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章 你不需要女人,你需要的是這個

    青眉倒是真心喜歡王袍,听王夫人說要將她的心上人關起來,不由也著急了,連忙說道︰“夫人只要大人在口頭上說幾句就是了,要是真的將他關起來,說不得我那姐姐又得說小女子的不是了。可憐小女子孤苦伶仃,和父親失去了聯系,還是大人體恤才將我收留的,我斷不能做那樣的事情。”

    “哎,真是個小可憐,這多大的事情啊,都包在本夫人身上好了。”

    有了縣令娘親的保證,青眉頓時覺得看到了希望,心里不由高興不已,連忙對王夫人盈盈一拜︰“任憑夫人做主,小女子只求頭她年輕,皮膚好。說她有個好兒子,真是好福分等等。

    王夫人淡淡的笑著,用過晚膳後,便是各自回房休息了。也不知王夫人是真沒看明白,還是假的沒明白,青眉眼里嘴里的虛情假意。

    也難怪她,自己的爹靠不上,滿心希望自己的心愛的男人可以給自己庇護。臨了又上演了這一出大戲。如果她自己不機靈點,找個靠山,以後的日子只怕是更加難過。也幸虧她選擇了王袍,沒有跟著自己的父親,不然現在她不知在何處逃難。在這里,最起碼,還能過上安穩的日子,無需整日提心吊膽的。

    且撇開王夫人此處的情況不說,卻說寧諾這邊,也是麻煩不斷,狀況頻出。孟天則他們走後,寧諾便在那一邊寫計劃書,一邊做一些部署,另外一邊等于浩甦醒,想看看他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如何。

    就連她對二姐的委屈都沒有管,以至于寧瓊過來說她了,說她怎麼不去勸勸寧薇。寧珞似乎早有準備,看似漫不經心,實則字字在理。甚至于,就連寧薇都在屋子里豎著耳朵听寧珞說話。

    只見寧珞說道︰“大姐,咱們也希望二姐好,讓他們冷靜的想想,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吧。是準備繼續別扭下去,還是好好的跟王袍過日子。要是前者,反正他們也沒有辦正式婚禮,不如就這樣算了,咱們另外找個二姐夫二妹夫去。”

    “那選後者呢?”寧瓊問道。

    寧諾答︰“補上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從此開啟他們的幸福生活嘍,當然不是他們兩人,是三人。我看了,那個劉小姐,人還可以,既然上天將這個人安排到袍哥的身邊,就有它一定的道理,如其怨天尤人,不若看著眼前的事情,將日子過好才是真的。”

    “哼,人家給了你什麼好處了,你不幫自己的親姐姐,倒是去幫別人了。”沒想到寧薇偷听了兩姐妹的話後,竟然耐不住性子跳出來說話了。

    “那好,你自己說,你想咋弄,你讓袍哥將劉小姐趕回娘家嗎?她的娘家已經被咱們一鍋端了,劉大人如今猶如喪家之犬,你說,你怎麼辦?”

    “我不管,反正我不想再看到那個女人。不行讓給袍哥退婚,咱們重新給她找一個好人家好了。”

    听到自家二姐說的這沒道理的話,寧珞真的有些擔心,二姐這腦子如此簡單,一根腸子通到底,真要過起日子來,怕是要吃虧。人家畢竟能文能武,一旦名分確定下來,那邊就能直著腰桿子了。

    “二姐你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畢竟她和袍哥是正經拜過堂,七媒八聘的用轎子抬過來的。說起來,你和袍哥倒是私定終身,哪怕是鬧到官府去,咱們也不佔理。”

    寧珞不說寧薇還兀自糊涂著,被妹妹這麼一說,她頓時嚇的快要哭將出來。“三妹那我咋辦啊,萬一她真的計較起來呢?”寧薇說完,那淚珠兒便兀自在眼眶里打著轉了。

    “咱們且做一場戲吧,你且這樣。”寧諾隨即附身在寧薇耳邊說了幾句,寧瓊挨著她倆也能听到。

    听完妹妹的話後,寧薇將信將疑,問道︰“這樣做就可以?”

    “嗯,你且這樣做吧,看看那個女人的反應如何咱們再做打算。”寧珞希望姐姐能得到幸福,不想姐姐一輩子不開心,婚姻對女人來說,就是第二次投胎。第一次投胎咱們沒法選擇,但這第二次投胎可得看好了,眼楮擦亮了,看準了。

    “薇姐兒,我覺得阿珞的意見可行,听阿珞的沒錯。”

    “嗯,既然你們都這樣說,那我就听你們的。”

    這邊姐妹三人正在商量著晚上吃什麼,還商量著給寧薇陪嫁之類的話,寧珞站在一旁看著姐姐們商量的激烈,她沒有多言。

    就在這時,大門外便是有人在敲門了。

    敲門聲一聲緊似一聲的,寧珞一听便知不是王袍。王袍沒敢這樣敲,不然等會有得好受的。

    “這誰啊,敲門敲得這麼急。”

    “大姐要不你去看看?”寧薇眼楮盯著門口,明明緊張門外的人要死,偏生又裝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讓人看了感到很是好笑。

    “我才不在乎誰來呢,哎,困死了,我回房睡覺去了。”見寧薇回自己房間去了,寧珞朝大姐寧瓊看了眼,笑著說︰“那大姐就辛苦點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著急。”

    寧瓊點了點頭去開門,等她開了門,好家伙,一二三四五六,竟然是一水的人。

    除了王袍跟著人群進了這個小院,還有王夫人身邊的貼身丫鬟,以及另外一群打扮齊整,很像是官家人身份的人,一個個板著臉,穿著一樣的衣服,側身讓開後,從他們身後走出來一名白衣白袍的俊公子。

    看到來人,寧瓊不由瞪大了眼楮,心里默默的心疼的三妹幾秒鐘。但又不得不開心,“白世子,你怎麼帶著你的人來了,你來可有事先知會我三妹?”

