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心境破碎

    樊異的心境,徹底破碎了。

    ……

    “唰!”

    我在心境薤谷中自然是一方天地的主人,踏步而入,落在了學宮之中,也拿起一卷書簡,展開一看,是禮記《大學》一篇,掃了一眼也就沒有再看,將書簡卷起,越過老夫子,來到樊異面前坐下,與他好似兩位讀書人在坐而論道。

    “歐陽陸離……”

    樊異臉上淚水未干,道︰“為何……為何帶我來到這里?”

    “心境薤谷。”

    我看著他,道︰“這里是每個人心境中最向往的一面,不是我帶你來到這里,而是你樊異最懷念的地方就是在這里,不是嗎?”

    他淚水長流,仰頭嘆息道︰“我真的做錯了嗎?欺師滅祖,非我所願,我只想開闢一條儒家該走的道,而不是……步步受制于天地,受制于自家的規矩。”

    我皺眉道︰“儒家本身就講究克己復禮,溫良恭儉,你不想受制于規矩,想獲得真正的自由,這本身就和儒家背道而馳,並且你一錯再錯,錯得越多,你對這間小小的學堂就更加的懷念與珍惜,其實有沒有做錯,你心頭早就有了答案,不是嗎?”

    樊異泣聲道︰“再也回不了頭了,老頭子,我再也回不了頭了,樊異已經成了您的學問下徹頭徹尾的額叛徒,再也回不去了……”

    “林夕呢……”

    我目光筆直的看著他,淚水滾滾,道︰“你把我的林夕流放到哪兒去了?樊異,你身為讀書人,怎麼能這樣作惡?”

    樊異的目光越過我的肩頭,看向老夫子,淚流滿面道︰“老頭子,他屢屢與我作對,我便復仇,我將他的未婚妻送入混亂時光中,做錯了嗎?難道我不應該這樣做嗎?”

    老夫子拿起戒尺,輕輕的凌空落下兩次,頓時兩道金色光輝依次落在了樊異的雙肩之上,老夫子笑容和煦︰“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你認為自己做錯了沒有?”

    樊異仰頭哈哈大笑,淚水長流︰“這樣啊……這樣啊……對不起啊,歐陽陸離……”

    當他仰頭大笑的時候,身軀飛速凝固,宛若變成了一尊金色石像一般,緊接著一點點的崩碎,樊異的心境,樊異最後魂魄居然就這麼崩碎于我怕的眼前了,而就在他的頭顱崩碎的那一刻,一座金色城池的蹤影浮現而出,城池的中心處,一座金色寶塔接天,有祥雲繚繞,說不出的聖潔。

    “這是什麼?”

    我皺了皺眉,下一刻,退出了心境薤谷。

    ……

    “唰!”

    就在離開心境薤谷的那一刻,眼前被六道雷電鎖鏈綁縛著的樊異魂魄隨風消散,一旁的眾人大為震驚,甦拉駭然道︰“怎麼回事,樊異的神魂被磨滅了?”

    “嗯。”

    我點點頭︰“樊異已經打開了心結,真正的遁入輪回了。”

    “找到線索沒有?”風不聞問。

    “一點點線索。”

    我輕輕一擺手,道︰“甦拉、希爾維亞,帶領大家返回龍域吧,我還有一點事情要跟風相說一下。”

    “行。”

    龍域的左膀右臂騰空而去,帶著一群龍騎士離開了京觀,而我則一步踏出,深淵 起了一座小天地,將周圍的一切籠罩在其中,而在旁人的眼中,我和風不聞則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沐天成、關陽、南宮亦三位山君也抱拳退去了。

    “如何?”

    風不聞淡淡道︰“找到了什麼樣的蛛絲馬跡?”

    我輕輕一抬手,將剛才樊異心境崩碎前浮現出的畫面共享在了風不聞眼前,道︰“這是樊異最後給我的線索,你看見這是什麼地方?一座金色的城池,還有一座金色的接天寶塔。”

    “這……”

    風不聞眯起眼楮,道︰“之前從未听說過有這樣的城池。”

    “風相博聞強記,竟然連你都不知道。”

    我皺了皺眉︰“那怎麼辦?樊異給我這個提示,想必這座城池有我需要的線索,興許也跟林夕的下落有關。”

    “這樣……”

    風不聞沉聲道︰“帝都藏書樓中典藏了許多絕本、善本的古樹,興許我們在那里可以找到答案,逍遙王若是願意,就跟風不聞一起去翻一翻書?”

    “嗯,行!”

    于是,風不聞一甩白色長袖,山水氣象將我們兩個人裹在其中,下一刻已經穿行山水,不到十秒鐘就抵達了帝都王城的一座山巒前方,山腰上,一座座樓台矗立,雲靄繚繞,充滿了古意,而就在前方,則一隊負責鎮守藏書樓的禁軍軍士。

    一名校尉立馬上前,抱拳恭敬道︰“屬下參見逍遙王!參見風相!”

    “嗯。”

    風不聞頷首︰“你等負責鎮守藏書樓?”

    “正是!”

    “我和逍遙王想要查閱一下藏書樓中的典藏,你找一位負責打理藏書樓的人來帶路吧!”

    “是!”

