆都是‘變態’吧!”

    兩人不動則已,一動便是“驚天動地”。

    雖然陳行熙和黃司的實力還不足以影響到高高在上的雲霄,但腳下的大地,卻早已在兩人適能的影響下震動嗡鳴。

    上三品的至強者可以憑一己之力溝通天地,引得天地為之變色,四品巔峰也不甘示弱…

    兩股同樣強盛的氣血、適能之力互相踫撞,震蕩大地,陣陣狂風呼嘯而來,肆虐著卷起天空中飄飄灑灑的細雪。

    點點雪花在這“狂威”面前渺小得就像是空氣中的微塵,眨眼間,竟是不知被席卷到哪里,一片也看不見了……

    主席台上,機械學院的那位院長一時間老臉紅得發燙,恨不得一頭鑽進地縫里,憤怒地抓狂道︰

    “梅有銘!你給我滾回台上去!”

    “……”

    沒有那個實力,你說你裝什麼逼呢?!

    一開始大家都紛紛逃也似地跳下高台時你偏偏不挑,硬是要留在台上,結果現在又自己灰溜溜地跑下來……

    打臉不?

    混在人群中一起“逃”,其實並沒有多丟人。

    像現在這樣“一枝獨秀”才扎眼!

    梅有銘跑的飛快,身上的秘銀甲片有規律地律動著,發出悅耳的金屬踫撞聲。

    機械院長大吼道︰“今天回去把秘銀之甲還到學院倉庫去!”

    奔跑中的梅有銘聞聲腳步一滯,不過卻並沒有停留太久就繼續向觀眾席小跑過去,依稀可見,他的嘴唇嘟嘟囔囔,像是在說些什麼……

    “讓我還東西,不可能……!”

    梅有銘沖上座席,自來熟地坐在沈龍霄和石三明中間,三人相視,一齊把視線投向高台上對峙的兩人。

    吃瓜群眾.jpg……

    不知不覺間,又多了什麼奇奇怪怪的cp組合……

    沈龍霄小聲道︰“梅有銘,這秘銀鎧甲還真讓你‘黑’下來了?不還了?”

    “還什麼?!穿在我身上就是我的!”

    “……”沈龍霄無語道︰“吞沒學院財產,你們院長不管?”

    “我管他呢!當時我就簽了合約,畢業之後留在機械學院,作為條件,這秘銀鎧就是我的了!”

    石三明嘴角一抽搐,心道︰“賣身?這波操作豈不是和柳為松貸款買元素石、獸魂一樣?”

    見梅有銘一副絲毫不在乎的樣子,石三明忍不住問道︰“你簽了多少年?”

    梅有銘語氣平靜至極︰“四十年,一直簽到六十歲退休。”

    “……”

    有毒吧?!

    這大半輩子都栓在龍京大學了?

    梅有銘像是看傻子一樣地瞟了沈、石一眼,撇撇嘴道︰“你倆那是什麼眼神?有問題麼?

    我這選擇多明智!”

    “……”

    明智個鬼!

    梅有銘幽幽道︰“不就是在京大當‘打工仔’嘛,也沒什麼不好的……

    至少,他得管我吃、管我住,要是我以後談的到位,修煉資源我還得從老院長那白嫖一點兒……”

    “嘶……”

    沈龍霄和石三明一人倒吸一口涼氣。

    “好像……挺賺……”

    沈龍霄心中不知打起了什麼算盤,石三明眼珠一轉,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給自己也安排一下“賣身”……

    “……”

    台下的安靜和台上的狂風恍若兩個世界。

    陳行熙和黃司立在風暴之中,戰意愈發熾烈!

    針尖對麥芒!

    適能涌動、爆裂、收縮、釋放……

    能量爆鳴聲不絕于耳!

