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窮圖匕現,廣陵絕響,百步飛劍

    ,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節!

    無相神魔游出石門,朝著隧道深處遁去。

    就在這時候,石門之外突然落下一張人皮,往無相神魔身上一滾,便將它兜住。人皮之上刺著許多鐵青的秘魔符,此刻這些魔都一齊發作,放出道道的毫光來,將無相神魔制在人皮之中,化為一個渾身赤裸的人形。

    “是哪位師弟與我開玩笑,捉了我探路的神魔?”

    姬面色不變,開啟石門看到門外站著一位身著華服,二十五六歲的公子,他臉上敷著鉛白脂粉,看著姬的眼神惡毒。

    “原來是石師弟!無相神魔最為隱秘,不知齊師弟什麼時候學得此魔的制法?看來是于道業之上有所精進......但我放出神魔,乃是給傅祖師辦事,師弟如此橫加阻礙,莫非是想舍了這身《月魔畫皮經》的道行,與祖師的大阿修羅經卷添一份材料嗎?”

    姬不慌不忙道。

    “哼!”那公子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為祖師辦事,我看你自己行事就很詭秘!”

    “這只無相神魔,莫不是要聯系什麼人?”

    他眼中帶著熾烈惡意,笑道︰“傅祖師就在旁邊,不知我把這無相神魔給祖師看過一眼,又有什麼說道?”

    姬暗自心焦,以無相神魔傳念固然隱蔽,但遇到傅黑這樣的老魔頭,只怕里面的東西瞞不過他。

    “齊師弟真是自作聰明,真以為魔經有所精進,便能與我放對?”姬面上十分平靜,似乎根本不在乎人皮之中的神魔。

    卻听那公子冷笑道︰“姬,你我早不對付,于門內數次相互陷害......你可知為何?”

    “除了你晉升真傳之時,擋了我的位置,便是因為你平日的做派,實在是令人懷疑。同屆的真傳,大多都是廢物,唯有你算是我的一個對手!”

    “你言說自己不喜血祭之法,修得是以魔制魔之道。”

    “以魔制魔雖然也是魔門大道,但我等弟子又有哪個不求那速成之法?”

    那**公子陰沉道︰“縱然不貪圖那些法門便利,但門中考核森嚴,落後一步便是同門傾軋,百倍的欺壓,我等如蠱蟲一般相互廝殺,便已經是精疲力竭,那還有余力維系心中一點善念?偏偏出了你這麼一個人,好本事,在門中這麼多*,眾人之中猶然能不髒了手!”

    “魔道捷徑固然快捷,但後患無窮......”

    姬平靜道︰“所修者,大多數不是還成了其他人的資糧?縱然是魔道,貪圖快捷,急功近利借助種種殘酷法門修行者,也都是諸位長輩的儲備材料。”

    “傅祖師一卷《大阿修羅經卷》,便以數百張月魔一脈弟子拔下的人皮為材,其上鐫刻《大阿修羅秘魔法》,有無窮魔威;貪祖師所修饕餮魔身,更是一餐便吃盡了軍肉魔道的**......只因這些人修為來的快!”

    “魔道築基之法,被稱為種魔。我九幽道十二*種築基之法,不乏有*鬼噬魂、血池磨練等等,挺過一日便能改換根骨,易了心性,種魔功成的法門。同為魔門的真傳道**,入門更是要殺父殺母,殺盡一切親朋好友,過了一關斬塵緣,便可一瞬築基......”

    “但這等人物,修為來的便捷,門內便也不珍惜,反正諸部擄掠供奉的人口,一次試煉便有數*人,縱然試煉殘酷一些,成材者不過百一,也有數百人築基功成。如此再相互廝殺,依靠給諸位真傳師兄煉法,苦苦積累,修成通法境界者,也有數十人。”

    “一座山頭,每*便有數十個通法**,諸位祖師打個盹,便有數百只上好材料成長起來。用的當然也不可惜......”

    “反倒是修煉以魔制魔之道,不行那些旁門之法,雖然前期有百倍艱難,但只消成長起來,諸位祖師看在這等**千中無一的份上,使用起來也會愛惜一些!”

    “哈哈!”**公子鼓起掌來,啪啪的掌聲回蕩在石窟之內,听他譏諷道︰“姬你果然不愧是真魔道**,築基之前縮頭藏尾,苟活殘喘的功夫我也要說聲了不起!與你一同入門者,無一不覺得築基要緊,寧可去闖那些九死一生的試煉,去受那些**真傳的煉法折磨,也要早一點改易體質,開始修行魔道。”

    “因為早一日修行,便早一日對其他未築基者,擁有生殺大權。”

    “唯有你......聰明無比,硬生生的躲藏,苟活了十*,才降服宗門種入你體內的真魔**,一朝築基功成,不受任何束縛。”**公子仰頭大笑,一臉猙獰。

    “然後又低調入門,把自己築基的成就隱瞞了二十*。這才修成冥河法力,得了九溟祖師青眼,收你為內門弟子,成為真魔**!”

