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母女二人的謀算

    許氏越想越覺得女兒的話有一定的道理。

    撇開血緣不提,向淑雅無論是容貌還是性情都比瓊姐兒強了不知多少倍。

    但世人娶妻,家世總是排在容貌性情之前的。

    以向淑雅如今的身份,將來能做白家的當家主母,也算是一樁不錯的親事了。

    當然,以禎哥兒現下這副德性,要想讓岩兒點頭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沉吟良久,許氏正色道︰“惜兒,你的主意倒是不錯。但娘說句不好听的話,若禎哥兒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娘真是拉不下這張老臉同你二哥開口。”

    桓惜老臉微微發燙︰“娘,瞧您這話說的,禎兒的模樣淨照著我和昭緯的優點長,比郁哥兒也不差什麼。

    只要您老人家肯幫這個忙,女兒一定好生管教禎兒,保證給您長臉。”

    許氏撇撇嘴。

    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她活了半輩子,就沒見過哪家的少年郎生得有郁哥兒好。

    罷了,終究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能幫的就幫一把。

    若是因此拉近了與岩兒一家的關系,她也算是一舉兩得。

    “好了,瞧著你也是怪可憐的,這事兒娘就應下了。

    只有一點,咱們行事絕不能操之過急。

    你回去好生管教禎哥兒,不說有多麼出息,至少弄得精神點,別讓人一看就病歪歪的。

    在此之前,絕不能讓你二哥察覺到咱們的打算,尤其得好生叮囑禎哥兒,千萬別在淑雅面前露出形跡。”

    桓惜抿抿嘴︰“娘考慮得十分周全,只是我瞧著喬家似乎也在打淑雅的主意。

    您是知曉的,淑雅是喬氏一手帶大的,母女兩個感情好得很。

    萬一喬氏偏幫著娘家,哄著淑雅嫁給她娘家的佷兒,咱們豈不是竹籃子打水?”

    許氏從來都沒有把喬氏,或者說喬家放在眼里。

    “你不必擔心,喬家是什麼出身,比白家差得遠了。

    就你二嫂家那幾個佷兒,模樣倒也算是周正,可能拿得出手了也就是這一點了。

    別看你二哥一向待喬家不薄,那也是看在喬氏對郁哥兒還算盡心的份兒上,並非他真的看得起那一家子。

    淑雅這般出色的女孩子,你二哥一定不舍得她明珠蒙塵。”

    桓惜得了母親的準話,心滿意足地拾起美人錘,更加賣力地替她捶腿。

    許氏默默嘆了口氣。

    淑雅嫁與喬家哥兒是明珠蒙塵,嫁與禎哥兒又何嘗不是?

    但人都是自私的,桓家養她十年,要一些回報也不為過。

    只盼著禎哥兒能及時改過,將來能有點出息吧。

    天水郡遠不及京城繁華,但郡公府的規模卻比京中所有的公侯府邸都更大。

    尤其是府里的幾處花園,亭台樓閣錯落有致,奇花異草數不勝數。

    此時雖已是秋末冬初,花園中的景致依舊秀美,草木也並未凋零蕭瑟。

    年輕人精力旺盛,趁著長輩們午歇,都聚在花園里賞景玩笑。

    為了躲避喬家的幾位公子,向淑雅連午飯都沒有好好用,在花園里也刻意往不起眼的地方站。

    桓郁有些奇怪,便私底下問桓際是什麼緣故。

    桓際把緣故對他說了,桓郁的面色沉了沉。

    他待人一向都算不上熱絡,與向淑雅這個義妹也不似桓際那般熟稔。

    但大家畢竟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十年,他怎可能對這種事情無動于衷。

    “走,咱們去和淑雅說說話。”

    兄弟二人一起走到了向淑雅身邊。

    “二哥,三哥。”向淑雅福了福身。

    桓際指著遠處空無一人的亭子︰“從京城回來後,我們兄妹三個還沒有在一起說話。走,去那邊坐著慢慢聊。”

    向淑雅嗯了一聲,三人一起朝那亭子走去。

    桓瓊等人也想跟著去,卻有些怕桓郁不高興,只好各自尋了有趣的地方玩耍。

    兄妹三人在亭子里的石凳上落座,桓際急忙問道︰“淑雅,我們不在家里的這段日子,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向淑雅笑著搖了搖頭︰“並沒有人欺負我。”

    桓郁溫聲道︰“雖然沒有人敢欺負你,卻有人在打你的主意。

    淑雅,你是父親的女兒,我們倆的妹妹,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對我們說。”

    “二哥”向淑雅心里又酸又暖,眼楮也有些模糊。

    二哥不似三哥,自小便是個冷清的性子。

    她雖然一直都仰慕他,卻從來不敢主動親近他。

    沒想到二哥也有這般溫情且細心的一面。

    究竟是他生性如此,還是因為那位弋陽郡主而改變了呢?

    向淑雅幾不可察地搖了搖頭。

    不管是什麼原因,二哥永遠都是二哥。

    能做他的妹妹,得他只言片語的關心,她這輩子也該滿足了。

    她淺淺笑道︰“二哥,三哥,小妹還沒有恭喜你們呢。”

    桓郁道︰“多謝淑雅。”

    桓際與向淑雅相處得更多,與她說起話來自然也就更加隨意。

    他朗聲笑道︰“單是一聲恭喜可不夠。”

    向淑雅紅著臉道︰“三哥又拿我開玩笑。”

    桓際道︰“這可不是開玩笑,你好歹也請我們去酒樓好好吃一頓,對吧,哥?”

    向淑雅道︰“那你們選好日子,我請你們去新開張的流芳閣。”

    桓家兄弟才剛回來沒幾日,還真是第一次听說天水郡又新開了酒樓。

    桓際笑道︰“那敢情好,我最喜歡品嘗新菜了,擇日不如撞日,要不咱們明日就去?”

    桓郁道︰“我明日要去一趟武威郡,還是待我回來之後再去吧。”

    桓際把手搭在他肩上︰“之前怎的沒听哥說要去武威郡啊,你是要去探望外祖父和外祖母?”

    尉遲揚和蕭思怡的事情,在沒有定下來之前,並不適合傳揚太過。

    因此桓郁之前並沒有對桓際提起,現下也不想說得太多。

    “半年多沒有給二老問安,總要去一趟的。”

    桓際道︰“那我和你一起去,上一次外祖父還賞了我一把匕首呢。”

    桓郁不好拒絕他,笑道︰“好吧,明日一早咱們就出發。”

    向淑雅見他們兄弟感情這麼好,也覺得開心。

    “你們還沒有同我說一說兩位嫂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