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一品容華思兔_ 番外之憤怒(二) 木子書屋

番外之憤怒(二)

    宣平帝滿面寒霜地回了保和殿。

    丁公公伺候宣平帝多年,還沒見過主子發那麼大的脾氣,一時間噤若寒蟬,不敢吭聲。

    另一個近來得寵的內侍大著膽子張口勸慰︰“請皇上息怒。皇後娘娘也是無心之過……”話還沒說完,宣平帝便怒道︰“朕和皇後之間的事,哪里輪得到你來多嘴。來人,將他拖出去,杖責三十!”

    倒霉的內侍被拖下去,啪啪打了三十板子。

    叫你多嘴,該!

    丁公公輕手輕腳地倒了一杯溫水,送到宣平帝手邊,依舊一個字不敢多說。

    宣平帝寒著俊臉,一口飲盡杯中溫水,然後 地一聲放到了桌上。

    丁公公眼皮一跳,從一旁跑腿的小內侍使了個眼色,沖太醫當值處的方向努努嘴。小內侍心領神會,悄然退下,一出寢室門,飛快地跑去太醫當值處。

    程錦容正整理藥方,听到匆匆腳步聲,有些訝然地抬頭。

    只見小內侍急匆匆地跑近,壓低聲音道︰“程提點,皇上忽然從椒房殿回來,發了好大的脾氣。剛才孫公公多嘴說了一句,就挨了板子。丁公公讓奴才來送口信,請程提點去勸慰皇上。”

    內侍們眼明心亮。

    宣平帝對梁皇後確實十分喜愛,最信任最倚重的人卻是程錦容。

    程錦容一直恪守臣子本分,從不倚仗天子信任做任何不該做的事,平日里就連話也不多說一句。

    皇權至高無上,離皇權這麼近,對天子擁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卻能保持一顆平常心。如此品性,著實令人敬佩。

    也因此,宣平帝一發怒,丁公公想到的人便是程錦容了。

    程錦容不用猜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略一點頭,起身去了天子寢宮。

    倒霉的孫公公已經被打完了板子,抬了下去。賀祈和十幾個御前侍衛守在寢宮外。程錦容快步而來,賀祈抬眼看了過來。

    夫妻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觸。

    賀祈微不可見地點點頭。

    沒錯,正是梁皇後獻美激怒了天子。

    ……

    程錦容腳下未停,走到門邊,揚聲道︰“微臣程錦容,求見皇上。”

    丁公公來開了門,竭力壓低聲音快速低語︰“皇上十分惱怒,程提點多加小心。”

    程錦容嗯了一聲,邁步而入。

    年輕的宣平帝,面色沉沉地坐在椅子上。那張平日俊秀溫文的臉孔,被一層寒霜籠罩,連周圍的空氣也像凍結凝滯一般。

    內侍們都退了出去,丁公公也退出門外,順手將門關緊。

    厚實的門一關上,寢宮里便只剩宣平帝和程錦容。

    程錦容緩步走上前,拎起茶壺為宣平帝倒了一杯溫熱的茶水︰“大喜大悲大怒,情緒激烈最易傷身。請皇上保重龍體,稍安勿躁。”

    宣平帝用力握緊手中的杯子,手背上青筋畢露︰“她根本不懂我的心!”

    “我以一顆尋常男子的心珍惜她愛她。別說她暫時沒有身孕,哪怕日後她一直沒生子嗣,我也一樣愛她。”

    “可她是怎麼對我的?她怕我為了子嗣選妃進宮,竟私下挑了兩個宮女獻給我!這簡直是對我的羞辱!”

    程錦容看著憤怒的元辰,不由得輕嘆一聲︰“你是皇上,她是你的皇後。她對你的情意,毋庸置疑。可是,你的身份,早已注定了你們和尋常夫妻不同。你以夫婿待妻子的心看她,她是以皇後愛皇上的心待你。”

    這話說得殘忍涼薄,卻是事實。

    你是九五之尊,是大楚天子。卻也不能完全掌控人心。

    宣平帝目中閃過落寞和痛苦,手下愈發用力。

    程錦容暗暗嘆息,伸手覆住宣平帝的手背︰“你生氣惱怒,是因為你發現,在皇後心中,鳳位的安穩最重要。”

    “你也別鑽牛角尖了。皇後對你的情意,人人看在眼底,絕非作偽。總不能為了這一樁事,就徹底厭棄了皇後。”

    “人無完人。皇後今年也才十九歲,她遲遲沒有身孕,心中惶惑,思慮過多。一時沖動之下,才做了錯事。”

    屬于親姐姐的關切和溫暖,在雙手交觸間傳到了宣平帝的心里,一點點撫平了他心底的憤怒。

    宣平帝沉默許久,長嘆一聲,反手握住程錦容的手,低聲道︰“姐姐,我自小便被得寵的大皇兄欺壓。四皇兄五皇兄他們沒將我放在眼底。二皇兄也不拿我當回事。母後被鄭氏欺壓十幾年,在你進宮後,處境才有了緩和。”

    “我對自己立過誓。以後,等我有了妻子,我一定珍之愛之,絕不辜負她。”

    “等我有了兒子,我會做一個好父親,好好愛他自小教導他做人為君之道。”

    “我根本沒有選妃的打算,也不想生什麼庶皇子。生在天家,非我所願。這個天子之位,也不是我求來的。我一步步走到今日,你都看在眼底。”

    “我以為,梁如月懂我的心。今日才知道,我太過一廂情願自以為是。在她眼里,鳳位比我這個夫婿更重要。”

    熾熱的少年心,被狠狠地刺傷了。

    程錦容看著宣平帝,輕聲問道︰“世間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皇上先消消氣吧!”

    宣平帝氣頭過了,頭腦漸漸恢復清明,略一思忖問道︰“皇後挑選宮女的事,宮中還有何人知曉?母後知不知道?”

    程錦容淡淡道︰“這件事連我都知道,太後娘娘豈會不知情?”

    宣平帝︰“……”

    宣平帝心里的怒火再次蒸騰︰“皇後是不是找過你。”

    這句話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程錦容嗯了一聲。

    不必再多說,宣平帝什麼都明白了。他心里那個氣,簡直不打一處來。一張口,對程錦容也有了些微的不滿︰“你既是早就知道這件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程錦容瞥了他一眼︰“皇上和皇後之間的事,我一個做臣子的,有什麼資格插手過問?我要是向你進言,皇後豈能不怪罪于我?”

    “撇開這一層不論。你們夫妻兩個過日子,過得好了沒我什麼事。吵架慪氣了,就想賴我頭上不成!”

    宣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