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趕驢子上馬

    隨後,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自己︰“你竟然為了這麼個外人不要我這個弟?”

    那帶著酸澀的語句朝喬雨君席卷而去,這讓她身子猛的一顫,眼里也盡是悔意,這可是她愛了十多年接近二十年的弟弟啊

    “我”

    “我”喬雨君的嘴角蠕動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喬清風也別開了臉,默不聲,這一次,真是把他有些傷著了。

    見兩個極其別扭的人,楚晴輕輕的嘆了口氣,只得站出來當這個知心大姐姐。

    楚晴揚聲先讓喬清風過來。

    喬清風本是不樂意過來的,可誰讓叫他的人是楚晴呢,于是慢吞吞的挪動著自己的身子,模樣極其不情願。

    楚晴笑了笑,也沒揭穿,管他樂不樂意,人過來了就成。

    在這期間,楚晴極盡溫柔的輕撫著喬雨君的背,試圖讓她的心情平復下來。

    等喬清風站在楚晴身側的時候,喬雨君確實要好上一些了,還略微有些忐忑的暗瞄了喬清風一眼。

    當看到那有些倔強的半張側臉時,心又跌了下去,眸光暗暗。

    “清風,這事兒可是你的不對,雖然你是為了你姐,但做事不可以這麼毛躁,得一步一步來。”楚晴開口的第一個對象便是喬清風。

    在一旁本等著楚晴說教喬雨君的喬清風一臉的愕然,半晌才不可思議的道︰“楚姐你”不是也不贊同的嗎還未說完,便被人打斷。

    “你擔心你姐,是對了的,畢竟那個人又不知根又不知底,除了救過雨君以外,我們別的一概不知,可你也不能這麼莽撞的直接上門想將別人一頓打啊,萬一那個人是個好人這麼辦?那這不就等于是害了你姐嗎?”楚晴皺著眉,滿臉的不贊同。

    听的喬雨君在一旁暗暗點頭。

    喬清風正在抓耳撓腮中,有些不明白楚姐這反轉所謂何意。

    “不過”楚晴翹著眉,微停了一下,在接受到兩個目光時,才又道︰“不過,既然你姐真的喜歡的話,我們不妨再觀察觀察,同時也可以通過別的途徑去更多的了解這個人。”

    “如果這人是好的,自然是皆大歡喜,如果這人不是個好的,你姐也能早做決斷不是?”楚晴的眼眸雖是看著喬清風,但話頭卻直對喬雨君。

    很明顯,這話是在問喬雨君。

    喬清風那苦惱的雙眸一亮,有些明白這楚姐這麼說所謂何意了,隨即略帶別扭,又略帶期待的暗瞅著喬雨君。

    趕驢子上馬就是這個道理。

    喬雨君已然听了出來,可是現在的她對蔣毅南滿懷信心,所以想也不想的便出口︰“要是他真不是個好的,不用你們來,我自個兒就先斬斷情絲!”

    “不過啊。”喬雨君眉目含笑,話語篤定,“想必你們再怎麼也是找不出他半點不好的,因為他本身就是個完美的人。”

    喬清風︰“”

    楚晴︰“”

    這特麼的就夸上了。

    楚晴定了定神,大口的深呼吸了一次,才忍住那想挨上喬雨君腦袋瓜的手,皮笑肉不笑的道︰“希望真的能如你所言。”

    “那必須的如我所言。”喬雨君再次篤定,眼中有著愛意泛濫。

    “別到時候真有個什麼問題,被打臉打的太爽。”喬清風雙手交叉,諷刺一笑,“到時候就算你想找我借個肩膀,我也不會借給你靠!”

    喬雨君有些牙根癢癢,但到底還是因為剛剛的事兒沒說出口。

    “那這事兒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清風會去觀察,這事兒你可不能管!”楚晴一錘定音,其余兩人均無意見,妥妥的點著頭。

    “好,這件事說完了,我們又來說另外一件事。”楚晴沉聲道。

    “還有什麼事?”喬雨君疑惑的問。

    “當然還是你的事。”楚晴想也不想便回答道,“剛剛,雖然清風是莽撞了些,但也確實是關心你,而你,卻為了不想讓他去,說出了那麼傷人的話,你不覺得你應該說些什麼嗎?亦或者,你想讓這件事像根刺一樣插在你們兩人中間?”

    “雨君,你要知道,想讓人不那麼做的辦法有幾百種,甚至幾千種,這里面甚至有很多很多可以和平解決的辦法,而你卻選擇了最極端的那一種,清風還能耐心的在這听你的事兒已經算是很好的了,要是我,管你是誰,二話不說就走掉。”

    “只因,你說的話太傷人了,就連我這一個外人都知道那話是極重的,現在你能明白,你在清風的心中份量到底有多重了嗎?”楚晴一句又一句的輕柔話語傳來,讓喬雨君听的很是羞愧難當。

    喬清風眸色微斂,一聲不吭。

    喬雨君在那話脫口而出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但說出去的話就如同那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而她之前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才那麼的沉默,現在楚晴給了她這個台階,她是怎麼也要爬的。

    喬雨君抬起那張躁紅了的臉,輕輕移步,來到了喬清風的跟前,見他還無動于衷便扯了扯他的衣袖,誠懇又帶著悔意更帶著些許哽咽的聲音響起︰“清風,是我錯了,我不該那麼說,更不該傷害到你,真是對不起,希望希望你能原諒我。”

    “我剛才,剛才是羞極了,才會這般的說話,是我,是我不對,我該死,我怎麼能說出這麼討人厭的話。”喬雨君見喬清風頭都沒抬,那聲音更是帶了一些顫抖,豆大的眼淚一滴接著一滴從她的臉頰上滑落了下來,看著很是淒涼,眉目間也盡是悔意。

    在此刻,她真真是恨死自己了。

    听著那道明顯啜泣的聲音,喬清風猛的抬起了頭,就看到了一向堅強的姐姐哭的跟個淚人似的,那低落的淚珠像是火一般的燙傷了他的心,這讓他有些舉止無措,腦袋發懵。

    “你還杵這兒干什麼,還不趕快過去安慰你姐。”楚晴捅了一下那個半晌沒個動靜的人,也是夠心累的,這和事佬當的可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