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2章 玩脫了

    數百里外。

    金泰天撞擊地面後接連翻騰,最後砸出一個地坑。

    周圍塵霧翻涌,碎石如雨般灑落。

    他猛烈搖頭,張口再次噴出鮮血。

    胸口的坍塌的非常嚴重,黃金心髒都碎了,渾身鮮血失控亂竄,讓他痛苦更震驚。

    雖然沒了黃金鎧甲護體,但是黃金戰軀是宇宙公認的頂級戰軀,堅韌程度堪比混沌戰軀,竟然被一擊碎了胸膛?

    但是,金泰天的怒火壓過了痛苦和震驚。

    他是金泰天!

    他是神話星球十二星天之一!

    一拳就被轟飛?他顏面何在!

    “混賬……你們都要死!”

    金泰天怒火中燒,顧不得痛苦猛地翻騰起來,踏步沖天。

    但是,就在這剎那之間,在他暴怒到意識混亂的特殊時刻,一道寒光從身後閃過。

    金泰天猛烈彈起的身子繼續上升,腦袋卻滾了下去。

    朱古力出刀如閃電,刀鋒更是鋒利至極,揮手間斬下了他的腦袋。

    與此同時,一只白毛豬出現在高空,張口吞下了正在騰起的無頭身軀。

    “恁好啊。”

    朱古力隨手抓住金泰天的腦袋,在面前晃了晃。

    金泰天愣了下,我不是彈起來了嗎?怎麼回事兒,我的身體呢!

    朱古力對著金泰天眨眨眼,提著腦袋退進了虛空里。

    嚕嚕獸吞下金寒天的無頭身軀,也在第一時間隱入虛空。

    點石火光間的變化,沒有引起遠處的注意。

    “肥豬,放我出去!”

    金泰天的靈魂發出憤怒的咆哮,龐大的戰軀炸裂般的暴動。

    欺人太甚!

    之前是鎧甲被卸了,今天又是被一拳轟飛了,緊接著特麼的被豬吞了?

    他堂堂金泰天,被豬吃了?

    轟隆!

    黃金能量暴動,如汪洋翻涌,激蕩四面八方。

    嚕嚕獸的身軀吹氣球般鼓脹起來,但是他搖頭擺尾,硬生生的壓了回去。他的內部自成空間,開始層層擠壓,一層比一層猛烈,一層比一層沉重。

    金泰天身軀堅硬,千錘百煉,幾乎堪比青銅詭像,這樣的鎮壓正常很難把他碾碎,最多是壓住。但是,他的胸口碎裂了,而且碎裂的非常嚴重,相當于完整的戰軀出現了缺口,空間的層層擠壓率先從那里出現了缺口。

    渾身里失控的金色鮮血源源不斷沖擊胸口,如潮水般噴涌而出,胸口周圍的骨頭也接連碎裂,蔓延到了脊椎部位。

    “放我出去!”

    “偷襲算什麼強者!”

    “放我出去,我要跟趙子沫打!”

    “你這頭肥豬,放我出去……”

    金泰天屈辱怒吼,瘋狂演變生命之氣想要愈合傷口,卻扛不住嚕嚕獸的持續擠壓。

    空間在從無限大,層層疊疊的回縮,到了幾千里、幾百里、幾十里……

    金泰天挺拔肥碩的戰軀完全變了形狀。

    這不是從天而降的壓制,而是四面八方全方位的壓制,所以身體里的鮮血從各個部位涌入胸口,接著全部噴濺出去。

    短短十幾分鐘而已,金泰天被放干了鮮血。

    沒有鮮血的滋養和調理,骸骨的崩塌難以控制,數量越來越多……

    最後的最後,金泰天被活活碾壓成了一個球,一個混著內髒骸骨和血肉的球!

    任憑掙扎暴怒,都難以改變局面。

    “金泰天呢?”

    金寒天和金清天找到金泰天崩開的大坑,卻不見了人影。

    “人呢??”

    “金泰天!!”

    他們呼喊了會兒,突然有種強烈的不安。

    以金泰天的性格,剛剛承受了那麼大的屈辱,不可能忍住,早就已經爆發了。

    但是,人呢?人呢!!

    一個最糟糕的可能性,也是唯一的可能性,金泰天被帶走了。

    被誰帶走?

    誰敢襲擊金泰天?

    誰又能輕易卷走帝級的金泰天?

    朱古力!嚕嚕獸!

    空間大帝跟空間帝獸的組合!!

    他們倒吸涼氣,剛剛只顧著跟秦焱對峙了,竟然短暫的忘了趙子沫和朱古力。

    金泰天的突然落單,給了朱古力絕佳的機會。

    等等,朱古力和趙子沫剛好就在這附近?

