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水下旋渦

    ,最快更新麻衣相師最新章節!

    不過,我還想起來了,這是水里的東西,怕不怕麒麟玄武令?

    為了這點功德,能不對這種大靈物下殺手就別下了。

    我伸手就從小綠嘴里,把麒麟玄武令掏了出來,對著那個怪東西的面門上一懟。

    擱在東海,誰看見不得給我跪下?

    可沒想到,這個大蜈蚣瞅見了,愣了半秒,接著惱羞成怒似得,一條舌頭對著我就纏過來了。

    這下出乎意料了。

    這些東西不是水族,還是——瀟湘被廢黜之後才修行出來的,根本就不知道怕?

    我歪過頭閃開,果然,其他那些賴頭漁女什麼的,也不認識麒麟玄武令。

    那沒轍了,我只好不客氣了。

    一把抓住了斬須刀,金氣炸起,對著大蜈蚣就削了過去。

    不愧是九丹靈物,殼子極硬,那些手腕子不知道斬須刀的能耐,竟然還豎起來想擋住。

    可惜一踫上了斬須刀,那些長著刺的手爪子,全部分崩離析,硬殼子在水里“咻”的劃過,撞出數不清的白浪。

    那一瞬間,跟槍林彈雨似得,瞬間把那些爭先恐後往這里游動的小邪祟貫穿了不少,全掛在了水里,像是一個個標本。

    這一下,把所有的小邪祟全給震懾住了。

    大蜈蚣就更別提了,那雙巨大的眼楮猛然翻到了下面,盯著自己的傷口,有了一瞬凝神。

    我抬起頭盯著它——怕了,就趕緊滾。

    但這個玩意兒比我想的更烈性,下一瞬,上半身暴起,數不清的胳膊張開,對著我就撲下來了。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嗤”的一聲,斬須刀帶著龍氣,將面前一切,全部劈開,旁邊的礁石,也瞬時粉身碎骨。

    刀鋒掀起一陣金氣,鋒銳凌厲的對著大蜈蚣堅硬的殼子就掃過去了。

    “ ”的一聲脆響,大蜈蚣偌大的身體,猛然一分為二,它眼睜睜看著自己下半截身體,失去了生命力,猛然墜入到了深不見底的黑水里。

    鳳凰毛在水里也炸起了一股子橙色的鳳凰火,直接把一圈小邪祟清除,還有數不清的小邪祟想趁機過來,杜蘅芷手一撒,數不清的白紙小人從她手里擴散開,靈氣四濺,直接把小邪祟掀翻。

    再有小邪祟,白藿香在最後面,反手就是一把針。

    程狗借力,失重一樣漂浮到了我上頭,倒掛著,以一種自認很帥的姿勢,回頭給我挑了個大拇指。

    其實程星河長得挺好看的,但是他的沙雕,總會讓人忽略他的顏值。

    白藿香和杜蘅芷也看見我砍斷了大蜈蚣,都高興了起來,可下一秒,她們倆的表情同時一僵。

    我立馬就反應過來了——身後本來應該靜止的水,微微有了波瀾。

    煞氣。

    程星河也看清楚了,連水里不能說話都給忘了,張嘴就想提醒我,結果滿口的水靈芝直接就飄出來了,趕緊一只手往回塞,另一只手抬起來打手勢︰“後面!”

    回過頭,蜈蚣巨大的上半身掙扎了起來,所有殘余胳膊根根炸起,一頭對著我就撞了下來。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真是名不虛傳。

    我側頭閃過去,看來,只要這東西內丹還在,那碎尸萬段,也能活下來。

    杜蘅芷和白藿香立刻就想往上沖,金毛也抖動著一身的毛要沖上來,可已經來不及了,那只大蜈蚣渾身的胳膊炸開,跟蒲公英的毛一樣,對著我們就沖了過來。

    離開了身體,那些胳膊也跟壁虎尾巴似得,是活的!

    程星河一愣,我現在還記得,後來他回想起了這一瞬,就一個想法——他娘的好像航母發射戰斗機一樣。

    那些胳膊,奔著他們抓的,全是要害。

    我皺起了眉頭,這玩意兒是真的不想活了。

    只是,我看不清楚,內丹到底在哪個位置?

    回頭跟程星河比劃,程星河轉過臉想幫我看,可一瞬間,也露出了迷惘的表情。

    壞了,四相局被破開,他這二郎眼時靈時不靈的,正是沒看清楚的時候。

    來不及了。

    我一頭撞上去,擋在了大蜈蚣前面。

    程星河他們都緊張了起來,疑心我要送死。

    大蜈蚣等的就是這一瞬,對著我就打開了兩個巨大的顎片,一條舌頭伸出來,奔著我耳鼻就勾。

    我手起刀落,那兩個顎片 的一聲就直接被我砍斷,但是那舌頭出人意料,快的跟閃電一樣,見事不好,瞬間就縮回去了。

    程星河一鳳凰毛打飛了一截子胳膊,奔著我就沖了過來,可下一秒,數不清的胳膊四下里飛過來,死死把他扣住了。

    壞了,金毛沖過去要救他,結果四個胳膊飛出,牢牢抓住了金毛的四肢。

    杜蘅芷和白藿香也是一樣,全被胳膊圍住了——這胳膊上還有倒刺,防不勝防。

    程星河一邊掙扎,一邊盡力抬起了手,指了指自己的腦門。

    這一瞬,那細長尖銳的舌頭趁著我分神,對著我鼻子就伸進來了。

    周圍一瞬間,升起了數不清的綠色螢火——是那些小妖邪的眼楮,等著分食尸體。

    可這一瞬,斬須刀旋起,對著大蜈蚣的腦門就劈了下去。

    這一下,“ ”的一聲巨響,大蜈蚣的頭殼直接被我劈開,我一只手伸進了破口,沒費太大力氣,就摳出了一個東西。

    大蜈蚣的眼神定格住了。

    我拽住那個東西拖出來——赫然是個圓滾滾的內丹,瑩綠色,堅硬無比。

    還真是九丹。

    下一秒,大蜈蚣巨大的身體悄無聲息的往下墜落——以此同時,程星河他們身上的那些倒刺胳膊,也全無力的垂了下來。

    搞定了。

    程星河立馬把那條胳膊給拽下去,兩個胳膊抬起,給我比了個心。

    我剛要高興,就看出程星河臉色不好看。

    他的皮膚上,出現了很多交錯的細小紋路。

    綠色的。

    壞了,這貨光顧著給我比劃大蜈蚣內丹的位置,沒顧得上抵御那些手臂,自己倒是中毒了!

    我立馬奔著他就沖了過去,但就在要靠近他的時候,水忽然震顫了起來。

    這感覺——像是誰踫到了一個開關,啟動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簡直跟滾筒洗衣機轉動起來一樣。

    臥槽,什麼情況?

    我眼睜睜就看著,程狗在離著我一指頭的距離,瞬間被卷遠了。

    不光程狗,還有白藿香和杜蘅芷——以及金毛!

    隱隱約約的,我就覺出來,這旋渦來的不對勁兒,剛才這附近,肯定有誰,動了什麼手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