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蠑螈的高傲!

    听到這話,森蚺微微一笑。

    方才那幾針,是真的打偏了嗎?

    其實並不是,是森蚺故意那麼做的。

    如果直接被幾針奪了性命,豈不是便宜了螞蟥?

    “刀疤,你休息一下,這個人,我來!”

    森蚺並未多看那螞蟥一眼,只是淡然地對旁邊的刀疤說了這麼一句。

    刀疤直接點頭,架起了膀子,不準備再繼續出戰。

    這種行為,簡直就是無視了螞蟥的威懾力。

    這讓螞蟥非常的生氣!

    “既然你找死,不想多活幾秒,那好,我就成全你!”

    螞蟥說完,腳下一動,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快速的逼近森蚺。除了暗器之外,螞蟥的身手,也同樣詭異。

    他動起來之後,如同鬼魅,速度極快。

    不過。

    森蚺面對他,卻是以不變應萬變。

    他只是站在原地,握住了拳頭。

    耳朵微微一動,突然間,他的一拳,沖著自己的身後砸去。只听得怦然一聲悶響,夾雜著一聲慘叫,螞蟥的身影出現,只是,當能夠看到他身影的時候,森蚺的一拳已經把他砸飛了出去。

    螞蟥整個人,瞬間摔出去了十幾米遠。

    滾落在地上,他直接吐了一口血。

    他勉強的起身,盯著森蚺,一臉的不可思議。

    曾經的殺手榜高手,螞蟥根本不看在眼里,因為,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當時的殺手榜高手的實力。

    雨林之中,有專門的武術實力測試指標。

    他的實力,已經能夠碾壓以前所有的殺手榜高手。

    可為什麼會敗?

    就算對手也在進步,但怎麼可能進步的這麼凶猛?

    在他面前,螞蟥甚至都沒有能夠扛住哪怕一拳!

    這對于螞蟥來說,是不能接受。

    他掙扎著,站了起來。

    森蚺看著他,一步步走了過去,目光凜然。

    突然間。

    他腳下生力,快步逼近!

    在螞蟥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一把掐住了螞蟥的脖子,單手,直接將他個提了起來。

    “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嗎?”

    “趙元剛的死,是否與你有關?”

    這聲音,如同來自地獄般的呼喚。

    螞蟥雖然是個殺手,殺人無數,但是,他自己比任何人都怕死。

    此時,在這種情況下,他感覺到了被高手支配的恐懼,他甚至不敢去看森蚺的那張臉,他,在發抖。

    而森蚺的問題,他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不敢回答。

    可即便他不說,森蚺也能猜測到。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了!”

    這話說出來,螞蟥徹底慌了。

    他立刻說。

    “你知道的很少,其實,這件事情我只是參與了一點點而已,真正的罪魁禍首,並不是我,我只是迫于無奈,才幫了我們老大,不……是幫了蠑螈!”

    “迫于無奈?”

    森蚺反問,不過,他又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如果不是落在我手里,你會說,自己迫于無奈嗎?”

    這話,讓螞蟥啞口無言。

    不過,也在這一瞬間,他的目光之中,露出了半分狡黠之意。他被掐著脖子提了起來,但是,他的手並沒有被控制下來。

    他的手一動。

    居然再次射出一根鋼針。

    鋼針直逼森蚺。

    森蚺下意識的躲避,手上也不由得松開。

    而螞蟥獲得自由,連滾代拍的沖進了旁邊的綠化帶里。不過,他剛剛沖進去,就發出了一聲慘叫。

    接著。

    就看到刀疤,單手拖著螞蟥的一條腿,從綠化帶里走了出來。

    螞蟥還沒有死透,他還留一口氣。

    但是,很顯然在刀疤的一招之後,螞蟥也僅剩一口氣,已經奄奄一息。

    “這東西口中,打不出幾個響屁,直接殺了算了。”

    這時候。

    張易他們走了出來。

    走到森蚺那邊,張易詢問。

    “怎麼樣?”

    刀疤回答。

    “搞定了,這個人以前就是雨林的十八線高手,但是憑借暗器,傷過不少人。這些年有了一些實力,好像,還進入了雨林的殺手榜。”

    “不過,現在快死了!”

    “張先生稍等,我再補一拳,這狗東西就死了。這種害人的玩意,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說著,他就準備出拳。

    唐大元過來,立刻攔住了他。

    “稍等,這個人是殺手榜上的人,那肯定是蠑螈很器重的高手,要不然,咱們以他為人質,逼蠑螈亮出底牌!”

    森蚺直接擺了擺手。

    “不可能的。”

    “不管你手上的人質是誰,都不可能改變蠑螈的計劃。他這個人,陰險毒辣,如果他的手下敗給了我們,他就會認為他的手下,死有余辜。現在的螞蟥,在他眼里,已經變成了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了。”

    的確,森蚺和刀疤,對于蠑螈的了解還是很深的。

    他們說的,肯定不會錯。

    就在這時候,螞蟥居然又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刀疤余光一掃,他腳下生力,一步過去,一拳頭砸在了螞蟥的後腦勺上。

    這一拳。

    直接砸得螞蟥後腦勺凹陷下去。

    螞蟥連慘叫的聲音都沒發出,就已經倒下了。

    這次,他死的不能再透了。

    這時。

    張易看向幾十米外的綠化帶,沖著那邊喊了一聲。

    “出來吧,我早知道你躲在那里!”

    眾人都是一愣,他們並沒有察覺到那邊的動靜,當然,程虎很清楚張易的听力是非常厲害的,所以,他說那邊有人,那邊就肯定有人。

    程虎大跨步過去。

    果然,他一把就從那邊的綠化帶後,揪出來了一個人。

    一個年輕人,大約與張易同齡。

    墨汐看到這個人,不由得意外。

    “這是,石井龍介?”

    石井家族的第五繼承人石井龍介。

    從森蚺和刀疤打探到的線索來看,就是這個石井龍介把蠑螈從雨林那邊請了過來,同行的還有雨林的十大殺手。

    連石井龍介都來了,可是,為什麼沒有看到蠑螈?

    這就讓張易他們有些意外了。

    難道,他們對付花香路酒店,就只派了一個螞蟥過來?

    帶隊的,也只有石井龍介一個人?

    “蠑螈,果然還是那麼高傲!”

    “居然真的以為,他一個螞蟥,就能搞定我們,天真!”

    刀疤這麼說了一句。

    張易卻在盯著那邊的石井龍介。

    他感覺,石井龍介的出現有些奇怪。

    這個地方,已經是花香路酒店的內部大院了,如果他帶高手過來,作為繼承人的他肯定會選擇保護自己,而在外邊的車里等候。

    就算有什麼意外,他能夠直接開車跑路。

    可是,他不但沒在外邊等,而是自己一個人悄悄地走了進來。

    《我真的是撿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