    王開金輕咦一聲︰“這兩個小子都是實打實的四品巔峰,而且戰力都堪比五品,看來是一場不小的‘硬仗’啊……

    也難怪其他學生都被他們‘嚇退’了……”

    這是兩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不小心被卷入他們倆戰斗的余波中,絕對不會好受。

    因此,眾人退得一個比一個快,不帶絲毫猶豫。

    整個方天班,恐怕也只有梅有銘這個“愣頭青”一開始還有憑借秘銀甲的防御力留在台上的想法。

    不過,隨著二人適能的釋放和激蕩,這種想法瞬間就被他自己掐滅了……

    兩人釋放出的能量在踫撞之間,似乎還在節節攀升。

    孟鑄明笑道︰“這兩個孩子的實力可不僅僅是‘堪比五品’……

    原本,他們是有機會破入五品的,但是他們卻做出了同一個選擇——壓制。”

    眾人︰“……”

    壓制?

    為何要壓制境界?

    虛無縹緲的精神力從孟鑄明掌心流淌而出,在現實世界緩緩著色、凝形,化成了一朵銀白色的花。

    孟鑄明右手握著這朵虛無的銀花,呢喃道︰“他們在爭,爭這一朵小小的‘氣運之花’。

    他們兩個不願意就這麼簡單地進入五品境,而是想要酣暢淋灕地一戰。

    此戰過後,勝者先入五品,而敗者就只能晚一步嘍……”

    輔槍印記由青轉銀,正是進入五品境界的標志?

    “什麼?!”王開金驚得瞪大了雙眼,追問道︰“師父,輸的那個人,會不會因此產生‘心魔’……”

    下三品主修適能,中三品為煉體、氣血之境,上三品則是精神力為王!

    在精神修煉的層面,每個適者或多或少都會接觸自己的“心魔”。

    心魔有強有弱,唯有擊敗心魔、不受其影響,才能繼續修行,有望九品之王道。

    否則,就只能固步于當下,不進反退……

    孟鑄明笑著︰“呵呵……你這是不自信呢,還是不相信這兩個小家伙?

    要我說,無論誰輸誰贏,他們倆都不像是會被心魔擊倒的樣子。”

    王開金聞言松了一口氣。

    新生大比上,黃司已經輸給過陳行熙一次了……

    他很擔心,要是黃司再輸一場,會不會真的產生心魔。

    他們倆都是天驕中的天驕,無論是誰被心魔所困,都不是王開金想看到的場景……

    孟鑄明依舊微笑如春風。

    老校長沒有開口,而是在心底悄悄念道︰

    “這場決斗,是兩個小家伙賭上了‘心魔’的一場爭斗啊……

    我倒是好奇得很,他們在未來會如何應對自己的心魔。”

    這世上有一種天才,非但不會受心魔困擾,反而會把心魔吞噬、消化,壯大自己的精神力……

    只不過,這種化“心魔”為力量的適者,要比具有封王之姿的天才更少!

    孟鑄明很想知道,陳行熙和黃司之間,會否有這種“變態”的天驕……

    “元王大人,你更看好誰呢?”

    孟鑄明不聲不響,向某個空無一人的角落精神傳音。

    “哦?器王冕下竟然能感應到我……看來您不僅沒有被打擊到,反而修為更勝往昔啊……”

    虛空中傳出邵元王的傳音回應。

    他就隱匿在君健廣場附近,悄無聲息。

    邵元王再次傳音道︰“不過,器王前輩的問題我倒是沒法回答,還是讓我們靜待結果吧,哈哈哈……”

    “……”

    適能風暴逐漸平息。

    高台上,陳行熙喚出了主輔雙槍。

    反手把“梟牙”步槍夾在左腋下,陳行熙又把手槍也交于左手。

    呼!

    手槍中的適能子彈揮散成能量,彈匣為之一空。

    陳行熙修長的手指翻轉,指尖凝出一顆顆新的適能子彈,並將其填入手槍。

    “咒釘?!”有人驚呼道?

    咒釘可是步槍的體系技能,竟然也能填充進手槍?

    等等!

    看樣子,陳行熙這是準備用步槍和手槍迎敵,而不是像往常一樣用梟牙之戟近戰?

    “這不像他的風格啊。”

    “爺的青春結束了……”

    眾口嘈雜。

    就連梅有銘也不由得嘆道︰“爺青結……”

    沈龍霄撇撇嘴,輕輕一拍梅有銘身上的秘銀甲,吐槽道︰

    “天天‘爺青結’、‘爺青結’,你怕不是個‘青結工’?”

    “……”

    “就算是不用戟,行熙那家伙心里也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因為,他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