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偷親

    ,最快更新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最新章節!

    第1515章 偷親

    現在有陸慎在身邊,她的戒備心漸漸松下,總算是能夠安安心心的休息一下了。

    不一會兒,秦溪便進入了夢想當中。

    這是她這兩個月以來,睡的最舒服的一次。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在兩張同樣俊美的面容上,帶著溫暖的氣息。

    秦溪緩緩的睜開雙眸,入目便是陸慎那張如同天神一般俊朗的面容,她心中一動,情不自禁的揚起了唇角。

    她著迷的望著陸慎,悄悄靠近,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他的薄唇上落下一吻。

    秦溪自以為做的很隱蔽,但是卻不知道陸慎早就已經醒來了。

    他一直在等待著,想要看看秦溪究竟想做什麼。

    當秦溪吻上他的時候,陸慎緩緩的睜開了雙眸。

    “偷親我?”

    陸慎聲音沙啞的開口,語調帶著剛睡醒時的慵懶之意。

    秦溪驚訝的瞪大雙眸,完全沒有想到竟然被他抓了個現行。

    她頓時鬧了個大紅臉,支支吾吾的開口︰“我沒有,我就是看到你的臉上有一只蒼蠅,所以想幫你趕走而已。”

    秦溪胡亂找了個借口,想要掩蓋過去。

    但是,她的這個解釋實在是太差勁了。

    誰家趕蒼蠅,能吻到嘴巴上面,還是用嘴去趕的。

    陸慎用胳膊支撐起腦袋,一臉玩味的望著她︰“老婆,你難道不覺得,你這個說法實在是太搞笑了嗎?”

    如果不是顧及著秦溪臉皮薄,現在陸慎早就已經笑出聲來了。

    不過,即便是陸慎沒有放肆的大笑,但是他的眼神和上揚嘴角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秦溪就知道他不會相信的,見他拆穿了自己,秦溪頓時惱羞成怒︰“哪里搞笑了,剛才真的有一只蒼蠅飛過去,我幫你趕走,你居然還不領情。早知道我就不幫你了,讓它落在你身上,咬死你好了。”

    她凶巴巴的開口,怒氣沖沖的瞪了陸慎一眼。

    陸慎拉著她的手,放在胸口上,一本正經的開口︰“若是我死了,老婆你難道不會心疼嗎?”

    他一口一個老婆,喊的秦溪羞澀萬分。

    她覺得以前陸慎沒有那麼騷包,現在究竟是怎麼了。

    秦溪有些無力承受,真想將他暴打一頓。

    但是,她又很喜歡陸慎喊她,總覺得心里甜蜜蜜的,就是表情看著怪油膩的。

    陸慎緊接著開口︰“再說了,蒼蠅是不會咬人的,蚊子才會。老婆,你怎麼連這個都分不清楚了。”

    此言一出,秦溪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心中萬般後悔,剛才為什麼要偷親陸慎。

    現在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都怪陸慎,為什麼長得那麼迷人,若是他是個丑八怪,她也不至于被迷的神魂顛倒的,居然連偷親這種沒自尊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秦溪實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她覺得這樣繼續下去,自己一定會輸的。

    于是,她果斷的選擇暫時撤退︰“哼!我不想跟你爭辯,你愛信不信。我要起床去洗漱了,你讓開。”

    秦溪冷哼一聲,氣鼓鼓的開口。

    她盯著陸慎,示意他趕緊挪動一下。

    然而,陸慎卻伸出手,一把將她扯了過來。

    他態度強勢的吻在秦溪的嘴巴上,秦溪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眸。

    她想要推開陸慎,但是又怕觸踫到他的傷口,只能老老實實的窩在他的懷中,不敢奮力反抗。

    片刻後,陸慎緩緩的松開了手。

    他低頭,與秦溪四目相對︰“老婆,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兩個是夫妻。夫妻在一起接吻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想什麼時候親我都可以,不用掩飾你對我的野心,同樣我也會這樣對待你。”

    陸慎聲音沙啞的開口,直勾勾的望著秦溪。

    兩人緊密相貼著,秦溪甚至能夠听到陸慎劇烈的心跳聲。

    原來,他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的淡定啊。

    想到這里,秦溪的窘迫頓時消失了。

    她彎了彎眼眸,精致的面容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我明白了。”

    秦溪在組織里呆的太久了,一直遵守著非人般的教育。

    在陸慎沒有說這些之前,秦溪始終覺得,即便是愛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的,所以和陸慎相處的時候,更多的都是小心翼翼。

    但是,現在在听完陸慎的講解後,秦溪想通了不少。

    這里不是組織,她已經逃出來了。

    從今往後,她要拋下那些陋習,一點一點的嘗試著和普通人一樣去生活,去大膽的愛這個世界。

    不用再做個冷血無情的工具,因為她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她的靈魂和肉體都是自由的。

    “好了,起床吧,謝爺爺那邊應該還在等著我們呢。”

    陸慎捏了捏她光滑細膩的臉蛋,溫聲細語的說道。

    想到謝爺爺,秦溪急忙爬了起來。

    這里不是自己家,她若是再睡到大中午就不好了。

    秦溪將衣服穿上,準備去打盆水,幫陸慎換藥。

    她一推開門,就看到謝爺爺正在做早飯,升起裊裊炊煙。

    不得不說,山上的空氣,就是比城市里的清新。

    秦溪看到四處山林茂密,鳥語花香的景象,頓時覺得心曠神怡。

    昨天晚上休息的不錯,她現在覺得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

    秦溪伸著懶腰,朝謝爺爺所在的方向走去︰“謝爺爺,早上好。”

    她知道謝爺爺一向起的很早,以前秦溪在這邊住過一段時間,每次醒來的時候,謝爺爺都準備好早餐在等著她了。

    謝爺爺听到腳步聲傳來,朝她望去,蒼老的面容上浮現出慈祥的笑容︰“醒了,不再多睡會兒。”

    昨天他們逃亡了那麼久,肯定很累,所以謝爺爺一早起來,並沒有打擾兩人。

    秦溪搖了搖頭︰“不睡了,睡的差不多了。”

    她之前在組織的時候,也每天都這個點起來去鍛煉,現在生物鐘響了,便怎麼也睡不著了。

    秦溪走進,看到鍋里熬著黑漆漆的東西。

    她皺了皺眉頭,忍不住開口詢問道︰“謝爺爺,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秦溪望著周圍都是空了的瓶瓶罐罐,有一種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