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4章 沙神童子與太上道祖的洞府

    肖冬憶覺得這些歌吵耳朵,將專輯丟在一邊,繼續寫論文;至于周小樓這邊,正在宿舍群里開視頻,和幾個室友聊天。

    李思看著她,“小樓,燕京有那麼冷嗎?待在屋里還系著圍巾?”

    “你不懂,這是我家肖爸爸親自給我系的。”

    “小樓,你在燕京混得可以啊,什麼時候認了個干爹?”

    “什麼干爹,是我男朋友。”周小樓說完,又補充了一句,“未來的。”

    “你這什麼情況啊?”

    “你不懂,他可貼心了。”

    郭可可笑著開口,“爹系男友?”

    周小樓笑著,沒否認這個說法,“意意呢?怎麼開著視頻人沒了?”

    “來了來了。”甦羨意抱著一個小碗出現在鏡頭里,拿著勺子,喝湯吃東西。

    “這麼晚吃東西,你不怕胖?”李思打趣。

    甦羨意也知道這個點吃東西不好,只是陸識微吃得東西太香了,“對了,小樓,你和肖叔叔今晚怎麼樣?”

    “挺好的。”

    幾人聊了許久,周小樓在室內系著圍巾,都被熱出了汗,才戀戀不舍得取下,沖了個澡,躺在床上,撫摸著被他牽過的手腕,傻笑著入睡。

    ——

    結果,

    第二天一早,樂極生悲。

    剛起床,就覺得渾身無力,拿著溫度計亮了下,居然37度4,有點低燒,她翻找藥箱,找出退燒藥吞了兩片,出發去公司。

    硬撐了一上午,領導察覺她的異樣,讓她去醫院,下午回家休息。

    感冒發燒都很常見,她沒去醫院,打了車回到公寓,又吃了幾片藥,躺在床上,打開空調暖風,裹緊被子,讓身體發汗。

    後來,意識昏昏沉沉,就連公寓門被打開,竟都不知曉。

    甦琳剛開門準備換拖鞋,就察覺到了異樣。

    周小樓的包就丟在玄關處凳子上,換下的鞋也胡亂擱在門口,茶幾上還放置著藥片,臥室房門緊鎖。

    今天是工作日,她沒去上班?

    “小樓?”

    甦琳將行李箱擱在門邊。

    屋內沒有任何動心。

    甦琳推門進入臥室,一股暖氣撲面而來,周小樓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她伸手一探,這額頭燙得都可以烙餅了。

    “小樓。”甦琳拍了拍她的臉。

    她不理,只是抱著被子。

    甦琳找到體溫計,幫她測了下體溫,已經39度多,“小樓,醒醒了,我們去醫院。”

    幫她穿好衣服,甦琳帶著她打車到了最近的醫院——

    銘和醫院。

    她知道陸時淵就在這里上班,甦琳並沒聯系他,醫院里日常都是忙忙碌碌的,不是萬不得已的事,甦琳也不喜歡麻煩別人。

    直接幫她掛了發熱門診,在醫生建議下,做了血常規,安排她輸液。

    幫她安排了一張病床,周小樓便沉沉睡下。

    甦琳不停用手試著她的額溫,確定她已退燒,才松了口氣。

    她原打算今晚約甦羨意和甦呈見一面,明日就回康城,只是如今周小樓高燒,也不放心留她一個人,拿出手機,退掉了之前購買的高鐵票。

    【姐,你回來了嗎?我們晚上去吃什麼!】甦呈拉了個小群,只有甦家姐弟三人。

    【我最近發獎金啦,你們想吃什麼,我都請客。】

    甦羨意︰【獎金?你去做家教,還有獎金?】

    【厲爺爺,還有厲家那些叔叔嬸嬸,哥哥姐姐給的,他們家人都好實在啊。】

    【這年頭,送什麼都不如送錢包紅包,對吧!】

    他可太喜歡這種實在人了!

    由于某人近段時間,工作成績突出。

    厲家人對此,都想表示感謝。

    想要選個合心意的禮物並不容易,厲家人知道他與陸時淵的關系,便去問他。

    陸時淵只說︰“缺錢吧!”

