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別躲了,出來吧

    艾瑞克聞言,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他當即抬頭,“您能否給我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讓我去解決了他。”

    于組織而言,眼下更重要的是解決了這個男人。

    若沒有他一次兩次出手,他們興許早就把宋瀾帶回組織了,更何況,他還有可能偷听到了他們的談話。

    到時候牽扯到的事和人,又何止一兩個。

    要是任務失敗,所有人,都得沒命!

    凱爾眯著眼楮看著艾瑞克,嗤笑一聲,“艾瑞克,我當然會給你贖罪的機會。”

    艾瑞克有些希冀地看向凱爾,只見看到凱爾俯身過來,語氣輕松自然,但出口的話卻是惡毒陰狠,“你最好的贖罪方式,就是給我去死!”

    艾瑞克雙眸瞬間瞪大,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痛,低頭一看,一把匕首正直直地插在他的身上。

    一汩一汩的鮮血往外冒。

    “凱爾,為什麼……”

    話還沒說完,艾瑞克痛苦地倒向地面,沒一會兒,氣息便弱了下去,當場斃命。

    而凱爾像是沒事人一樣,拍拍手站直身體,仿佛剛剛那一刀並不是出自他的手。

    他轉頭,冷冰冰地看向站在身側的手下,“北冥,派人去抓那名男子,務必要把人除掉。”

    北冥頷首,“是,屬下領命。”

    派人收拾了艾瑞克的尸體後,北冥就去安排新接手的任務。

    ……

    次日,江瑟瑟收拾好行李,準備回國。

    其實他們夫妻倆倒是沒有帶多少東西,但是,幾只行李箱卻塞得滿滿當當,全是給家人帶的禮物。

    二人與保鏢抵達機場,便看到已經在機場等候的約克夫婦。

    江瑟瑟有些欣喜,快步上前跟約克打了聲招呼,就看向安妮,“安妮,你們怎麼來了?”

    “來送送你們呀。”

    安妮給了江瑟瑟一個大擁抱,“你回去之後,可不能忘了我,要多跟我聯系,等我有時間了就去看你。”

    江瑟瑟開心一笑,“不會忘記你的,隨時歡迎你來玩。”

    靳封臣和約克站在一旁,兩個人很默契的沒有說話,只是眼神溫柔地看著自己的妻子。

    等兩個人說的差不多了,安妮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態了,我實在是太喜歡瑟瑟了。”

    因為約克還有其他的工作,不能在這里久留,兩個人又說了幾句話,才戀戀不舍的分開。

    等約克夫婦離開後,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小時。

    靳封臣一行人直接到候機室休息等候。

    過了一會兒,候機室內來了兩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皆是穿著筆挺的黑色西裝,看起來像是成功人士。

    靳封臣只是抬眸看了一眼,隨即,眼楮微微一眯,下意識覺得這兩個人不簡單。

    但是,他也沒有過多在意,只和江瑟瑟低聲交流。

    可以登機時,靳封臣牽著江瑟瑟的手起身上了飛機。

    身後的兩名男子也站起來跟上,與夫妻倆之間始終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差,一直到上了飛機落座。

    靳封臣似乎感覺到有人在左邊的方位,一直盯著他們夫妻二人。

    他偏頭看了一眼,果然與那兩個男人的視線對個正著。

    二人偷窺被發現也不覺得尷尬,反而對著他點頭示意,隨即偏頭,自然地挪開了目光。

    即使是這樣,靳封臣還是覺得情況有異,對不遠處的保鏢使了個眼神。

    保鏢瞬間會意,起身換到了江瑟瑟側後方的座位,更便于保護她,以及監視那兩個男人。

    一刻都不敢讓自己掉以輕心。

    但那兩個人,全程除了時不時看向靳封臣和江瑟瑟之外,並沒有其他舉動。

    十幾個小時後,飛機平穩降落在錦城機場。

    靳封臣牽著江瑟瑟的手,快步走向地下停車場。

    無論他們的腳步是快是慢,靳封臣都能感覺到,那兩個男人一直在身後。

    對于他們的身份,靳封臣已經有了猜測,這樣一來,他們的目的也昭然若揭。

    今天怕是不能這麼簡單就回家了。

    他把車鑰匙遞到江瑟瑟手中,低聲道︰“去車上等我,記得鎖車,保護好自己,無論發生什麼,都別下車。”

    江瑟瑟不解,但還是听話地點了點頭,“是不是發生什麼了?”

    “一會兒再跟你解釋,現在先听話,去吧。”

    江瑟瑟有種不祥的預感,想要追問,但也清楚自己幫不上什麼忙,甚至會讓靳封臣分心。

    她只能壓下心中的不安,“你小心點,我等你。”

    說罷,便大步往車子的方向走去,然後快速上車,鎖車。

    見她上車,靳封臣才轉頭看向後方,沉聲道︰“別躲了,出來吧。”

    那兩個男人沒想到還是被靳封臣發現了,不過,也沒再藏著躲著,當下冷笑一聲,便往前幾步,對上靳封臣。

    靳封臣懶得詢問他們的身份,他們也沒有說話,直接沖上前,分別對著靳封臣的頭部和腰部揮拳。

    保鏢大驚,“少爺小心!”

    話落,便加入了戰局,處處護著靳封臣,但對方的目的很明確,只在靳封臣。

    所以無論他怎麼出手,對方都能躲開,而後又揮拳打向靳封臣。

    幸而,靳封臣身手也極好,哪怕面對兩個人,也能招架住。

    兩名男子有些意外他的伸手這麼好,在躲過的同時,還能迅速反擊。

    他們瞬間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狠厲的神色,隨即招招致命。

    靳封臣都游刃有余的躲了過去,甚至讓他們討不到好處。

    眼看他們要落于下風時,其中一名不知從哪摸出一把匕首,猛地刺向靳封臣的腰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