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婉婉(二)

    ,最快更新一品容華最新章節!

    賀朝郁悶了一整晚的心情,陡然好了許多。

    不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不便和婉婉表妹多說話。打了招呼之後,兄弟兩人一同拜別裴太後,去御前當差了。

    眾少年男女各自去了上書房。

    朱巧兒今日有些心不在焉,不時走神,也不知在想什麼。

    為幾位少女上課的,同樣是博學多才的翰林學士。說起來,她們都是沾了公主的光。不然,堂堂翰林學士是斷不會為幾個少女啟蒙讀書的。

    太傅瞄了一眼魂游天外的朱巧兒,走了過來,不輕不重地咳嗽一聲。

    朱巧兒瞬間回神,立刻正襟危坐。

    江婉婉偷偷笑了一回。

    散學後,江婉婉將朱巧兒扯到了一旁,悄聲低語︰“你今兒個是怎麼了?上課時候頻頻走神。太傅瞪了你好幾回。”

    朱巧兒自小性子利落爽朗,被江婉婉這麼一問,也沒什麼不好意思。

    她湊到江婉婉耳邊低聲嘀咕︰“昨天我娘和我說,過幾個月我就要及笄了。等及笄禮一過,賀家十之八九就會登門提親。”

    江婉婉抿唇一笑︰“這是樁喜事,我可得提前恭喜你一聲才是。”

    朱巧兒臉頰飛過一抹紅暈,難得忸怩了片刻,才低聲道︰“你也覺得賀陽表哥很好麼?”

    “再好不過了。”江婉婉笑著贊道︰“賀陽表哥生得俊俏,身手又好,說話幽默,又溫柔體貼,會哄你高興。你要是連賀陽表哥都相不中,怕是也找不到夫婿了。”

    朱巧兒撲哧一聲樂了,伸手一捏江婉婉的臉頰︰“一口一個夫婿,這還是我那個文靜嬌怯的婉婉姐姐嗎?”

    江婉婉忙低頭躲過。

    嬉笑片刻,朱巧兒又悄聲問道︰“婉婉姐姐,你喜歡賀陽表哥嗎?”

    江婉婉笑道︰“我自小就想要一個哥哥。賀陽表哥,在我心里就和親哥哥一樣。”

    朱巧兒暗暗松了口氣,低聲道︰“賀朝表哥也是極好的。”

    江婉婉扁扁嘴,小聲道︰“不瞞你說,我最怕賀朝表哥了。他一瞪眼,我都不敢看他。”

    朱巧兒被逗得直笑。

    兩個少女嘀咕著悄悄話,笑成了一團。

    ……

    一個月後。

    春暖花開,御花園里到處是鮮花綠草,鶯啼婉轉,春意盎然。

    宣平帝難得休朝一日,和梁皇後一同陪伴著裴太後去了御花園里賞花。

    裴太後在宮中這麼多年,御花園里的花草再多再珍奇,也早就司空見慣了。不過,兒子兒媳一片孝心,還有一眾少年相陪,裴太後的心情自然極好。臉上的笑容就未斷過。

    至于賀朝賀陽兄弟,今日都是一身銀色軟甲,腰間垮著長刀。英俊威武又神氣。

    御前當值,總得有當差的模樣。

    賀朝賀陽俱是一臉肅穆,目光絕不亂瞟。

    朱巧兒和江婉婉同齡,也最要好。兩人湊在一起小聲說話,漸漸落在了後面。好在伺候的宮人眾多,今日又是閑玩賞花,慢些也不打緊。

    賀朝強忍住回頭的沖動,不緊不慢地追隨在天子身側。

    直至身後傳來一聲驚呼。

    “婉婉……”

    第一個婉字剛一出口,賀朝已飛一般掠了過去。

    御花園里有一處假山,假山邊是一個小小的湖。說是湖,實在有些夸張。就是一個挖出來的水塘,里面種了一些荷花。水塘不算太深,也就五尺左右。

    江婉婉和朱巧兒走到假山邊停下說話。

    不知怎麼這般湊巧,一小群蜜蜂飛了過來。江婉婉素來膽子小,見了嗡嗡的蜜蜂,下意識地後退想躲。腳下一滑,就摔進了水塘里。

    朱巧兒心慌意亂,立刻驚呼出聲。

    一旁的宮人大多不會水。再者,女子遇到這等意外,反應總不及習武之人。

    江婉婉意外落水,倉皇尖叫。尖叫聲剛入耳,一個穿著銀色軟甲的英俊少年已沖進了水塘里,速度快如閃電。

    這個少年,正是賀朝。

    不過是眨眼的功夫,賀朝已抱起了江婉婉,大步走到了水塘邊。

    江婉婉嗆了一口水,又驚又怕,更兼全身衣裙濕透,羞于見人。將頭埋進賀朝的懷里哭了起來。

    她的哭聲不大,細細柔柔的,帶著委屈。

    賀朝听得心都快揪起來了,難得柔聲低語︰“別怕,已經沒事了。我這就讓人給你拿個披風來。”

    江婉婉哽咽著嗯了一聲,繼續哭泣。

    朱巧兒紅著眼眶上前︰“你沒事吧!”

    賀朝略有些不耐地看了朱巧兒一眼︰“她受了驚嚇,又落了水,像沒事的樣子嗎?盡問些沒用的廢話。”

    朱巧兒︰“……”

    賀朝表哥一瞪眼,朱巧兒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再問。

    短短片刻,賀陽等御前侍衛也過來了。

    賀朝皺起眉頭,沉聲說道︰“江姑娘暫且沒事了,你們都站遠一點。”江婉婉此時全身都濕透了。御前侍衛多是少年或青年,豈能讓他們靠近。

    賀朝一邊說,一邊還背過了身去。以自己的身形遮掩住埋頭在他懷中哭泣的江婉婉。

    眾侍衛果然都停下了。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賀陽饒有深意地看了賀朝的背影一眼。

    很快,便有宮女拿了披風過來。賀朝接過寬大的披風,迅速將懷中少女裹緊。賀朝還想抱著她去看太醫。

    江婉婉吸了吸鼻子,從他的懷中掙脫,站到地上的時候,腳下一軟。賀朝眼疾手快,扶住了江婉婉的胳膊︰“小心!”

    江婉婉不知是羞是惱,眼中淚汪汪的,臉頰紅通通的。

    朱巧兒忙上前,扶住江婉婉。另有幾個宮人上前,將她護在中間。

    賀朝懷中空了,心里似乎也空落落的。直至此刻,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抱過了喜歡的姑娘。俊臉掠過一絲可疑的暗紅。

    “婉婉表妹沒事吧!”賀陽上前,拍了拍賀朝的肩膀。

    賀朝從綺思中回過神來,瞥了賀陽一眼︰“水塘不深,大概是嗆了一口,姑娘家膽子小,被嚇著了。讓太醫開些寧神的湯藥喝幾日,應該沒什麼大礙。”

    賀陽嘖嘖一聲︰“婉婉表妹確實有些膽小。還像小時候一樣愛哭。”

    賀朝不樂意听這個,白了一眼過去︰“你以為誰都像你這般皮糙肉厚嗎?再說了,婉婉表妹平日哪里愛哭了?”

    賀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