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陸勵南譚慕白思兔_ 第3178章 很甜 木子書屋

第3178章 很甜

    柳靜弦從她們的身邊經過。

    並沒有在意這幾個女生的八卦聲,他只是快步往前。

    一邊走,一邊給人打電話。

    說實話,他現在有些焦急緊張。

    電話那邊的人一接通,他就迫不及待的開了口︰“譚醫生約我去見面,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現在?”

    “嗯。”

    男人好听又冷漠的聲音在那邊沉默了一下,接著道︰“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好了。”

    “但是,我……”

    “別讓她發現什麼端倪,不然,我可就幫不了你了。”

    那邊人的笑了一下。

    柳靜弦嘆氣,有些無奈有些惱︰“都是你胡鬧。”

    “以後不會了。”

    柳靜弦結束了通話,按照譚暮白所給的地址,去了約定的地方。

    譚暮白下午沒有安排手術,所以請了半個小時的假,想要用這半個小時的時間來跟柳靜弦好好談一談陸勵騰的事。

    柳靜弦面對自己這位厲害的學姐,是有些緊張忐忑的。

    所以,入座之後,臉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在。

    “放輕松,我只是想要問你幾個問題而已,這幾個問題對我幫助很大。”

    譚暮白不知道柳靜弦為什麼會給陸勵騰那些醒酒糖。

    但是,看著面前這個青澀的學弟,卻覺得,他應該是做不出這種醒酒藥來的。

    能夠做出這種解酒藥來的人,必然是精通藥理,而且在這一方面已經造詣十分高。

    大言不慚的說,應該是個天才。

    “學姐請說。”

    柳靜弦禮貌的請譚暮白問。

    譚暮白看著他,斟酌了一下,才道︰“你跟我丈夫的哥哥陸勵騰是朋友,對嗎?”

    “嗯。”柳靜弦點點頭,對這一點倒是沒有否認。

    有了柳靜弦的肯定,譚暮白才繼續深入一些去問︰“你跟我大哥一起喝過酒,對嗎?”

    “嗯。”柳靜弦也點頭。

    “一共喝過幾次酒?”

    譚暮白問的細致。

    柳靜弦卻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一樣,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抱歉,學姐,我有些記不清楚了。”

    譚暮白眼神微微變了一下︰“最近的一次是什麼時候?”

    柳靜弦的額頭上有了細細的汗珠。

    他答不出來。

    可是,這個問題卻不能不回答。

    “好像是兩周前,我這段時間學業繁忙,所以記不太清了,希望學姐能夠諒解。”

    譚暮白點點頭︰“不礙事,那麼,你認識這個嗎?”

    譚暮白從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把硬糖來。

    硬糖的模樣,就是從陸勵騰的口袋里拿出來過的那種醒酒糖。

    “認識,”柳靜弦如實開口,“這是我給陸先生的糖。”

    “那你吃一顆。”

    譚暮白遞給柳靜弦一顆。

    柳靜弦看了看譚暮白遞過來的這塊糖,沒有猶豫,就伸手把糖拿過來,然後剝開糖紙,將糖吃了下去。

    譚暮白見柳靜弦把糖吃了,自己也剝開糖紙,放在口中一塊硬糖。

    糖塊在口中融化,味道彌漫在口腔里。

    譚暮白問了柳靜弦一個再自然不過的問題︰“這糖味道如何?”

    “很甜,跟普通的硬糖沒有區別。”

    柳靜弦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