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明悟深藏要若無(四)

    “父親何必為這件事苦惱呢,而今朝中大事可不是高麗。”楊勸道。

    “我知道,朝中大事有兩,一是大行新法,二是儲君之爭。相比之下,高麗之事確實不算什麼。”

    “父親,我听你的意思,閣老補位,也跟這兩件大事息息相關。”

    “是的。聖上現在最關心的是新法。只有行了新法,澄清吏治,國庫充盈,聖上才有錢糧去做大事。前兩年,劉四郎、胡伯恩、謝志清在兩浙做得不錯,頗有成效。甚至連最難搞的改稻為桑,都被他們搞得有聲有色,確實難得。”

    “後來劉四郎在南直隸幫聖上拔除了以甄府為首的勢力,其余各家懷懼,紛紛順服天威。聖上的意思是抓住大好時機,推行新法,內閣就是樞要所在。偏偏聖上夾袋里能夠入閣的心腹親信,能力夠的有,卻都是資歷太淺,難以服眾。”

    “听了父親的話,兒子倒是明白了,舊臣派和義理派嚷嚷著盡快定下閣老補位的人選,就是因為現在夠資歷入閣的,都是他們的人。”

    “是的,所以聖上只能用拖字訣,拖個一兩年,想必他器重的那幾位臣子,也攢足資歷。聖上好容易用先皇龍馭賓天的機會把兩位宰輔趕出了半山堂,絕不會再放虎入山。”

    “父親,那儲君之爭呢?朝中上下,對大行新法反倒不怎麼關注,更關心儲君之位花落誰家。”

    “沒錯。大家都在奪嫡上投了注,都想著己方贏。勛爵世家想重復先皇之時的榮耀,舊臣派想著繼續保住他們的權勢,義理派想獲得從龍擁立之功,從而獨尊百家。他們一個個,比聖上還要著急。卻不知歷朝歷代,奪嫡是最凶險不過的,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敢說大局已定。”

    “父親說得極是。可是能看透這些的人又有幾個呢?”

    “你還別說,劉四郎就似乎看透了。當年他跟我談及史書上一些人重蹈覆轍的愚蠢事例,曾經說過,有些人總是認為自己夠聰明,夠幸運,不會掉進同樣的坑。其實從他們那麼想的時候開始,就注定要掉進同樣的坑,犯同樣的錯誤。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前輩也是這麼想的。所有說,總是有些蠢人前赴後繼。”

    “父親為何說劉四郎像是看明白了?”

    “前些年,是聖上與先皇明爭暗斗,劉四郎千方百計圖謀出任地方,就是不想過多地涉及這些事情。他啊,精明的很,絕對不會把前途乃至身價性命,都壓在一個完全不確定的事情上。”

    “父親,劉四郎不表態,軍將世家也幾乎沒有表態,至少,九邊的軍將們都沒有表態。兒子有些奇怪了,難道劉四郎除了士林之外,還能影響軍將們?”

    “我兒多慮了,劉家本身就是軍將世家的翹首,他的態度就是軍將世家的態度。這些軍將世家們很聰明,他們深知自己身份敏感,寧可避得遠遠的,也不願牽涉其中。有大功必然會有大過,萬一押錯了,他們一個個都手握兵權,到時就不是奪職這麼簡單了。無功自然無過,新皇登基,還是要用他們鎮邊。要是你,你會怎麼選?”

    楊慎一說完後,又搖搖頭說道︰“只是劉四郎現在身份特殊,他想靜,某些人卻不會讓他靜。想必劉四郎也是知道這點。他的性子,從來不會是坐以待斃。只是他會怎麼做,老夫現在還看不出來。”

    第二天,禮賓館傳來消息,說高麗王嬪听聞高麗王病重,悲痛欲絕也病倒了。太醫院去了幾位太醫,診治一番後,說是心病難醫。于是沒過幾日,王嬪居然一命嗚呼。滿朝都贊嘆高麗王嬪純貞明忠,隨即隆慶帝下詔,追贈王嬪為高麗國純貞端仁王妃。

    禮部又上書,說高麗王馥病重垂危,國不可一日無主,請冊王世子,以郡主監國,歸國理政。隆慶帝允了,下詔正式冊王世子為高麗世子,賜名梧,冊郡主為德真郡主,攝監高麗軍國事。

    十七歲的德真郡主上書謝恩,但明確表示,在佷兒高麗王世子李梧成年親政之前,絕不會嫁人結親。

    此事一經傳開,朝野不由議論紛紛。不少人都在贊嘆,高麗男子難堪大用,女子卻是一個個純貞明禮,算得是奇女烈女了。

    這一日,賈府大觀園里,毗陵侯世子賈寶玉又宴請諸位好友,其中就有秦鐘。

    秦鐘身為劉玄目前唯一的弟子,又托在楊宰輔之子楊門下學習,自然是倍受矚目。加上他運氣好,直隸鄉試中了舉人,已經算得上是士林文人了,甚至可以跟毗陵侯賈政稱起前輩晚輩來了。

    所以秦鐘一到,石光珠、衛若蘭、馮紫英等人紛紛起身相迎。

    “鐘哥兒來了,我們這桌酒席可謂是j昱錯眩。”

    “豈敢豈敢,幾位都是在下的前輩,秦某萬不敢這般造次。”

    寒噓幾句後坐下,衛若蘭問道︰“四郎在高麗戰事順利嗎?”

    “恩師在高麗戰事還算順利,只是高麗降軍出了大亂子,只得暫緩攻勢。”

    “你們說這高麗男子,一個個要不昏庸無用,要不貪婪暴虐。倒是高麗女子,可謂是奇女子啊。”賈寶玉贊嘆道,“真想去拜會那位德真郡主,她不過十七歲,居然能說出這般大義凜然的話,比那些只知道貪權牟利、勾心斗角的混俗男子強多了。”

    大家都知道寶二爺是什麼性子,只是笑了笑。

    秦鐘倒是問道︰“寶二哥,請問二嫂嫂的身子好些了嗎?”

    “唉,她還是那個樣子,每晚都要夜咳到三更。真是讓我揪心,要是四郎沒去高麗就好了。他是杏林國手,想必能夠藥到病除。”

    眾人不由嘆息,紛紛出言相勸。

    秦鐘知道一些內幕,清楚二嫂嫂林黛玉如今病重的真實原因。首先是去年年底其父病故,是一大打擊。後來襲人、甄三姑娘、甄四姑娘三位姨娘為賈寶玉生下兩子一女,闔府上下一片歡慶,尤其是賈母和王夫人高興得不了。母憑子貴,襲人和甑四姑娘頓時身份不同了。而身為正房夫人的林黛玉自然要受些冷落。她生性敏感,于是連病帶氣,病情更重了。

    只是這些話說不出口,秦鐘暗暗藏在心里。

    “听說貴府大老爺報了噩耗?”

    “是啊,大老爺三個月前就在德光城仙逝了,只是路途遙遠,前些日子訊息才傳過來。”

    “璉二哥還在登州軍前效用,怕是沒法去扶柩了。”

    “是的,府上已經派了幾位老成的族人和家僕,去德光城接大老爺的靈柩。”

    “听說薛府老爺也告危了?”馮紫英開口問道。

    “是的,蟠哥兒前幾日來信,除了通報他夫人生了麒麟子,也提到薛世叔病重的事情。”

    “今年這日子不好過啊。”

    衛若蘭開口說了一句,眾人一時無語,亭子里變得無比寂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