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錦繡棄妻思兔_ 秋逸然番外2 木子書屋

秋逸然番外2

    “回府?”秋逸然一愣,“什麼意思?恕王要趕你出府?”雖然他們兄妹倆現在完全是貌合神離,但他絕對不會反對秋嫣然回娘家走動。所以,秋嫣然會這麼問,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恕王要休了她這個庶妃。

    秋嫣然搖頭︰“是我不想跟去西南。那邊不但窮,不久之後還會打仗,會有大批難民北上。”在她的記憶中,接下來幾年西北、西南、北邊都有戰事,連東南邊的海匪都趁機作亂,還是在京城里安全安穩。

    秋逸然眉頭緊皺︰“恕王待你不差。”恕王再落魄,也是個王爺,他這個妹妹竟然想脫離恕王府?腦袋壞了吧?還無情無義!再則,庶妃可沒有和離一說,只有被剝奪誥命驅逐出府。

    “差不差的,我都只是個庶妃而已,”秋嫣然不屑地冷哼了一聲,“王府準備南遷,王妃也有意放掉部分姬妾以節省開支。”當然,恕王妃倒是沒有想驅逐她。一來,眾所周知,她曾經于恕王有救命之恩;二來,她是有品級的庶妃,也不是恕王妃想趕就趕的。

    但是,恕王難得地為她著想了一次,婉轉告訴她,如果她想離開恕王府留在京城,他可以放她帶著嫁妝和私房銀子離開。雖然離開恕王府留在京城也很難再嫁,但至少可以過安穩日子不是?

    經過了兩世的種種遭遇,現在的秋嫣然只在乎日子過得好不好,對名聲、面子那些東西不屑一顧。頂著謀逆犯臣子女的名聲,尹知若姐弟幾個不是照樣混得風生水起?尹知若能翻身,她為什麼不能?雖然今生變數太多,但多活了一世的她還是比一般人多了許多優勢。不同尹知若作對,只把自己日子過好的話,她還是有很大把握的。她要掙銀子,掙很多很多銀子。

    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妹,秋逸然倒是一眼將秋嫣然的想法猜了個七七八八。不過,只要恕王不怪罪,他還真不是很在意同恕王府的姻親關系。跟著廢太子兩三年不是白跟的,他也有他的消息渠道,雖然不知道具體細節但他也能猜到祁貴妃和廢太子觸犯了皇上的逆鱗,甚至有什麼不能見人的隱情,否則恕王不會被連累到如此慘境。恕王妃的娘家世代受到皇家重視但這次皇上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了。

    如今祁貴妃和廢太子相繼畏罪自盡恕王又被遣往西南還得了“恕”這麼個尷尬的封號,哪里還有什麼起復的可能?只怕連當地的知府都不會將他放在眼里。

    秋嫣然見秋逸然好半天不說話,以為他不願意有些急了︰“我院子里的花用自己負責還有,那個陪嫁莊子的產出都歸公中。”她嫁進恕王府的時間不長,恕王對她新鮮感未過。救命之恩加上濃情蜜意她從恕王那里得到的珠寶和財物倒是讓她積累了不少私房甚至還添了一個莊子和一個鋪面。听恕王話里的意思如果她想離開王府留在京城恕王還會再給她五千兩銀子貼補以後的生活。

    “秋家已經給過你嫁妝自然沒有再養著你的道理能讓你回來住也就是我還念著十多年的兄妹情分。”秋逸然冷聲道,“只要你能確保恕王爺不怪罪,父親也同意,我自然不會將你拒之府外。”他剛剛聯系上一條發家之路,秋嫣然相貌嬌美又曾經是王爺的女人用來聯姻籠絡對方的頭目、穩固關系倒是極佳。再者秋嫣然能夠預見未來之事的夢也是可以充分利用的。

    “父親會同意的,”秋嫣然暗自松了一口氣,秋家如今落魄如斯他們父女已經沒有什麼能要挾秋逸然,反而要指望他們夫妻撐著秋家,總不能指望那個木訥無能的庶弟。尤其,二哥死後,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人也越發消沉,她以後還是得依靠秋逸然這個大哥。

    恕王府即將遷往西南,秋嫣然沒有太多時間矯情、或者籌謀什麼的。有了秋逸然的點頭,她很快就以母親季氏得了瘋癥、父親身體不好需要她照顧,加上自己小產後身體虛弱,只怕以後懷孕艱難為由,同恕王攤牌說了希望留在京城。

    早有準備的恕王當即點頭,當日就從內務府取來了一張類似民間放妾書的宮涵。

    收好證明她自由身的宮函、以及恕王悄悄遞給她的超過她預期的八千兩銀票,秋嫣然帶著親信丫鬟彩秀和自己的嫁妝私產連夜回到了秋家。

    讓秋嫣然和秋家感到慶幸的是,因為被恕王放歸的除了秋嫣然和幾個姬妾,竟然還有一個側妃李氏。李氏的分位、娘家都要比秋嫣然打眼,所以此次秋嫣然倒是躲過了流言的風頭浪尖。

    李側妃是右相李丞相的佷女,也是僅次于羅家的大富商田家的外孫女,在祁貴妃和廢太子倒台前幾日才剛剛嫁入當時的五皇子府為側妃。據說這次李家二房的夫人田氏很是舍出了一大筆財富,才讓李側妃得以歸家。

    秋逸然暗暗感嘆,看來秋嫣然的夢還是很有參考價值的,否則,憑秋嫣然的智商,怎麼可能讓恕王如此厚待她?

    秋嫣然回秋家的消息傳到鎮北護國大將軍府,倒是讓知若關注了兩分。

    “秋家已經失了爵位,如今只是平民,而恕王府再如何失勢,也還是王府。”知若眉頭微蹙,“秋嫣然在這種境況下仍然選擇離開恕王府,只怕不只是認定恕王沒有起復可能。”

    梁大山、梁大海兩兄弟倒是不以為然︰“那個女人過慣了好日子,哪里願意去蠻荒之地?”

    知若搖頭︰“再是蠻荒之地,恕王府也定然建在城邑之中,王府里的日子總差不過她在秋家的生活。能讓秋嫣然寧願頂著棄婦的名頭也要留在京城,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恕王要去的地方有災禍,讓她覺得在王府里都不安全的災禍;二是京城里有能助她翻身的人或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