    這就導致,甦呈收到了大大小小不少紅包。

    說是感謝表彰他近段時間的努力付出。

    考慮他還是學生,紅包數額不大,但甦呈已經非常滿足。

    甦羨意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某人笑得很放肆︰【他們給你,你就拿了?你怎麼好意思拿了工資又拿紅包?】

    【我拒絕過,我用盡全身力氣拒絕,可是……】

    【我如果不收,我覺得我會被打死!】

    甦羨意︰【……】

    甦琳︰【今晚可能吃不成了,小樓生病了,我在醫院陪她。】

    【生病?那我下班去看看她。】

    甦羨意捏著眉心,某人昨晚在視頻前上躥下跳,系著圍巾熱出汗,又脫了衣服嗨了半天,她會生病,也是有跡可循的。

    估計掛了視頻,某人自己又自嗨了半天。

    把自己嗨到發燒,你也是能耐。

    **

    甦羨意下班到了銘和醫院。

    她想著,探望完周小樓,如果她沒大礙,陸時淵下了班,大家還能一起吃飯,估摸著這個時間點,他也該下班了,給他打電話卻無人接。

    可能在忙吧。

    甦羨意停好車,剛進入醫院大廳,就看到聚了許多人,護士,醫生,保安……中間有人哭嚎,撕扯,外面則圍了幾圈人。

    “怎麼回事啊?”

    “說是昨天在這里做手術,今天人沒了。”

    “手術都有風險,家屬提前肯定被告知過,也簽了同意書啊。”

    “……”

    眾人議論著,家屬已經開始呼號。

    “……我丈夫做的是微創手術啊,進了手術室,結果肚子都被剖開了,過了一晚上,人就沒了,你們醫院不要想推卸責任。”

    “阿姨,我們沒有推卸責任,如果真的和手術有關系,我們一定會承擔責任。”

    有醫生解釋,“不過這需要經過檢驗。”

    “怎麼檢驗?你還想解剖我爸的尸體不成?”一個三十左右的男人叫囂著,“就是你們醫院的責任。”

    “人死了,還不讓人安生!你們醫院就是不想負責。”

    “死在你們醫院,就是你們的責任。”

    甦羨意站在人群外,看著家屬在地上哭嚎,內心復雜,周圍議論聲也越來越大。

    近年來,醫患關系本就緊張。

    此時已有人拿出手機開始拍攝。

    關于銘和醫院鬧出人命的相關視頻,也陸續在網上傳播開。

    ——

    此時醫院內的一個會議室內

    昨天參與過這場手術的所有醫護人員都在集中起來,負責主刀的黃醫生臉色發白。

    陸時淵和肖冬憶都在。

    他昨天的手術過程中,確實有操作上的失誤,這才導致微創手術變成了開放手術,不過手術最終還是很成功的。

    畢竟各科室主任醫生幾乎都在。

    黃醫生簡單說了下病人的情況︰

    “……患者有很多門釘淋巴結淋巴結和血管貼得非常緊,分離過程中踫到了動脈,才導致出血,手術可能會擴大創面,這點我提前也告訴過患者家屬,術前同意書里也有。”

    他的操作問題,主要是出血後沒及時找到出血點,病人情況忽然危重,這才慌了。

    當時也是陸時淵及時出現,找到出血位置,並幫助縫合破口。

    其余過程,都沒問題。

    術後他與患者溝通,也沒出現過任何不愉快。

    如今病人忽然過世,他也覺得詫異。

    這是他從業以來,第一次遇到患者身亡,對他震動非常大。

    “我今早查房時,他狀況很好,沒什麼異常。”黃醫生解釋。

    “這點我也能證明。”另一個醫生說道。

    “要確定他的死亡是否和手術有關,確定責任劃分和賠償標準,就只能進行尸檢,不過家屬不同意。”

    肖冬憶皺眉,“那他們想怎麼樣?”

    “要五百萬。”

    “……”

    會議室內一片肅穆。

    此時,有人匆忙敲門進來,“患者家屬在大廳鬧起來了。”

    肖冬憶看了眼陸時淵,兩人目光相遇,看來,這次的事情,不是那麼好解決的。

    ------題外話------

    今天更新結束~

    我覺得小樓和甦姐姐湊湊一起過吧,姐姐多靠譜啊,至于那只 ,還是讓他在瓜田里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