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前往草廬居

    “轟!!”

    陰陽界入口外,一處空地上,七個茅山道士結成的大陣中心,突然涌出一條火龍。

    那道站在大陣中央的身影,似來不及躲閃,被無數岩漿淹沒。

    劉一封七人見此大喜。

    “此人從六師叔祖手里逃脫,一定耗盡法力,無法再用雷遁!”有一人大叫,目中滿是激動。

    數日追殺,目標若非精通雷遁,早已被他們聯手拿下,如今見到這一幕,只覺多日辛苦沒有浪費。

    本源血煞氣啊。

    只要得到,就能再續幾十年陽壽,相比之下,數日辛勞算得了什麼?

    正當激動,一道身影從火光中破出,手持一柄血劍,斬向一人!

    “小心!”

    劉一封大喊,他保持著警惕,此時手一揮,調動大陣之力,欲將目標重新攔回。

    可這一次,被他們當做目標之人,再也沒有停頓,而是無視了陣法攻擊,一劍斬出!

    “嗖!”

    被斬之人終于放棄陣形,一個閃身出現在十米之外。

    可是,他身形未穩,一人自身旁出現,一劍斬了過來!

    來不及躲閃,此人大口一張,一道血劍自口中飛出,射向敵人。

    此劍由他心血養成,乃是一門禁術,動用時需損耗本源精血,但威力極大。

    此時他來不及躲閃,只能以攻代守。

    攻敵所必救。

    除此之外,其余幾人也紛紛出手,攻擊目標。

    只是面對多道攻擊,陳子文面無表情,任由血劍等攻擊落在身上,一劍將那人斬殺!

    嗖!

    斬殺一人,陳子文發動雷遁,仿佛絲毫未受攻擊影響般,出現在另一人身邊。

    “怎麼可能!”

    被陳子文近身那位,親眼見到師弟之死,顧不得憤怒與傷心,法訣一掐,激發一張血符。

    刷!

    血劍斬下!

    那人身體一刀兩斷,隨即化為一張碎裂的符,自身則出現在另一位茅山道人身旁。

    嗖!

    陳子文雷遁之下如影隨形,血劍將兩人籠罩!

    “死來!”

    這時一人同樣施展雷遁,出現在陳子文身後,手中綻放出耀眼的電光,朝陳子文後心轟出——竟是石堅的《閃電奔雷拳》!

    相比石堅,此人于靈氣充沛時使出此術,威力不可相提並論。更不用說,此人使得是請神手段,實際轟出此擊的,乃是一位已故仙師。

    只是陳子文毫不在意,任由“閃電奔雷拳”轟擊,血煞氣毫無保留地用于攻擊,一劍將原先目標、包括另一人斬飛出去。且不等二人落地,陳子文施展雷遁,憑空出現在二人身後,兩條血色手臂筆直刺穿二人身體,一把抓出兩枚金丹。

    “左師兄,岳師弟!”

    劉一封大吼。

    他雙眼發紅,不敢置信地看著死去的二人,想要沖上前,卻努力壓下沖動,朝另幾人大喊︰“逃!”

    劉一封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一轉眼七人死了三人,直覺告訴他,再不想辦法逃,就死定了。

    這一刻,幸存下來的四人再沒有了惦記本源血煞氣之念,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逃命。

    本該被六師叔祖擒下的目標,突然出現,還變得強大到無視攻擊,不由讓幾人心中浮出一個念頭,莫非六師叔祖被殺了?

    這個想法令幾人毛骨悚然。

    一時之間,再無士氣,幾人分別動用最強逃命手段,各自分散開來。

    其中姓張的老道迅速劃破空間,動用雷遁,遁入虛空。

    只是他剛離開,一道身影便同時消失,憑借著空間波動,迅速追去。

    張老道自五里外出現,臉色忽然一變,立即再度動用雷遁。他剛一消失,陳子文面無表情的身影出現,然後再度沒入虛空。

    二人數秒內遁出三十里,一道血光劃過,張老道被斬入大地。不及起身,眉心被一顆子彈洞穿。

    一條血色手臂抓起尸體,同時身形沒入虛空,轉眼回到陰陽界入口。

    “跑得挺快。”

    陳子文丟下尸體,目視一處方向,一個雷遁出現在一人面前,不等對方開口,血煞氣化劍朝其斬去。

    數秒後,地上又多了一具尸體。

    一連殺死五人,陳子文浮到空中,衣服上無數眼楮圖案眼珠不停轉動,可沒看見一人。

    “遁走了?還是躲起來了?”