    是听到聲音後,急忙趕過來的,還是……

    他們顧不得想那麼多了,趕緊催動金輪,尋找朱古力和趙子沫的痕跡。

    但是,天地間還是沒有道痕,空間扭曲錯亂,嚴重干擾著他們的探查。

    “離開這里!”

    “趕緊離開這里!!”

    金寒天都罕見的焦躁。“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找到他們!”

    難以想象金泰天被困住的後果。

    沒有了鎧甲,實力銳減,又遭到了重創,正是最脆弱的時候。

    如果被朱古力帶到幾十萬里,百萬里之外,輕易就能把金泰天徹徹底底的抹殺掉。

    “不要亂了陣腳!”

    “是危險,也是機會。”

    “這片廢墟從空間到自然能量都變得枯竭,如果在這里堵住他們。趙子沫和三足蟾的實力將難以發揮出七成。”

    金清天神情泛冷,突然高舉金輪,爆發出萬道強光,照透萬里山河。

    “嗡……嗡嗡……”

    千里之外,正在橫渡虛空的朱古力和嚕嚕獸,以及三千多里外,正在蟄伏的趙子沫和三足蟾,渾身都爆發出澎湃的金光。

    那是當初在帝級星球上的時候,大量黃金戰族的強者用生命給他們留下的印記。

    這種印記能持續的引導著輪盤,鎖定著目標。

    金泰天他們就是憑借這個印記,追蹤了上百年。

    但是現在,金清天要徹底燃燒那些印記,跟她的金輪產生感應。

    這種燃燒釋放的金光能穿透所有的封印和阻遏,唯一的缺陷就是持續的時間會很短,而且燃燒過後,就徹底消失了。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現在必須放手一搏,如果能鎮壓,就算徹底解決了,如果解決不了,被他們跑了,以後想要再抓住他們就難了。

    “找到你們了!”

    “你射殺朱古力!”

    “趙子沫交給我了。”

    金寒天注意到遠處的強光後,果斷騰空。他金光燦燦的額頭上竟然裂開了六道縫隙,像是生生撕開一般,金血橫流,染紅了臉頰,六道縫隙劇烈開闔,竟然出現了六只眼楮。

    眼楮里面金光澎湃,化作漩渦,猛烈旋轉。

    “你們這是自投羅網!!”

    金寒天尊貴強悍的氣勢竟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尊貴百倍,強悍威嚴,他上下八只眼楮剎那圓瞪,金光如潮,爆射天際。

    這是極致的光速,無視空間的桎梏,三千多里的距離竟然短短幾息便抵達。

    金光前端猛烈震蕩,先是化作驕陽,熾烈而澎湃,剛猛更霸烈,緊接著驕陽演變,竟然出現了雙翼。

    金烏!!

    八只金烏,振翅暴擊,聲斷天地。它們挾焚天滅地、逆亂陰陽之勢,交錯著撲向了趙子沫和三足蟾。

    “得!弄巧成拙了!”

    趙子沫跟三足蟾對視一眼,搖了搖頭,但出手毫不含糊。

    三足蟾胸腹翻涌,噴出水潮化作汪洋,這是種極致的演變,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在八只金烏殺到的時候,暴增的汪洋沖天翻涌,重重疊疊,演變大浪三千重……

    轟!!

    八只金烏迎面撞擊。

    金光烈烈,高溫灼燒萬物,輕易便洞穿第一重巨浪,緊接著第二重第三重……

    他們摧枯拉朽般的橫行暴擊,至陽至烈,霸道無邊。

    但越是往後,海潮越是澎湃越是洶涌,像是道道水牆,通天達地。

    趙子沫及時釋放出雷潮,瞬間席卷洶涌的汪洋。

    水引雷潮,雷借水勢。

    浩瀚汪洋全面沸騰。

    層層疊疊的水牆充斥雷潮,威勢暴增!

    八只金烏迅速聯合,聯合突擊,繼續橫行在雷潮和汪洋之間,展現太陽之勢,澎湃無盡的剛猛之威。

    轟隆……

    沉寂的廢墟瞬間暴動。

    汪洋在低窪處奔騰,雷潮在汪洋里肆虐。

    三足蟾發出低沉的蛙鳴,每一聲都帶動汪洋劇烈暴動,以一種復雜的律動,律令萬里汪洋。

    趙子沫雖然不能再借用天地間的雷元力,但依舊高舉魚竿,從浩瀚天幕引發天威,鋪天蓋地的鎮壓著金烏,更從汪洋掀起狂躁的雷鯨,撲殺著太陽金烏。

    “趙子沫,三足蟾!決一死戰吧!!”

    金寒天手持利劍,踏裂空間,渾身金光澎湃到極致,以驚人的速度殺向了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