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小人中的小人

    燕七鎖定司徒雄︰“你主動交代吧。”

    司徒雄道︰“是……是八賢王請我來殺你的。”

    燕七冷笑︰“交代這個干什麼?我還不知道你是八賢王派來殺我的?你交代點有用的東西,這種沒營養的話,你再多說一句,我割了你的舌頭。”

    司徒雄嚇了一跳︰“你知道我是八賢王派來的?怎麼知道的?我們完全沒有走漏風聲呀。”

    燕七冷笑︰“這個你管不到,時間有限,你說點有用的。”

    司徒雄急了︰“什麼是有用的?”

    燕七問︰“你們是什麼殺手組織?你又是誰?你們組織有多少人?盤踞在何處?”

    司徒雄還要猶豫。

    燕七哪里會給他細想的機會,操控連弩車,射向司徒雄。

    嗖嗖嗖!

    一十二支連弩從他面前飛過。

    嚇得他尿了褲子。

    “你立刻回答,再敢猶豫,我把你釘在牆上,做成標本。”

    司徒雄嚇壞了︰“我們的組織是暗夜堂,我叫司徒雄,是暗夜堂的副堂主,這里是暗夜堂大華分舵,一共有一百六十名殺手。”

    燕七一怔︰原來是暗夜堂的人。

    怪不得這麼厲害。

    燕七也知道,暗夜堂算是個‘國際組織’。

    在大華、突厥、東瀛、西域都有分部。

    大華的分部最強。

    暗夜堂縱橫多年,卻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因為,暗夜堂要殺的人,沒有逃出生天的。

    見過暗夜堂殺手的人,都死了。

    只是,這一次獵殺燕七,算是栽了個大跟頭,爬都爬不起來。

    趙玉琳和高上天也大吃一驚。

    高上天盯著司徒雄︰“暗夜堂凶殘無比,暗殺過許多朝廷重臣,沒想到,今天咱們干掉了暗夜堂這麼多殺手,司徒雄竟然也被咱們抓住了。這一票,干的漂亮啊。”

    趙玉琳哈哈大笑︰“七哥,你有所不知,我師傅王太保查了暗夜堂好多年,音信全無,成為畢生之憾事。沒想到,師傅沒有完成的夙願,卻被我給完成了。美極,美極!師傅九泉之下,也定然會開心。”

    燕七鎖定司徒雄︰“暗

    夜堂其余人藏在哪里,總部設在哪里?”

    司徒雄緊張的眼眸不停眨動︰“我告訴你,會有什麼好處?”

    燕七嘿嘿一笑︰“可以換你的性命。”

    司徒雄大喜過望︰“當真?”

    燕七眸光冷厲︰“不管真假,你只能相信我,也必須相信我。反正,你若是拒不交代,你是死定了,而且,還會死的很慘。”

    “嘿嘿,我會把你的尸體剝.皮,掛在牆上,做成標本。”

    司徒雄嚇得臉色蒼白。

    燕七抱著雙肩︰“交代與否,還不隨你,反正對我來說、是無所謂的事情,而且,我對暗夜堂也沒什麼感興趣的,不過是隨口一問而已。”

    “你若是拒不交代,對我而言,你就沒有意義,那我現在動手了。你準備受死吧!把你整死之後,我們就去喝慶功酒了。”

    “小琳琳,動手,射死他。”

    “是!”

    趙玉琳操縱連弩車,瞄準了司徒雄。

    司徒雄不敢再猶豫,連弩車可沒長眼楮。

    “不要殺我,我交代,暗夜堂總部就在設在碧蘿山的山洞里,還有八十名殺手聚在此處。暗夜堂堂主夜碧蘿,也在此處。”

    燕七道︰“夜碧蘿?女的?”

    司徒雄道︰“男女不知。”

    我靠!

    竟然還有這種事?

    燕七問司徒雄︰“為何男女不分?”

    司徒雄道︰“因為我也沒見過夜碧蘿的樣子。他的聲音時男時女,誰知道他是個什麼怪胎。”

    “原來如此!”

    燕七嘿嘿一笑︰“莫非是個陰陽人?切,管她是不是陰陽人,宰了他就是。”

    燕七讓趙玉琳取來紙筆,丟在司徒雄面前︰“你把碧蘿山的地形畫出來,有幾個洞口,有什麼埋伏,不許偷奸耍滑。”

    司徒雄抓著紙筆,猶豫起來。

    燕七冷笑︰“你不許耍滑,我一會要派人去剿滅暗夜堂,我若是剿滅的順利,會放了你,饒你一條狗命。”

    “若是,我剿滅暗夜堂的行動進行的不順利,定會殺你泄憤,你可曉得?”

    司徒雄一听,再也不敢耍詐,趕緊將地圖勾勒出來,交給燕

    七。

    燕七研究了一番地圖,又扔給司徒雄一份紙筆︰“這份地圖看不清楚,你再重新勾勒一張。”

    司徒雄道︰“剛才那份哪里不清晰……”

    燕七一瞪眼楮︰“廢話那麼多,要你畫,你就畫,再羅嗦,先宰了你。”

    司徒雄嚇了一跳,不敢再問,趕緊勾勒地圖。

    燕七將兩份地圖合起來對比。

    相差無誤。

    現在,他才確定,地圖是真的。

    司徒雄可憐巴巴看著燕七︰“你什麼時候放了我?”

    燕七笑了︰“想什麼美事呢,放了你?怎麼可能!”

    司徒雄暴跳如雷︰“燕七,你說話不算數!你剛才明明說,只要我老實交代,你就放了我,你……你騙我,你是個小人。”

    燕七哈哈大笑,問高上天︰“高總領,我記得你對我有句評價,是哪句話來著。”

    高上天道︰“燕大人是小人中的小人。”

    “沒錯,這句話太精闢了。”

    燕七笑看司徒雄︰“我就是小人中的小人。所以呢,你這個小人罵我是個小人,絕對沒錯。”

    “現在,我這個小人就是要殺了你。嘿嘿,我告訴你一句實話︰我剛才也沒想過放過你,就是想要套你的情報。你明白了吧?”

    司徒雄嚇得渾身發抖,氣得半死︰“燕七,你簡直不是人!我這麼配合你,你憑什麼殺我?做人不能太卑鄙。”

    “我太卑鄙?”

    燕七眸光森然︰“本來呢,我是打算留你一條狗命的,但是,是你自己死,我豈能留你。”

    司徒雄大驚︰“我自己死?我怎麼死了?”

    燕七指著司徒雄身邊三具尸體︰“這三人是你的屬下,對你忠心耿耿。可是,因為你要下跪,害怕被他們看到,矮了面子,就毫不留情的把他們殺掉了。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在我心里,就已經宣布了你的死期。”

    司徒雄使勁跺腳,歇斯底里大叫︰“為什麼?我殺的是我的屬下,與你何干?”

    “就算我不殺,你也會殺掉他們,難道不是?我替你出手殺了他們,你該高興才是啊,你到底為什麼遷怒于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