    陳子文尸氣浮動,根據望遠鏡的原理,變出數台高倍數望遠鏡,目光透過物鏡,掃視更遠處位置。

    終于,一道似拜月教主般飛速挪移的身影,出現在陳子文眼中。

    嗖!

    陳子文身影自空中消失,出現在那人身前。

    ——卻是劉一封。

    “六師叔祖呢?”

    劉一封見陳子文追來,迅速激發一張金符,臉色難看地問道。

    陳子文面無表情,嘴巴從手心裂開︰“死人沒必要知道。”

    說罷,血煞氣將其籠罩……

    一分鐘後。

    陳子文身形再度出現在高空,可惜這一次,終究沒有找到最後一人。

    也許逃走了,也許躲到地下,也許動用了其它神通。

    陳子文最終放棄,身子由尸氣包裹著,飛回陰陽界入口,將六具結丹之人的尸體抓著,一個雷遁,消失無蹤。

    ……

    一炷香後。

    距離陰陽界入口數里外的一處山頭,依然維持著元神出竅狀態的陳子文,筆直站在一台望遠鏡前,安靜注視著。

    忽然,陳子文眉心那只眼珠動了動。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陰陽界入口處。

    此人身穿道服,卻並非玉真子,而是一位長相不錯的男子。

    此人剛剛出現,即如察覺到什麼一樣,將目光投向陳子文。

    “唉。”

    陳子文心中嘆了口氣,望遠鏡化為尸氣,收回體內,同時身影一閃,消失無蹤。

    一口氣以雷遁連續遁行數百里,陳子文出現在一座陌生縣城中。

    站在原地靜等了一炷香,確定無人追來,陳子文元神回歸肉身,一雙眼楮恢復神采。

    “玉真子果然沒死。”

    陳子文頗有些遺憾。

    方才出現那人,斷然元嬰上人無疑,此人之所以到此,應是來相救玉真子的。

    陳子文一早懷疑玉真子沒死,可惜對方藏匿著,無法找到,所以陳子文才會在外蹲守。

    本打算蹲個十天半月,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茅山高人尋來。

    外界天地靈氣充沛,陳子文沒有自信勝過一名元嬰期,于是果斷離開。

    陳子文知道,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可心中仍是可惜。玉真子活著,卻選擇藏匿不出,甚至陳子文離開後,亦不敢遁出陰陽界,說明他即使沒死,也一定極度虛弱,或受了重創。

    這種情況下,是抓住對方、獲得元嬰的最好機會,可惜此人太苟,選擇找人來接他。

    陳子文沒有因為在陰陽界完虐了玉真子,便以為自身能勝過元嬰。陳子文心中明白,自己之所以能贏,一是因為陰陽界環境特殊,對方發揮不出全部實力;二是由于雷劫到來,自己實力數倍提升。

    若是外界,即使引雷招來雷劫,雷魃也是遜色于元嬰的,至多打個平手。

    若無雷劫,陳子文即使還擁有血煞氣,也絕不會是元嬰級別對手。

    好在雷魃加上雷遁,陳子文若一心想逃,一般元嬰上人也絕對攔不住,這點又比雷魃厲害許多。

    陳子文認知中,如今的自己,硬實力差不多相當于半步元嬰。

    元嬰之下,幾乎無敵;

    元嬰之上,則需要天時地利,才能試試。

    “當然,憑著無限雷遁,我也不必那麼害怕元嬰了。”

    陳子文收起心思,背著背包與狙擊步槍,臉上五官扭曲,變成一個大帥比樣子,走出僻靜角落。

    找了個人問了問,發現已身在廣東。

    陳子文想了想,覺得自己殺了幾名茅山結丹修士,又毆打了一名元嬰,這個時候還是不要過于大意。

    正好草廬居士住在宜水縣,福地之中可防人感知,陳子文決定前往避一避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