    “了不起啊!你真了不起,不愧是真魔**,受諸位祖師猜忌之時,猶然也受器重!你心性堅毅,你志存高遠,你不用看得起我們這些急功近利的偽魔種,假真傳!九溟祖師不是贊你......九幽道百*,唯一真**!我們都是假種......”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麼入門的!”

    **公子說的咬牙切齒,獰笑道︰“我石抹一族,供奉聖宗者有三百七十二人,各個都是我的骨肉兄弟,部族玩伴!血池試煉之中,我吞吃了待我***親姐姐的精血,才築基功成,以她的資質補全了我的幼*病弱的先天不全。”

    “而後......我一步一步,坑殺了其他的兄弟姐妹,以部中添油巫術,加上所修的《月魔畫皮經》,披上八十一張石抹家的人皮,將同一批的同族屠戮殆盡,才修成‘千面*象,畫皮無心’,成為九幽真傳!”

    “憑什麼......憑什麼同是魔道**,你就不用受這種考驗和折磨?”

    “我入門前,也想著兄弟友愛,也曾有同族之情。血池里,我最為瘦弱,誰也廝殺不過,甚至不敢去殺我那些身強力壯,血氣充沛的同族,只能去騙最信任我的人......我知道尋常情況下我騙不過其他人,所以用血池中尖銳的石塊,磨穿了自己的身體,制造了一個看起來可怕的傷口,扔掉了所有的武器。然後去求我阿姐,跪著求她,哀求她說我不想死,騙她為我包扎......”

    “然後我用磨尖的牙齒,一口咬住了她的咽喉......像一只狼一樣,向我最討厭的狼蟲一樣......撕扯......“

    **的公子咧開嘴,露出滿口被磨得尖銳的牙齒,露出像狼一樣的眼神,冷笑道︰“聰明智慧算什麼?你有**騙過最信任你的人?”

    姬沉默的看著他,他的故事,早已被所有人知曉,他用盡自己的冷酷和狡詐,屠戮自己一位位血親同族的故事,早已經人盡皆知,他和幾個兄弟的相互暗算,也曾經是門中的一場好戲。

    所以在九幽道中皆稱呼他為‘狼公子’!

    “憑什麼?”狼公子露出發出綠光的眼神︰“憑什麼,你可以不用做這種選擇?”

    姬沉默半響,才開口道︰“你應該知道,我無父無母,本來就是一個孤兒?”

    “我知道,我還知道你是昔*東海郡鮫人之亂中的余孽,是人和鮫人的孤兒,還知道你父母相殺,在你面前演過一幕人倫慘劇......哈哈!你可知我多羨慕你?”狼公子冷笑道︰“也是因此,我才懷疑上了你。傅祖師他們應該都被你騙了過去,以為你表面上裝成有一絲善念的**,實則已經暗中修煉那門將親近之人的氣運,煉化為資糧的《冥河化龍經》!在晉升真傳之時,將那些信任你的弟子,統統煉化......”

    “但只有我知道,你是裝出來的!”

    他仰頭大笑,嘴一直裂到了耳邊,露出面頰上整整齊齊的兩排利齒︰“你根本**殺她們,只是將她們藏了起來!”

    姬第一次露出的怒容,他抬起頭來,幽幽道︰“師妹她們乃是因為試煉出了差錯,不幸身死,和我有什麼關系”

    “哈哈哈哈......”狼公子神經質的笑著︰“你應該想不到吧!跟著你的那幾個賤種中,有一個身上便有我石抹家的血脈。”

    “當然,她自己也應該不知道,草原上那些部族相互之間搶來搶去的,不知道自己父親的孩子多了去了!但我煉化了八十一張石抹家的人皮,對這種氣息卻再熟悉不過了!原本我只是想借她暗算與你,但沒想到,你卻先下手一步。”

    “我本以為我看錯了你,乃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偽君子,卻不想......偶然間,讓我察覺了她的氣息。你宣稱已經死了的人,竟然還活著。”

    “雖然不知道你施展了什麼手段,將她們藏到了哪里!但我已經看穿了你的性情......”

    狼公子抬頭道︰“你竟是魔門之中少有的那種軟弱之輩,婦人之仁!如此,怎配活著?所以祖師可能被你瞞過去,覺得你不會在乎昔日司馬炎掀起鮫人之禍的仇怨......但我相信你在乎!你想殺了司馬炎!你一定會報復!”