    不久後,一位身穿青色長衫的中年讀書人走來,拱手行禮,笑道︰“請問,二位大人要尋找什麼樣的典藏書籍呢?這帝都的藏書樓共有22座,每一座又有15層,每一座藏書樓所典藏的書籍卻又大大不同,第一座樓藏書為儒家各位大賢之所著,第二座樓藏書則為由古至今的經文,第三座樓藏書為史書,第四座藏書則為山水游記、詩詞歌賦等……”

    他還沒說完,風不聞一擺手,道︰“我們想要尋找記載著一座金色城池的書籍,金色城池中有一座接天寶塔,祥瑞之氣濃郁。”

    “哦……”

    讀書人頷首︰“這……便應該從史書、山水游記、上古逸聞等藏書中尋找了。”

    “知道了。”

    風不聞伸手一指前方的一座藏書樓,道︰“我和逍遙王就在這座藏書樓的一層展閱群書,你命令藏書樓的人將相關的書籍都搬過來。”

    “是,大人!”

    ……

    進入藏書樓,第一批藏書已經出來了,大部分都是白紙黑字,也有一部分是竹簡,但是竹簡都已經重新修訂過無數次了,表層也有清理過的痕跡,就在我拿起一卷竹簡展閱的時候,風不聞已經坐在了案牘前方,大袖一揮,頓時一本書籍無風自動,伴隨著一縷金風“嘩啦啦”的翻書,而風不聞則眯起眼楮,仿佛過目不忘的賢人一般,不到半分鐘就看完了厚厚的一本書。

    “看完了?”我問。

    “看完了。”

    風不聞頷首一笑︰“一本上古趣聞的手札,其實也還挺有意思。”

    “有黃金城池的記載?”

    “沒有的。”

    “哦。”

    我挪了個凳子坐在一旁,道︰“風相是讀書人,看書快,我就不湊熱鬧了,就在這里等結果吧。”

    風不聞頷首︰“逍遙王確實是個明白人。”

    我一翻白眼,暗暗腹誹一番,然後就真的在原地等結果了。

    ……

    風不聞翻書快,何止是一目十行,一本本的典籍、一卷卷的書簡飛速在眼前掠過,而負責搬書的讀書人則一批批,有的甚至是挑著擔子過來的,帝國王城藏書豐富,確實已經達到了汗牛充棟的地步了,不過,還是遭不住風不聞看書快。

    近三個小時之後,無數書籍被翻閱完畢,終于,風不聞眯起來的眼楮猛然睜圓,道︰“找到了!”

    “啊!?”

    我一步上前︰“找到了?”

    “嗯,一本不知道何人編撰的山水游記。”

    風不聞展開一卷已經快要被蛀空的竹簡,輕輕觸踫上面的鏤刻文字,道︰“古有神城,名曰黃金城,城中有寶塔,上達天意,城池坐落東海極深處,曾有打漁人偶爾得見,踏入城池後入眼盡是富庶,人人和睦,瓜果滿園,飛禽遍地,打漁人入城池,得盛情款待,數月後,思鄉心切,駕舟出城,轉身望時,城池已無影無蹤矣!”

    “桃花源記啊!”

    我皺了皺眉,笑道︰“不過根據描述,確實就是這座城無疑了。”

    “什麼桃花源記?”風不聞訝然。

    “你不懂的。”

    我一擺手,道︰“是我那個世界的一片名作。”

    “哦?”

    風不聞笑道︰“風某人博覽群書,竟然還有這等著作?逍遙王若是救回了夫人,不妨多拿幾本書過來贈送風某人,也算是報了風某人為你讀書破萬卷的恩情了。”

    “行,沒有問題!”

    我點點頭,眯起眼楮道︰“不過,這東海極深處,有點難找啊,東海那麼大,極深處又是有多深?”

    “不會太深的。”

    風不聞一揚眉,道︰“一個打漁人駕舟能飄得了多遠?何況漁船上的食物與水又能支撐得了多久?所以,我認為所謂東海極深,最多也就離岸百里就頂天了,逍遙王如今又是準神境,洞悉天地萬物的能力遠勝于常人,只要你在東海上守著,總會有答案的。”

    “知道了。”

    我起身抱拳︰“多謝風相了,如果真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回頭請你喝酒,喝全天下最好的酒。”

    “好,在下等逍遙王的美酒了!”

    ……

    東海之上,浮雲繚繞。

    我坐在雲端,俯瞰著整片海域,十方火輪眼睜開之後就可以再閉合過,洞悉天地萬物,少不了這只十方火輪眼。

    可是,足足從晚上九點許坐守到了次日上午九點,游戲里經過了兩天兩夜之久,卻依舊不見任何端倪。

    “滴!”

    一條信息,來自于沈明軒︰“我和如意帶早餐回來了,吃一口?”

    “不吃了,我在找線索,不餓的。”

    “嗯。”

    她抿抿嘴︰“阿離,慢慢來,不要太心急,既然現實與游戲的壁壘已經打穿了,林小夕又不是菜鳥,你又把神月劍給她了,我相信她肯定不會有事的。”

    “嗯,知道了,我也沒事。”

    “那就好。”

    ……

    卻就在這時,東海盡頭的第一縷晨曦出現在視野之中,穿透虛空,有種天下皆明的感覺,也就在這時,遠處的某處,有些神秘力量產生了小小的律動。

    “有了!”

    我馬上抬手凝聚出了深淵 ,對著前方的天空猛然一擊,道︰“給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