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真仙意志降臨!

    ,最快更新超級修真棄少最新章節!

    突然,少荒主手中的極品仙寶,不受控制般的震動,爆發出一圈漣漪。

    漣漪之中,有一道詭異的音波擴散而出。

    噗噗!

    不少人七竅流血,面目扭曲,橫飛了出去。

    “這是?”

    “不可聆听之聲!”

    就和在不久前妖神海,听到的赭一樣的聲音。

    不對,比赭更加的邪惡,就像是邪惡的源頭。

    少荒主面色煞白,感覺到了手中的極品仙寶在吞噬他的力量,奮力抵抗。

    “不好!”荒嶺的大能修士大叫。

    如果少荒主有什麼不測,那就等于荒嶺的未來沒了。

    這位荒嶺的大能,立馬叫道︰“少荒主,將那件極品仙寶給我。”

    少荒主將極品仙寶扔給了這位大能,只是,剛接手的一刻,他就一臉驚駭。

    因為這件極品仙寶凝滯他身周的了時間的同時,還在吞噬他的力量。

    一轉眼的功夫,大能修士那號稱汪洋大海一般的真元被吞噬了大半,此人變得皮包骨頭,如同行將就木。

    這一幕嚇壞了所有人。

    一尊大能修士都不夠這件極品仙寶吞噬,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突然,這件極品散發出一股森冷至極的氣息,像是一件從陰間而來的兵器。

    詭異、不詳的氣息,充斥了整個小世界。

    更加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這個小世界在快速腐朽、衰敗。世代生活在里面的妖獸,也是快速倒下,成為一具白骨。

    整個小世界,成為了腐朽、衰敗之地,白骨如山。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件極品仙寶,或者是一柄時間之間。

    “好劍!”金蓮佛身打量了一眼目露精光,又繼續鞏固境界。

    他身有一道時間法則,某種意義上對這兵時間之劍有一定的免疫能力,自然沒有什麼大礙。

    但荒嶺的這位大能卻徹底的驚恐了,快要被吸成人干了,想要扔掉時間之劍,卻驚恐的發現,這柄劍死死地黏住了他。最後,他自自斷一臂,才脫離了這柄劍。

    鏘!

    時間之間插在一塊巨石上,巨石當即斷成兩截。

    以它為中心,一圈圈漣漪浩蕩開來,充滿了死亡、腐朽的氣息。

    時間在扭曲,這個小世界的一切,在快速定格。

    轉眼之間,不少人已經被死死凝滯住了,臉上還保留著不久前的驚恐、絕望。

    只有一少部分有寶物護身的人,脫離了凝滯的區域。

    “快撤!”少荒主大吼。

    帶著侍女,快速徹底。

    轟隆隆!

    恐怖的波動,浩蕩而出。那柄時間之劍,成了邪惡的源頭,一絲黑氣縈繞,逐漸顯化出一尊猙獰的身影,丑陋至極。

    那是一尊牛頭、獨角、蛇尾的生靈。

    額頭上鐫刻著一道符文,像是承載了最強大的邪惡,詭異而可怕,只要看上一眼,靈魂都要炸開。

    不詳!

    是不詳!

    郝為人被嚇得大叫一聲,再也不敢貪圖什麼了,帶著燭陰獸和大黃狗就跑。

    “  !”

    這個生靈,咀嚼牙齒,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舌頭一卷,將荒嶺的大能吞了,咀嚼幾聲,骨頭渣滿嘴都是,嚇得所有人汗毛炸立。

    準確說,這是時間之劍的劍靈。

    可誰敢以不詳為劍靈?

     !

    少荒主等人驚恐的發現,這個小世界多了一層結界,他們撞在上面,無法突破出去。

    哪怕是運轉妖氣,施展全力,也無法擊破。

    “完了,完了!”

    藍衣青年心中一涼,他們是要徹底死在這里了。

    唯有金蓮佛身不慌不忙,繼續潛伏在暗中,釋放出不詳法則,瞬間變得和這生靈身上的氣息一模一樣,被其當成同類,自動忽略了。

    少荒主、杜橫、顧杰明等人,臉都沉了。

    “為今之計,只有聯系我們在外面的前輩了。”少荒主沉聲道。

    他們在進入小世界前,身上都有各自長輩留下的暗手,可以聯系他們,確保他們的無恙。

    當下,他們各自聯系自家的長輩。

    只是很快,他們的心徹底沉了。

    無法聯系!

    這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隔斷了外界。

    不過,杜橫成功聯系上了。天妖宮不愧是天妖宮,他身上有一絲真仙氣息庇護。

    天妖宮,一片被妖氣覆蓋的燦爛星河中。

    這一刻,有一雙沉寂了很久的眼眸,突然睜開了眼,雖然充滿了死亡、寂滅的氣息,但眼眸之中是星辰湮滅的可怕景象,宛如滅世。

    這一帶的妖修全都感到一股大恐懼,瑟瑟發抖。

    不過這股氣息很快消失了。

    轟!

    瞬間,整個小世界都在顫抖,像是有某種意志降臨,強行突破結界。

    “是天妖宮的那尊真仙!”血風星的大能駭然失色。

    “不對,只是一絲意志降臨!”暗中的道非天,眼里劃過忌憚之色。

    這道意志太可怕了,僅僅是剛降臨的氣息,就鎮壓了整個小世界,萬古青天都要震動。凝滯的時間,被瞬間打破,恢復了正常。

    這就是一尊真仙的可怕!

    這一道意志,就如此恐怖!

    鏘!

    時間之劍在輕輕顫抖,對這道意志有一絲忌憚。

    少荒主、顧杰明等人則是身體狠狠一顫,暗自苦笑一聲。尤其是少荒主,看似他是這里面最強的人,但沒想到天妖宮竟然如此舍得,將一道真仙的意志寄存在杜橫的身上。

    到時候,杜橫一釋放這股意志,就能鎮壓一切。

    “這就是擁有真仙老祖坐鎮的超級勢力的可怕嗎?”顧杰明也是內心震驚。

    這道真仙意志逐漸化作一個老頭,一張老臉皮肉下垂,老態龍鐘,身上纏繞著一股腐朽、衰敗的氣息,可以看出天妖宮的這位真仙老祖,狀態真的很差。

    壽命幾近枯竭,比所有人預料的還要差。

    不出百年,必定隕落。

    “吼!”這生靈沖這道真仙意志發出吼叫,聲音中帶著忌憚。

    “一頭畜生罷了,也想在我面前造次?”這道真仙意志,聲音冰冷、淡漠,不蘊含一絲感情,仿佛高高在上的青天。

    “這柄劍,不錯,不錯!”

    這道真仙意志再次看向時間之劍,眼中精光一閃,滿是興奮和激動,點評了一句,仿佛這已經是他的物品了。

    這徹底激怒了這尊生靈,殺向這道真仙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