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鵲橋

    王英雄也沒想到殺人劍無視防御的屬性觸發了,話說3的幾率確實比1要容易觸發的多。

    眼中含笑的王英雄陡然力量激增,直接使用了百倍力量,大力之下帶動著殺人劍快速移動。

    只听噌的一聲,那是刀刃與空氣摩擦的聲音。

    王英雄直接一刀將錢承林分為了兩半

    收刀後退,王英雄饒有興趣的看著錢承林。

    被斬成兩半的錢承林目光愈發的陰狠,臉龐也更加的扭曲。

    若是其它生靈,即使再強,被分成兩截也基本沒命了。

    但錢承林被斬斷的地方只是流出一些紅色的血液,然後就發出綠色的柔光,分割處的血肉在快速愈合,只是十幾秒鐘的時間,他的腰部除了整齊裂開的衣服之外,根本沒有受傷的痕跡

    被困的趙復們都驚呆了,本來以為王英雄就夠強了,一刀就把這狗屁錢老給斬成兩半,但現在這錢老竟然一點事沒有。

    “有點意思。”

    王英雄微笑著點頭,看樣這不死是挺強的。

    而後王英雄一招手,陣陣雷紋浮現空中,天地之中的雷元素瘋狂涌來。

    不過王英雄沒有等雷雲凝聚成型,而是直接以靈力驅動天地中稀薄的雷元素。

    轟

    陣陣紫雷劈下,如同天怒。

     里啪啦

    但以金剛盾護體的錢承林卻硬的可怕,而且還不畏懼紫雷。

    雷光只能在他身體表面炸響,化為散落的雷弧。

    雷弧肆虐,雖不破防,但仍舊攻擊著錢承林,在他體內插入一根又一根的靈力之矛。

    片刻功夫雷雲已經成型,而王英雄也停止了攻擊。

    看著錢承林,王英雄說道“現在求饒做我的奴僕,我可以饒你一命。”

    錢承林滿臉不屑“就你先破我的防再說。”

    王英雄搖了搖頭,一臉的可惜,他就喜歡這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人。

    “爆”

    王英雄嘴角輕啟,聲音不大,但一旁的趙復就忍不住顫抖起來,那酸爽他可是很有感觸。

    原本還笑靨如花的錢承林一瞬間臉色就變了,身上金色光紋浮現,那是木質紋理,如同植物的經絡一般。

    此刻錢承林感覺到體內劇烈的撕痛感,那是比被人砍斷肢體更加強烈萬倍的痛苦,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爆開了一般。

    “治愈”

    錢承林體力靈力狂涌,金色木鎧上分泌出一絲絲綠色能量流入體內,那是生命能量。

    王英雄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錢承林抵御撕裂,並沒有趁勢攻擊,因為他不想錢承林死,王英雄想收服他。

    在當初選擇收服趙復的時候,王英雄心念就發生了一個轉變。

    既然這片大陸擁有能控制生靈的命運天賦,那他也要擁有這種命運天賦,再遇見有天賦的敵人就不用選擇殺死了,降服為自己賣命豈不是美哉。

    畢竟王英雄心中還惦記著龍脈呢,那可是五爪金龍的老巢,九階生靈數不勝數,他不多弄點強力手下,怎麼能在氣勢上壓制五爪金龍。

    所以面對擁有這麼優秀契約木靈的錢承林,王英雄怎能忍心殺死呢。

    久久,錢承林憑借著金剛盾帶來的超強防御和治愈,在消耗了不少靈力之後終于挺過了撕裂。

    王英雄再次勸說道“我已經在你體內種下了印記,若不想時刻承受這種痛苦那就乖乖的做我手下,不然你就直接化為碎末吧”

    “做夢”錢承林冷哼一聲。

    王英雄剛想動手給他來個狠的,突然感覺腦袋有些昏沉,然後就听到叮的一聲響。

    “吸收迷幻”

    在王英雄眼前清明時刻,就看見錢承林手握一個如三稜軍刺一般形狀的毒刺已經刺在他脖子前

    叮

    毒刺刺在王英雄的脖子上,而後王英雄脖子上突然浮現出一層岩石。

    看見岩石,錢承林就知道不妙,趕緊後退,但此時王英雄大刀已經劈了過來。

    咚

    這一刀並沒有觸發殺人劍增益,所以只是在巨力之下將錢承林砍飛了出去。

    迷幻迷幻意識,使之昏睡。

    看著被吸收項圈吸收的迷幻的介紹,王英雄微微一笑,直接來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將迷幻送給錢承林。

    但錢承林中了迷幻之後並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有些震驚的看著王英雄,好像不明白王英雄為什麼會使出他的命運天賦。

    “隱匿”

    錢承林狠狠的看了王英雄一眼,然後周身光芒一滅竟然原地消失了

    “錢老”而此時那兩個原本站在錢承林身邊的八階神賜者突然哭了出來。

    這一下把王英雄都給整蒙了,啥子意思

    雖然此刻王英雄面容疑惑,但在二人看來那是凶神惡煞,頓時不敢再吱聲。

    他們之所以這麼崩潰,那是因為他們知道錢承林打不過王英雄,使出隱匿就是想逃跑了。

    想當年他倆抓捕錢承林的時候,錢承林也是丟下了他當時的隨從使出隱匿跑了,而後被他倆抓住的隨從只是一周的時間就全身潰爛而死

    而現在他們也如當年錢承林的隨從一樣服用了腐靈液,被錢承林控制住,若是一周之內沒有錢承林的解藥,他們也會潰爛而死

    但此時他二人不知道的是,錢承林的隱匿只是讓其它生靈看不見,並不是直接逃走了,所以錢承林現在還在船上,只是在慢慢的移動腳步遠離王英雄,向著船邊緣走去。

    此刻王英雄笑了,一上來他就對錢承林使用了千玨之印,此刻在旁人眼中消失的錢承林卻被王英雄清楚的看著,由外而內,沒有一絲隱藏

    只是片刻錢承林就走到了船邊,然後體內靈力涌動,而後直接打開了一座橋,一個架在空間中的橋

    “鵲橋”

    王英雄沒想到這鵲橋竟然是個空間系命運天賦。

    “空間封禁”王英雄一聲輕喝,既然知道是空間通道,那斷然沒有讓他逃跑的可能。

    在王英雄面前玩空間,那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嗎,畢竟王英雄也是掌握了好幾道空間規則的人,豈能讓他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