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3章 大乘境(一更)

    ,最快更新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最新章節!

    團子猛然瞪大了眼楮。

    她飛快的上前兩步,想要看的仔細些,但那道影子已經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半空之上空空蕩蕩,好像什麼都沒出現過。

    團子揉了揉眼楮。

    “難道是我眼花了?”

    剛才她怎麼覺得是看見了...

    但,不可能啊!

    她的小眉頭緊緊皺起,怎麼想都覺得這事兒似乎不太對勁。

    “還是等阿過來再問問!”

    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呼啦——

    一陣能量涌動的聲音從旁側傳來。

    她扭頭看去,之前被她埋起來的屠天聖種,此時正輕輕搖晃著那幾片嫩葉。

    雖然幅度很小,卻還是能輕易調動周圍的天地能量。

    或許也是因為這東西的緣故,她覺得鳳鳴山那股蒼涼孤寂的氣息削減了許多。

    她走過去,小手輕輕在上面摸了摸。

    “你要快點長大才行哦!這里光禿禿的,看起來可真是太丑了!“

    屠天聖種輕輕搖晃。

    雲隨風動。

    ......

    珍寶閣。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明書才從二樓下來,手中捧著一個黑檀木盒。

    他來到二人身前,雙手將黑檀木盒送上,笑呵呵道︰

    “上官小姐,牧小姐,不好意思,這東西放了很多年了,著實費了點功夫才找出來,這才來晚了。您二位請過目。“

    楚流唇角一彎︰

    “明大人客氣。本來就是我們有求于您,該是我們對您道謝才是。”

    說著,她沖著紅魚揚了揚下巴。

    “紅魚,這東西我不了解,還是你來看吧。”

    牧紅魚盡量克制著心中的激動和好奇,將那黑檀木盒接了過來。

    盒子沒有上鎖,可以直接打開。

    里面放著一本書。

    牧紅魚將書拿了出來,打開看了幾眼,瞬間杏眼明亮了起來。

    “這的確是修行大乘境的法訣!”

    她看向楚流,嘴角的笑容已經藏不住。

    楚流也笑了起來。

    珍寶閣還真是厲害,竟真的有...

    她看向明書,問道︰

    “明大人,不知這本書的價格——”

    話沒說完,明書便笑著擺手。

    “上官小姐,牧小姐,這東西,就算是我們珍寶閣免費贈予二位的。“

    楚流和牧紅魚皆是一愣。

    免費送?

    “明大人,這只怕是不合適吧?”

    楚流遲疑著開口。

    不用想也知道這本書何其珍貴,珍寶閣居然就這麼送出來了?

    再慷慨,也不帶這麼來的吧?

    牧紅魚也是蒙了。

    這家店——好闊氣!

    明書笑著解釋道︰

    “二位有所不知,幻神宮已經有上千年的時間,沒有出現過虛無之體,就算是溯源萬年,也不過只有三個,但那三人都未曾修煉到小乘境,便就此遺憾隕落。牧小姐,若是沒猜錯,您剛剛突破小乘境吧?“

    牧紅魚點點頭。

    ”這就是了。牧小姐是從神墟界而來,就已經在這般年紀突破小乘境,將來前途幾乎不可限量,突破大乘境,不過是早晚的事兒。這東西放在我們珍寶閣,也沒什麼用,不過是束之高閣,平白積灰。但若給了牧小姐,卻能大有作為。“

    明書的眼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贊嘆之意,

    “這本書,就當是我們珍寶閣與您結緣的見面禮,還請牧小姐千萬不要客氣。“

    牧紅魚眨了眨眼楮。

    這算是...因為看上了她的天賦,所以先用這東西,以做示好?

    但這也太貴重了...

    她下意識的看向了楚流。

    楚流略作沉吟。

    珍寶閣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且本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就算他們看好牧紅魚,這樣直接送出大乘境的法訣,似乎也有些過了...

    似是看出二人的猶豫,明書捋了捋胡子,笑道︰

    “其實,兩位大可不必如此煩憂。虛無之體乃是極其罕見的修煉體質,修煉方式與一般修行者大相徑庭。就算是這東西落在了他們手里,他們也是看不懂的。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這並非是一件寶貝,而只是一本毫無意義的書罷了。現在,牧小姐既然有這個天賦,那麼自然不能浪費。“

    總的來說,就是做個順水人情。

    听他這麼說,楚流也不好再拒絕。

    畢竟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是這個。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明大人了。“

    牧紅魚也立刻笑道︰

    “多謝明大人!”

    明書笑呵呵。

    “小事兒,不值一提。希望牧小姐也能盡快順利突破大乘境。”

    楚流回頭看了牧紅魚一眼。

    “紅魚,等會兒你先回去,這里還有一些玄陣沒有復刻。”

    如此也算是對珍寶閣的回禮。

    牧紅魚應了一聲,便很快告辭離開。

    楚流隨後就上了二樓。

    ......

    星路上的大玄王師玄陣,她已經全部破解,現在只剩下了大宗師的那部分。

    楚流在二樓房間內待了好一段時間,不僅將《離火玄圖》上所有的大玄王師玄陣都復刻了,還試著拿了幾個大宗師玄陣練手。

    雖然難度上升了許多,但好在一切還算順利,無非就是對時間和精力的損耗大一些。

    這些對于現在的楚流而言,都是小問題。

    結束之後,她靠在了椅子里,閉上眼楮休息。

    剛才發生的一切,依舊不斷在腦海之中回放。

    她唇角彎了彎。

    現在,她是真的想要見見這珍寶閣的那位二當家,以及傳聞中的那位大當家了。

    剛才明書的說辭听起來沒有任何問題,但仔細回想了一圈以後,楚流卻發現,這里面其實還有著一個最大的邏輯問題。

    珍寶閣想要拉攏牧紅魚這樣擁有虛無之體的天才,本是無可厚非。

    但關鍵是——他們根本沒有這麼做的必要。

    不錯,虛無之體非常罕見,但牧紅魚現在終究還只是小乘境,能否突破到大乘境還是兩說。

    就算她真的順利突破到大乘境,對于珍寶閣而言,似乎也不需要如此討好。

    畢竟,連神使都要對他們客氣三分。

    擁有著強大靠山的珍寶閣,其實根本不需要討好任何人。

    門外忽然傳來一道開門之聲,楚流站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她的速度很快,出來的時候,正好瞧見明書從走廊盡頭的一間房中走出。

    隔著半開的房門,一道身影,若隱若現。

    楚流微微眯起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