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思兔_ 第1517章 愛的魔力 木子書屋

第1517章 愛的魔力

    ,最快更新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最新章節!

    第1517章 愛的魔力

    陸慎原本以為謝爺爺只是稍微會一點醫術,但是並不精通,卻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厲害。

    這便是隱士高人吧,就像當初交他做人皮面具的師傅一樣。

    謝爺爺望著兩人傻呆呆站著的樣子,冷聲催促道︰“行了,你們別在這里給我拖延時間了,現在立刻拿碗過來,我給你們盛湯。”

    他揮了揮手,示意秦溪和陸慎快點行動起來。

    秦溪見自己的計謀被識破了,頓時覺得十分心酸。

    她撇了撇嘴角,看向陸慎。

    陸慎心疼的望著她,出聲安撫道︰“乖,這些藥對身體好,吃了之後,剛才那些小毛病就都會好起來了。”

    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秦溪的身體狀況也那麼差。

    今日若不是謝爺爺開口,可能他一直都發現不了。

    若是在逃亡的過程當中,秦溪出了什麼事情,陸慎會自責死的。

    秦溪可憐兮兮的開口︰“阿慎,我不想吃……”

    此言一出,陸慎頓時變了臉色。

    他佯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低頭望著秦溪︰“秦溪,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身體不好?”

    見陸慎要翻舊賬,秦溪便是老實了不少。

    她垂下頭︰“我怕我告訴你之後,你會擔心。”

    之前在那種情況之下,若是說出來,陸慎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去組織里找她。

    秦溪不希望陸慎出事,再說了,這些只不過是小毛病而已,即便是不吃藥,好好的休息,也是能夠調整過來的。

    昨天晚上,她在陸慎身邊的時候,睡的就很香,就是白天逃亡的時候,因為精神緊繃,所以有些頭疼而已。

    她眼里的小毛病,在陸慎看來卻是必須要醫治的大事。

    “我們接下來,還不知道要跑到什麼地方去,若是你的身體不調整好的話,我們怎麼能跑的遠呢,到時候病發,需要治療,去醫院的話,被戰深和他的手下找到了,那我們所有的努力便全都白費了。”

    陸慎苦口婆心的勸說著,希望她能夠想明白。

    他語重心長的樣子,讓秦溪皺了皺眉頭。

    片刻後,秦溪選擇了妥協。

    “好吧,我听你的。”

    比起吃藥的痛苦,秦溪更受不了和陸慎再次分開。

    她可不想到時候,好不容易逃出了戰深的手掌心,又因為身體的原因,不得不回來,那她會自責死的。

    陸慎見她不太高興的樣子,動作輕柔的撫摸著她的小腦袋︰“好啦,等我們出去之後,給你買蛋糕吃,開心點。”

    他溫聲細語的哄勸著,秦溪在他的安撫下逐漸展露笑顏。

    兩人膩歪著一起去拿碗。

    謝爺爺站在一邊,望著兩人的互動,搖了搖頭,唇角微微上揚︰“果然還是陸慎有辦法,讓秦溪心甘情願的喝藥。”

    他嘆了口氣,有些吃醋的念叨著。

    想當初,他為了能夠讓秦溪乖乖吃藥,沒少下功夫,最後在威逼利誘之下,秦溪才選擇了妥協。

    現在就因為陸慎的兩句話,秦溪就老實了,愛情的力量還真偉大。

    ……

    沒一會兒。

    陸慎和秦溪便拿著碗走了過來。

    秦溪將碗遞給了謝爺爺︰“爺爺,我的病不嚴重,應該不需要喝太多吧,你給我少盛一點,小半碗就夠了。”

    即便是到了這種事情,秦溪還不忘討價還價。

    謝爺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本來準備給她少盛一點的,現在卻突然改變了主意︰“不行,必須一整碗。”

    他一邊說,一邊奪過了秦溪的碗,給她盛的滿滿的。

    秦溪端著碗,望著里面黑漆漆的湯藥,聞著那沖鼻的聞道,留下了心酸的淚水。

    比起秦溪,雖然陸慎也不想喝,但是卻比她勇敢許多。

    “謝爺爺,這里面該不會真的有蛇,螞蟻,那些東西吧。”

    就在陸慎準備昂起頭,直接大口的灌下去的時候,秦溪冷不丁的開口,直接將陸慎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勇氣,給打散了。

    陸慎不可置信的望著碗里黑漆漆的湯汁,瞳孔微縮。

    他剛才听到了什麼?

    蛇,螞蟻,蜈蚣……

    陸慎原本以為,這里面只是普通的草藥,卻沒想到,竟然還有那麼多東西。

    他瞬間沒有了想喝的欲望,甚至有些想吐。

    陸慎拿開碗,用行動來拒絕。

    謝爺爺本來已經看著陸慎馬上就要喝下去了,結果卻因為秦溪的一句話,終止了,心中有些不悅。

    “你覺得呢?”

    謝爺爺似笑非笑的揚起唇角,望著她。

    秦溪不禁打了個冷顫,她實在是不知道謝爺爺的這句話究竟是何意思。

    該不會真的有吧。

    以謝爺爺的性子,也不是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這些東西對于謝爺爺來說,都是平常的美味。

    謝爺爺望著兩人臉色難看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行了,不逗你們了,這些只是草藥而已,顏色雖然有些難看,但是並不難喝,也沒有添加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放心喝吧。”

    他的笑聲,非但沒有笑出秦溪和陸慎的恐懼,反而讓他們覺得更加難以下咽。

    見秦溪和陸慎還在猶豫,謝爺爺皺了皺眉頭。

    “怎麼,你們不相信我?”

    謝爺爺面容嚴肅的開口︰“這樣吧,我先喝一口給你們看看。”

    說著,他便給自己盛了一碗,昂頭灌了下去。

    望著謝爺爺利落的動作,秦溪和陸慎對視了一眼。

    兩人視死如歸的樣子,很是好笑。

    謝爺爺擦了擦嘴角的湯汁︰“現在你們總該相信我剛才說的話了吧?”

    他將碗放在一邊,等待著秦溪和陸慎的回答。

    見謝爺爺都這麼說了,兩人只能端起碗來。

    磨磨唧唧的倒不如給個痛快,于是秦溪和陸慎學著謝爺爺的樣子,直接將手里黑漆漆的湯藥給干了。

    謝爺爺望著他們的動作,很是滿意。

    這副藥,雖然看著很難喝,跟毒藥沒什麼區別,但是入口之中卻沒有想象中那麼苦,甚至後味還帶著淡淡的甘甜的氣息。

    喝到胃里之後,涼絲絲的,讓人心里很舒服。

    秦溪有些詫異的開口︰“爺爺,這個居然不難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