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栩栩如生丹青手

    又過了十來天,奉國將軍顯得熱鬧起來,原來丘好問和劉三娘子上京來了。丘好問要準備明年的春闈,劉三娘子跟著進京,除了陪夫君之外,還等著父親帶母親進京來述職,可以相聚一回。

    “四郎好生厲害!”在外書房里,丘好問笑著對自己小舅子劉玄說道,“不僅中了北直隸解元,還得了詞牌聖手之名,詩詞傳唱大將南北。就是在嶺東歷城,井坊間,屋檐下,都有人唱誦‘自古人生長恨水長東。’‘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西樓望盡天涯路。’和‘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我的那些同窗們,最近也愛換上白衣青衫,然後唱著‘不似少年時。’,強說人生世間愁。大家都說,明年春闈,東華門唱名,少不得你劉四郎的名字了。”

    “姐夫繆贊了,詩詞一名,世人傳捧而已,不過小道。科試還是要看制義策論。”

    “四郎謙虛了,你國子監年考和秋闈的策論制義,家父看了後是贊嘆不已,說他三十歲之前,是絕做不出這等策義來的,還讓我細細琢磨,引為範文。”

    “世伯老爺過贊了,我受之有愧。”

    “四郎休得謙虛了,看你的策義縱橫捭闔,雄闊豪邁,自然是志向高遠,何必在這里給我裝呢?”

    “還是被姐夫看穿了。”

    丘好問和劉玄不由對視大笑。

    在內院,劉三娘子看著站在面前的四個丫鬟,脆生生如同四根水嫩青蔥一般,上下左右地打量著。

    “你叫晴雯?”

    “回少奶奶,是的。”

    “休得叫我三少奶奶,顯得我好老一般,叫我三娘子就好。我無論是在家里做姑娘,還是嫁到了丘府,大家伙兒都是叫我三娘子。”

    “是的,少,三娘子。”晴雯四人連忙應道。

    “你是麝月?”劉三娘子繼續一個個問下去。問完後贊嘆道,“果然是公侯府上調養出來的,不僅模樣兒長得好,更懂禮識體。不過你們能夠伺候四郎,不敢說你們積了幾輩子大德,卻敢說你們這輩子不虧。我家四郎,雖然有羆虎之稱,卻有憐香惜玉之心,最見不得有欺凌婦孺之舉。”

    “那年四郎不過十三歲,我們一起出府到街上玩耍,見到有一潑皮在街上施暴一婦人一女童。一打听原來是潑皮要去耍錢,妻女攔阻不讓,便加以拳腳。四郎氣憤不過,上前把那潑皮打個半死,打完了還說,你這廝,連我都打不過,也只敢去欺凌婦孺了。打了人還誅心,他一向就是那德性。”

    晴雯四人听得有趣,也覺得三娘子親近了幾分。

    “四爺對奴婢四人,一向是體恤寬仁。”麝月答道。

    “是啊,四爺連句重話都沒說過我們。”晴雯補充道。

    “那就是了。不過要是有人看著我們家四郎總是一副和氣樣子,見誰都是客客氣氣的,要打什麼歪主意卻是想錯了。你們跟著他的時日還短,以後會知道的。”

    “多謝三娘子教誨。”晴雯四人連忙答道。

    到了第二日,丘好問去禮部報到,領取憑證。劉三娘子卻徑直去賈府給賈母請安。

    “三姐兒,上回見到你時不過七八歲吧,這會子都已經出嫁做人婦了。你這模樣,單要我來認,是萬萬認不出來的。”

    “我是變了,倒是老太太,還是我心目中一幅菩薩壽星的樣子。”劉三娘子在旁邊奉承道,賈母樂得眼楮都睜不開了

    璉二嫂眼楮一亮,哦,難道我遇到對手了?

    跟邢夫人、王夫人說了幾句話,劉三娘子轉向了薛姨媽。

    “世嬸,世叔這會子身體大好了?”

    “大好,謝過你們伉儷牽掛了,你們真是太客氣了,昨兒一到就來投了帖子。”

    “原本夫君今兒要去拜訪世叔的,只是禮部要去應個卯,換了明年春闈的文書,所以只能推遲幾天了。”

    “三娘子說得太客氣了,正事要緊。再說,我家老爺還是多虧了你家四郎,妙手回春,才有這起死回生一舉。”

    “世嬸太客氣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家老四有這本事,要不然我早就說了。說實話,從小我知道他會詩詞,治學問,但從沒見過他寫方子治病。”

    “四郎曾經跟我家老爺說過,他原本不擅醫術,只是曾在古書里看過這麼一個方子,專治肝蟲癰,就壯著膽子試了試。”

    “還是多讀書好啊。”賈母贊嘆道。

    “是啊,老太太說得沒錯,明哥兒虧得愛讀書,讀到了那本古書,不僅救了薛姨父的命,還能討得一位天仙回家去。”

    璉二嫂這麼一說,大家都看著坐在薛姨媽身邊的薛寶釵笑了起來。

    “二嫂子說得沒錯,可不是天仙嘛。”劉三娘子走了過去,拉著薛寶釵的手說道,“當初我一見到寶妹妹,就覺得她跟我家的老四般配。只有這般瑤池仙境下來的仙女兒,才鎮得住我家那個心高氣傲的老四。果不然,我把寶妹妹的畫送到京里府上,那家伙就按捺不住,計端百出了。”

    “三娘子,為何這麼說?畫?什麼畫?”璉二嫂和大家一樣,听出這話里有緣故,不由問道。

    “我從小不善女紅,卻在工筆畫上有些天賦,尤其擅畫人物。而且我只要見過某人一面,便能將其模樣畫出六七分來。”

    “還有這事?”眾人詫異道。

    “拿過來。”劉三娘子叫來隨身丫鬟,從她手里端著的長盒子里拿出一軸畫來。

    “這是我畫好後快馬遞給我家老四的,他看了後是再也不肯放手,每日里都要看一回,卻又收得嚴嚴實實,連他的貼身丫鬟都沒見過。我這次是硬搶了才拿到的。”

    劉三娘子對薛寶釵道︰“我這冒犯之舉,還請寶妹妹原諒,要打要罵全由你,但是跟我家四郎的親事,萬不可翻悔。”

    眾人听劉三娘子說得有趣,不由都笑了,也圍了過來,觀看起劉三娘子展開的那軸畫卷。

    只見畫中一女子獨立花畔樹旁。只見她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淥波。配上身後的綠柳桃花,真可謂“眉將柳而爭綠,面共桃而競紅。”

    “這畫的,可不是活脫脫的寶姐姐嗎?添一筆太多,減一筆太少,風采神韻,絲毫不差。”林黛玉在一旁贊嘆道,“想不到三娘子的丹青,已然到了栩栩如生、形神皆備的地步。”

    “怪不得當初明哥兒一口就應了蟠哥兒的話,還寫下了‘金風玉露一相逢’這樣的好詞。應該是天天看這幅畫,已經看得患了相思病!”惜春在旁邊歪著腦袋說道。

    “四姑娘說得沒錯。”璉二嫂抱著惜春,笑得渾身都在打顫,“這寶姑娘跟明哥兒的姻緣,那真是天注定的。”

    謝謝諸位書友的支持!繼續兩更!8點半和13點,也祝諸位新年大吉大利!心想事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