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全盤掌握

    ,最快更新財閥小嬌妻︰謝少寵上癮!最新章節!

    第1442章 全盤掌握

    花荏苒手指交纏著裙擺低著頭,“我爸爸還想讓我出國深造。”

    “如果你不適合,我會選擇其他的女人來當未來南國第一夫人。”

    花荏苒一听南墨要娶別的女人,她著急的說︰“我可以邊做邊學習。”

    南墨嘴角細不可查的勾起淡笑,他誘拐著花荏苒問︰“學什麼?”

    “學習如何做好南國皇妃,未來的……第一夫人。”

    南墨眼皮微微下壓,眼神迷離的看著身邊的女人,“荏苒談過戀愛麼?”

    花荏苒心髒撲通撲通的跳,接著搖搖頭,“我家教比較嚴格,所以……”

    “荏苒有喜歡過的男人麼?”南墨還維持居高臨下的身份,壓迫著花荏苒將她的情史交代清楚。即使逼著她說,自己也要全盤掌握。

    花荏苒崇拜這個男人,戀慕這個男人,他的語氣讓自己緊張,老實巴交的全部交代了。“有。”

    南墨眼皮再次微壓,帶給她無盡壓力。

    她竟然有喜歡過的人!

    接著,花荏苒顫抖的聲音問︰“皇子算麼?”

    瞬間,南墨嘴角的笑容拉大,“算。”

    確定關系了第二天,立馬訂婚。

    花伯爵沒想到他明明是以退為進的想讓皇室撤銷婚約,結果讓女兒坐實了皇妃一位。

    國王的書房,南墨看父王,他顯然將花伯爵的話听到心里了。正開口準備退婚時,南墨忽然說︰“皇室下的婚約豈能說退就退,歷史上只有一種皇室婚約可以作廢,那便是伯爵謀反。花伯爵,你還要作廢麼?”

    花伯爵內心︰早就知道小皇子睿智不好騙,任何人的小動作在他眼中就是光禿禿的一片。

    “小皇子,小女能入了你的眼是她的榮幸,但是年紀真的尚小。”

    “沒有但是,她入了我的眼,即使未成年我也等她成年。何況23可婚嫁,可生子。”

    花伯爵無功而返,回到家唉聲嘆氣好久才逐漸撫平閨女當皇妃的這個現實。

    同僚對他說︰“我女兒如果能入了小皇子的眼中我家就放鞭炮慶祝了,你家福氣光顧 出了個皇妃你卻整日唉聲嘆氣的真不知足。”

    他這個伯爵說實話心里對女婿還是十分介意的,他太聰明,自己無法拿捏,以後南墨欺負女兒了怎麼辦,萬一立二室怎麼辦?

    南國婚姻律法對女人而言是個不公平的存在。

    花伯爵的心啊,一到晚上就難受,心里想的都是如何戳黃女兒的婚事。

    外邊忽然悉悉率率的,原來是小皇子想讓女兒進宮陪他。

    “不許去!”

    花荏苒說︰“爸爸,墨肯定是受傷了。”

    “受傷了也不許去,他是男人,你是小姑娘家的你去了名聲還要不要了。”

    一邊的隨從,“花伯爵這是小皇子的命令,半個小時內必須見到花小姐,抱歉。”

    說完,她拉著花荏苒上車去皇宮。

    氣的花伯爵夠嗆,坐在客廳不閉眼一直等女兒回來。

    到達皇宮,去到南墨的臥室。

    他裹著睡袍在床上看書,見到花荏苒,他說︰“遲到了1分鐘。”

    花荏苒去到床邊,一把掀開他被子,手去扒拉他的睡袍檢查他的身體,“你那里受傷了?”

    南墨擒住她的雙手,“這麼主動?”

    “你這麼晚叫我來,到底那里傷到了?”

    “沒有受傷。”

    南墨下床,將衣服重新整了一下,他拿起沙發上的雞蛋遞給她,“北國的義母說這是神雞下的蛋,吃了能開心,重點是讓你吃。”

    花荏苒走過去,“你,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讓我吃雞蛋?”

    “不止雞蛋。”他把從北國帶來的禮物都分了一半給花荏苒,“北國的義父義母給未來兒媳婦的,嫌棄麼?”

    花荏苒看了看搖頭笑著說︰“北國的義父義母還挺可愛的哇,仿佛你是游子外出,給你各種吃喝的,你給我一半她們會生氣麼?”

    “不會,你以為他們給我雞蛋是干嘛的。”

    花荏苒耿直道︰“讓我給你下‘蛋’。”

    南墨夸獎,“不錯,什麼時候下?”

    花荏苒害羞的低著頭,“還沒結婚呢∼”

    南墨好心情的大笑,這一刻他想將婚事提前了。

    將東西分給她,花荏苒準備走。南墨忽然攔著她的腰在她的唇上纏綿廝磨,“荏苒東西放下,明天再走。”

    “不∼我爸還在家等著我。”

    南墨喉結滾動,理智起身。為她整了整衣服,“明天來皇家找我,花伯爵要去潿洲檢查當地的稅務,幾天不在家。”

    花荏苒臉紅點頭。

    “到時候我叫人去接你。”

    “可是你也在忙,我來會打擾到你。”

    南墨將她面前的一縷長發別在她耳後,“不會,你現在就可以練習幫我處理公務的能力了。晚上吃過飯,直接在這里……嗯?”

    花荏苒羞澀的點頭,“嗯,別人會不會說什麼?”

    “誰敢?”

    花荏苒︰“我爸。”

    “他不敢。”南墨一天未見花荏苒,他拉著花荏苒坐在沙發上讓她陪自己聊天。

    花荏苒道︰“墨,我該回家了,要不然我爸會瘋的。”

    南墨看了眼手表,“讓人送你。”

    花伯爵在家里氣的準備去皇宮找女兒的時候,她提著一大袋的東西自己回來了,“爸,你還沒睡啊。”

    “這是什麼?”花伯爵指著那些東西。

    花荏苒說︰“這是墨在北國的義父義母給我準備的禮物。”

    “就取個雞蛋,紅棗,臘肉……這些?皇宮是多缺人,來傳喚你的時候那些佣人也能將這些東西給你帶過來還讓你親自去一趟皇宮?”花伯爵敢氣不敢言。

    女兒嫁人也有兩面性。

    高嫁,男身份太高自己不敢出言教訓。南墨是自己未來的上級,別看自己是老丈人,也得縮著不敢挑毛病,女兒以後也會是自己的上級。

    下嫁,自己看不起。

    花伯爵憂愁,女兒嫁給誰比較好?

    管家出沒,安慰花伯爵,“你現在想這些還有什麼用,荏苒已經是公認的南國皇妃了。”

    “唉,管家,我就這一個女兒。”

    管家︰“荏苒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吃不了苦。”<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