    王袍站在一旁可憐兮兮的看著寧瓊,想要進去,也被她攔住了。“慢著所有的客人,全部到客廳去,你們相見我二妹三妹,都得給個理由才行。”

    “我有預約,幾日前就說好了的,你去問問小珞珞她可曾記得表演的事情。”白俊今日氣色不錯,他那副風流俊雅的扮相,配上這小院的古香古色,倒是將這里增添了幾分顏色來。

    “你呢?”寧瓊看到那小丫鬟。

    “我是來找姐姐說事情的,是我家夫人來讓我告知的。”

    “什麼事情?”說完,那小丫鬟便是附身在寧瓊耳邊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听完後,寧瓊的面色便是不大好了,果然被三妹猜中了,那個女人挺會搞事情的,竟然去找了王夫人想讓她被自己當靠山。

    得虧寧珞前面跟她們事先說了,不然這會听到這消息,她的心也要氣炸了。

    “多謝姑娘,勞煩你回去轉告夫人,就說我們姐妹知道該怎麼做了。”

    “好,那我就回去了。”小丫鬟臨走時,還狠狠的看了白俊好一眼,乖乖原來傳說中那個痴情的白世子,竟然長了這樣一副天神共妒的容顏啊。

    不過想想咱家公子也不差,我還是喜歡自家公子。

    小丫鬟立刻蹬蹬蹬回去稟報了。

    “白世子請喝茶,稍等片刻。”寧瓊給白俊泡了壺茶,白瓷底的杯子,泡上翠綠帶著幾分花香的茶,還未喝就已經滿室茶香。

    白俊聞了這茶香甚至滿足的樣子,笑著說︰“這可是小珞珞做的茶,我喜歡的人,果真是心靈手巧。”

    旁邊的王袍听了不由一頭的瀑布汗,心道,你這小子,別顧著嘴上吹牛,等會阿珞出來了,定要你好看。

    “這位公子怎麼稱呼?莫不是也是我家小珞珞的追求之人?”白俊雖是世子身份,倒也不拿大,看到王袍穿著普通,卻也是器宇軒昂,想到他前面被晾在哪里,頗有惺惺相惜,同病相憐之感。

    王袍听了再一次瀑布汗,這次是大汗加面色發澹 揮珊鵲劍骸昂擼 憔偷弊盤煜碌哪腥耍 枷不賭歉銎 狹徵縲牡陌 螅 抑皇牆 泵妹枚眩 宜肥凳俏曳蛉說拿妹謾!br />
    “你夫人的妹妹,這麼說,你是姐夫了?失敬失敬。”

    “姐夫喝茶,那你剛才在外面站著是個什麼說法?”

    王袍看著白俊是一百個看不上,心道,阿珞這丫頭眼光果然不錯,這姓白的小子,除了身份尊貴一些,家里有錢,其他的也不足一提。

    “我幫她們看門啊,我在這里吹吹風不行麼。”

    兩人隨即同時低頭喝茶,其他的話也不用多說了,一個個都心知肚明。

    一會後,寧珞出來了,白俊顯得很是開心的樣子,寧珞看了看她身後之人的裝著,腦子里突然就想到了什麼。她上前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給白俊手里的也滿上了。

    兩手捧上向前,“多謝白世子仗義相救,今日的演出怕是去不了了。不過我手里卻有一個禮物想要奉上,希望你喜歡。”

    白俊听了寧珞的話,眉頭不由一皺,旋即轉身用眼楮瞪著他身後的人,怒道︰“是誰說漏了嘴,給我滾出來。”

    那些人听了頓時求饒︰“冤枉啊,咱們真的沒有多透露一個字出去,若是有半句謊言,天打五雷轟。”

    “不怪他們,我是聞到他們身上的味道。你也知道我的鼻子,非同一般之人,只要是我聞過的味道,定然不會忘記。”

    原來寧珞見了白俊後,就聞到她身後那幾人身上的味道,很是熟悉。再看他們手里握刀的手勢,仔細一想,便想到了。

    “聰明,不愧是我白俊看中的女人。”

    “別,白世子,我已經名花有主,還請你以後注意措辭。”

    “大姐,將東西送上來吧。”

    隨即便見寧瓊手里拿了一樣黑色物事。

    寧珞將之接了過來,左手突然握住一把刀,猛然對著那黑色物事扎了進去。

    旁邊的人,都是嚇了一大跳,不知道她要干嘛。然而寧珞手里的刀扎完後,那東西竟然自己自動愈合了。

    “咦,這個有意思,阿珞你是怎麼做到的?”白俊看到寧珞拿出來的還沒有成形的橡膠物體頓時被迷住了。

    “此物乃學名橡膠,遇水不濕,遇土不劃,遇木不折。抗壓,抗打,耐力好,關鍵是具有很強的浮水能力,除了火燒一樣東西都不怕。白世子我想這個才是你最需要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