    他眼神瘋狂,得意道。

    姬微微一想,便斷然道︰“若只是猜想,你應該不會如此貿然出現在我面前......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腳?”

    狼公子手指翻轉,一只碧色的小蟲便從姬身上,飛到了他的指尖,姬眼神微微一縮,凝重道︰“難怪你能瞞得過我的靈覺,原來是千知蠱......祖師讓你去放出的那只金蠶蠱王,意外伴生了一只千知蠱!”

    狼公主微微一笑,那一日在開啟石門封印之後,他看到那金蠶蠱王**想象中那般圓滿,心中便有一絲提防,後來意外找到了這只憑借隱匿之能,藏在石窟中數百*未曾被蠱王發現的異蠱,心中便有了算計,為此他殺了所有跟著他的九幽弟子,喂了蠱王,縱然這些人應該並不知曉異蠱之事,但只要有一絲可能,被窺破原因,他便不會放過。

    而後,便是將這只隱匿之能極強的蠱王,放到姬身上。

    “你行事非常謹慎,雖然有幾次我都發現你神情不對,但還是抓不住你的馬腳,直到今日,你放出這只無相神魔,我便知道......我的機會來了!”狼公子冷冷道︰“你應該知道,這只無相神魔落入祖師手里,你將是什麼**。就算你修為高我一線,但祖師就在旁邊,你絕無可能在不驚動祖師的情況下,將我拿下!”

    “姬,服下這千知蠱,受我禁劾!為我驅策!”

    狼公子冷酷道︰“不然落入祖師手中,你連一死的機會都**!”

    姬心中已經平靜了下來,魔道之中,有太多折磨、禁劾的手段,為人所制,身不如死都是小事。就姬所知,狼公子至少有一百種盜取自己的修為道行,將魂魄精血完全榨干,化為他自身修行的手段。這等法門,算是魔道中的基礎!

    “石抹三郎!”姬微微抬頭道︰“你不該靠近我百步!”

    狼公子心中,一點靈性瘋狂的閃動,他心念一動,身體便化為一道血影,仔細看乃是裹在血光之中的一張人皮,瞬息之間,便要飛縱到百丈之外。

    姬一點劍光刺出,一劍如煙花怒放,已經到了某種劍術的極致。

    這一劍已經得了某種大神通的影子,百步之內,幾乎無敵,劍光的韻律之中帶著一點莫名的痕跡。

    這一縷韻律,與充斥整座深淵魔窟的琴音相合,共振。遠在深淵上層的喧嘩魔界之中,獨對石壁撫琴的錢晨,這一刻琴弦突然崩斷,琴腹之中‘我執刀’高亢長鳴,猶如遇到了對手。錢晨指腹,被割破了一道傷口,他按住大聖雷音琴,俯視著食指的傷痕,只見被琴弦崩斷劃破的傷口處,有一股劍意凌然。

    錢晨悚然抬頭,注視著這韻律的來處,低聲道︰“聶政之刺韓傀也,**貫日!”

    “廣陵止息!”狼公子瞪大眼楮︰“你是嵇......”

    他念頭才轉動了一半,便感覺意識已經慢慢潰散。

    帶著一絲釋然,神魂瞬間泯滅于劍光之中。

    這一點劍光以無法想象的速度,跨越了百步之距,將他的眉心貫穿,一切氣息都被這劍光斬絕,仿佛此地什麼也**發生過一樣,就算是數百丈外的一眾老魔頭,也**察覺到半點的不妥。

    此劍近乎道也,幾近劍道某種至高的奧秘。

    這便是昔*劍修聶政,刺韓國國相韓傀的絕世劍術——**貫日!

    此劍未曾完整傳下,卻有一絲劍意留于古曲《聶政刺韓傀曲》中,嵇康因緣際會得龍女將此古曲相授。

    後于絕響之際,又將此一點殘存的劍意,演化為大神通《廣陵止息》!

    天下無人能以相近的修為,逃出此劍百步之內!

    昔*的司馬炎,若也曾在嵇康彈琴之時距離其不到百步,他根本不會有陽神尸解的機會!

    姬看著飄落到他腳邊的那張人皮,其上已經千瘡百孔,仿佛經歷了無窮歲月。

    他微微嘆息,低聲道︰“石抹師弟,你厭惡我的原因,應該是我太過于像你。真正無情的人,是看不穿我的偽裝,就像那幾尊老魔頭一樣。我雖然不知那一日血池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覺得,不會如你所說的一般......”

    “就如你看穿了我的偽裝一樣,我也曾看見,你心中的無窮恨意!”

    “若非如此,怎麼會有這般刻骨銘心的魔性?”

    “廣陵止息!廣陵止息!總有一天,我會以此劍,斬出祖父昔*未曾完成的一劍......”<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