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章軟乎乎的睡衣

    薛彥早早地接到薛菁的信息,雖然之前當面說過了。但是,薛菁像是擔心薛彥做不到一樣,又給他發了一條短信。

    當然,也可能是薛菁自己忘了自己已經把事情告訴了薛彥。

    看著薛菁的消息,薛彥不禁有些無奈。

    讓顧瑤住在自己家,雖說可以。但是,由自己來總覺得哪里怪怪的。也不知為何,薛菁自己不說。

    拋卻這些,薛彥看了眼隔壁,隱約听到鼠標敲擊的聲音,和鍵盤敲打的聲音。

    大概,還在忙著整理自己剛剛給她的一些資料。

    手里的一支筆被薛彥拋起又拿住,拋起又拿住,看起來分外危險。但是,由薛彥做起來分外的賞心悅目。

    敲了敲筆桿,薛彥做了決定。

    在顧瑤再一次從隔壁敲門進來,遞過來一沓整理好的資料給他時,薛彥在聊完正事後,忽然開口道,“顧瑤。”

    “薛彥?”

    顧瑤听著薛彥的語氣,總覺得是私事,因此也用的比較親近的稱呼。

    听到顧瑤的話,薛彥卻像是松了一口氣似的。

    “小菁讓我代她問你一句,願意在我家住兩天嗎?”

    薛彥筆桿在桌上踫了踫,眸子沉沉的。

    “……咦?有什麼原因嗎?”顧瑤有些不解。

    “如果有原因,你會住嗎?”薛彥繼續道,顧瑤竟然感覺到了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

    有些不解,顧瑤問他。

    “小菁不舒服,想要你陪陪她。”

    薛彥言簡意賅道。

    “哦,那我看看吧,有機會過去,可以嗎?”

    顧瑤忽然發現兩人上下級關系的情況下,說這種事情的不妥來。

    薛彥氣勢有些強,讓顧瑤有些不太舒服。

    尤其是,薛彥好整以暇的模樣,讓顧瑤感覺有些不舒服。

    “那你的決定是?”薛彥又問。

    “額,可以等等我考慮一下嗎?”雖然心里腹誹,顧瑤面上還是恭謹道。

    生怕一不小心惹惱了人,那樣真的是沒有必要。

    顧瑤想著,索性點了點頭。

    “嗯,你出去吧。”薛彥狀似有些疲倦地閉了閉眼楮,揮揮手讓顧瑤出去。

    顧瑤立馬腳步飛快,面色鎮定地走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呢?突然生氣了,還是哪個惹惱他了?

    顧瑤不解地揉揉眉心,決定不去多想這些。

    至于要不要去,去是去的,畢竟答應的好好的。但是,怎樣去,什麼時候去,便是自己的事情了。

    她都已經答應了,顧瑤不相信,薛彥會做出讓她不舒服的事情來。

    伸了個懶腰,顧瑤揉了揉眉心,感覺有些不大舒服。

    不過,顧瑤猜想自己可能是剛剛情緒起伏大了一點。所以,才導致自己不舒服的。

    下午下了班,顧瑤是打的滴回去的。如果做公車,顧瑤擔心沒有位置,站起來一會兒,又會覺得很快。

    很明顯,顧瑤現在很注意自己的身體情況。做公交車,如果站著的話會很累,顧瑤覺得,沒有必要省這一筆錢。

    至于開車的事情,顧瑤早就把這個規劃到了生了寶寶之後。

    很久沒有摸車,顧瑤感覺自己已經忘得七七八八,沒有什麼記得的了。

    回到家里的時候,路邊有賣新鮮草莓的,顧瑤看著水靈,便買了回去,準備嘗嘗鮮。

    只是,當顧瑤把草莓拿回去的時候,顧瑤又很為難地發現,自己買的有些質量上的問題。

    比如,感覺這些果子是催熟的,雖然看起來很好看。

    大概,是用某種方法做到的。

    這麼想著,顧瑤更是沒有了吃草莓的欲望。尤其,顧瑤本身,沒有那麼地喜歡草莓。

    雖然,顧瑤看到很多關于吃草莓美白的科普。

    但是,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正如有人羅布青菜,各有所愛。顧瑤覺得沒有什麼問題。

    只是,一會買了,顧瑤覺得不吃的話,又會很浪費。

    最後,草莓確實是進了肚子里,不過是被顧瑤做成了草莓干。味道也不錯的樣子。當然,是在很久以後了。

    顧瑤回到家里,給自己做了晚飯,便鋪了瑜伽墊在客廳,然後開始在墊子上學習瑜伽動作。

    出了些汗,顧瑤這才擦了擦臉,把墊子收起來,又在陽台站了站,這才開始吃晚飯。

    簡單的香菇炖雞面,顧瑤還調了一個色彩鮮艷的水果沙拉,很漂亮的沙拉果子看起來讓人很有胃口。

    解決了晚飯,顧瑤去樓下走了兩圈,消消食。

    外面風很好,臨近夜晚的天空也很美,人也熱熱鬧鬧的。

    散步的時候,遇到了熟悉的李婆婆,顧瑤有些驚訝。

    “哎?瑤瑤也在這邊呀?”

    “李阿姨晚上好。”遇到熟人,總是讓人開心的事情,顧瑤現在便是如此。

    “哦,是了,是和你同居的那孩子結婚了吧?”李婆婆手里牽著只一只小泰迪,陪著顧瑤坐在一邊的長椅上。

    “是的。”顧瑤點點頭,還有些不好意思。

    想到自己當時和陸西臣同居的事情,簡直耗費了自己全部的勇氣。

    “李阿姨也搬到這邊來了嗎?”顧瑤問。

    “是啊,他大哥住在這邊,非要我也過來。”李婆婆笑道,話里明顯帶著滿滿的幸福。

    “嗯。”顧瑤點點頭,真心地為李婆婆感到高興。

    “哎?你丈夫呢?還沒有工作回來吧?高升了吧?一看就是個有能力的孩子。”

    李婆婆拉了拉小狗,看著顧瑤道。

    “他現在不在家。”顧瑤靦腆的笑了笑道。

    也許是夜色太過柔軟,夜風太過溫涼,顧瑤不想把陸西臣去國外的事情告訴其他人。

    這個時刻,顧瑤不希望在別人的目光里看到同情,很難受。

    本來就不開心了,再看到那些表情,那會讓顧瑤更難過。

    顧瑤不要這樣。

    “哦哦,難怪你現在一個人出來?要我說,瑤瑤你足夠優秀,你丈夫有你在家,也算是人生,那個什麼圓滿來著。”李婆婆拍了拍手,不禁有些高興地道。

    “謝謝阿姨。是人生圓滿。”

    顧瑤道。

    好听的話都愛听,顧瑤也不例外。

    雖然對李婆婆的個別用語有些不喜歡,但是,畢竟沒有壞心,也沒什麼的。

    又聊了幾句,顧瑤和李婆婆道了別回家。

    顧瑤開了燈,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心里空了空,像往常一樣推開臥室的門,先去浴室里洗了澡,洗漱洗漱一番。

    披了新衣服坐在床上,顧瑤看著溜進來的兩只貓,心情愉快了一下下。

    果然,一個人就是容易東想西想,七想八想的。

    抱著貓到床上,顧瑤揉了揉兩只家伙毛茸茸的毛,把臉埋了進去。

    好舒服。

    顧瑤想。

    手機早就被丟在一邊,顧瑤看著兩只貓可可愛愛的樣子,忽然生了兩只小家伙拍張照片的想法。

    想到就去做,顧瑤拎起一邊的手機,拿了過來,然後 嚓幾聲,拍了幾張。

    隨手拍的幾張,竟然很不錯的樣子。

    臨睡前,顧瑤在床上躺了幾躺,終于還是從床上坐起來,下了床,開了衣櫃。

    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顧瑤懷里抱著陸西臣的睡意,像一只小松鼠一樣,時不時地把衣服像寶貝一樣地聞了聞。

    顧瑤感覺自己現在好像只變態,可怕極了。

    但是,抱著陸西臣的衣服,哪怕只是件衣服,居然也讓顧瑤心生出一些蘊藉來。

    心里像是被什麼暖融融地包裹了一下,顧瑤閉上眼楮,一點點地回想著自己和陸西臣的過去。

    就像是在記憶的長長和河道里,撈取碎金一樣,顧瑤感覺自己非常想要多回想起一點。

    一點點自然是不夠的,要想起很多很多來,才好的。

    心里想著,念著,顧瑤很快就睡著了。

    王舒曼這邊,因為陳念的告白,王舒曼決定早點把事情給定下來。

    至于其他具體的,王舒曼還沒有想到。

    不過,如果自己把事情給定下,剩下的,陳念完全可以給安排好,因此,王舒曼心情前所未有地好。

    心里想著結婚的事情,在王禮文給她打電話的時候,王舒曼便一時沒有把住門,把要結婚的事情和人說了。

    “和叔叔阿姨說了嗎?”王禮文一針見血地道。

    直擊靈魂的問題,王舒曼頓了幾頓,終于道,“我準備之後試探試探,這個不急的,真的。”

    哦,又慫了就是。

    王禮文想著,卻也沒有打擊王舒曼的積極性。

    難得難得,平日都是被別人推著做這個,做那個的,難得有一次自己想到要做些什麼。

    而且,還是這麼大的一件事情。

    王禮文預計,家里很快就會因為王舒曼的事情炸開鍋。

    “哥哥,你給我加加油,鼓鼓力唄。”王舒曼听著王禮文電話里的聲音,不禁有些忐忑地期待著。

    “嗯,祝你早日結婚。”

    王禮文說完,就掛了電話。大概,是怕王舒曼反應過來,然後找他麻煩。

    幸好,報告會很快就開始了。

    王禮文理所當然地掛掉了來自王舒曼的幾通電話。

    還是工作最重要的,王禮文頗有些心虛地想到。

    至于陳念,這些天里也一直在擔憂著一個問題,一個要不要和王舒曼坦白的問題。

    生氣地揉了揉眉心,陳念有些氣惱。怎麼已經分手了,還在那一副深情,裝給誰看呢?

    呵!渣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