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名諱模仿者思兔_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逃 木子書屋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逃

    夜很深了,學生們都呆在宿舍里,但幾乎無人入睡。

    侯宇軒躺在牆壁上的倉里,筆挺的躺著,閉目養神。

    “侯哥,你在做什麼?”

    侯宇軒的舍友發問。

    “休息。”

    侯宇軒簡單的回答道。

    “都啥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睡覺?你是真的心大唷!”舍友陰陽怪氣的冷哼一聲。

    侯宇軒沒接這句話。

    據他的分析,能進羅生堂的人本來就綜合實力很強,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會比普通人有更強的生存能力,更是有備戰軍事學院中那些為戰爭而生的佼佼者存在。上級應該是打算所有人撤離完之後,道路不再堵塞,讓羅生堂的學生自行撤離。

    所以現在首要的不是擔心,該來的總會來,目前要保存體力。

    對侯宇軒來說,他不是一個體能上的優勝者,每一份力氣都要精打細算,因為這一些許誤差可能會導致最後的結果截然不同。

    侯宇軒一直在強迫自己入睡,睡不著也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剛才說話的舍友小聲罵了句“怪胎!”

    宿舍里的另外兩個人對視一眼,也相繼在沙發上開始閉目養神。大戰之前與其緊張,不如保持體力。這不是很復雜的邏輯關系,簡單的道理大家想想都明白,尤其是在羅生堂這樣的地方。

    宿舍的門外傳出不小的動靜。羅生堂宿舍的隔音效果很好,依然能听見外面有人急促的走動。

    和侯宇軒隔著兩層樓,另一個寢室內。

    這一個寢室的人顯然都不講衛生,髒衣服隨意的丟在沙發上,沙發也被挪了位置,歪七豎八。三個人極不講究的斜躺在沙發上,神態居然很放松。

    “不知道在緊張什麼,又不是沒訓練過。”

    “別人不好說,但有範訶在,帶我們逃跑還不是簡簡單單,有手就行。”

    “你說是吧?範訶。”

    範訶沒回答,來回的走來走去,被舍友夸贊也沒吭聲,和平時的習慣大相徑庭。

    “你緊張什麼?最不該緊張的不就是你嗎?”舍友沒眼色的繼續道,“就你那異能,逃跑還不是輕輕松松。”

    範訶被說的不耐煩,吼了句“閉嘴!”

    三個舍友被吼的一愣。

    “你凶什麼?”

    範訶也覺得自己的狀態太糟糕了一點,所以重新開口,語氣比剛才柔和了些。

    “少說兩句吧,我現在很煩。”

    範訶聯系不上範伽伊,自從範伽伊給他發了條“出去辦事。”的消息後,就再也沒回過他的信息。

    現在出去能辦什麼事兒呢?

    範訶急的團團轉。

    要是他不把範伽伊完好的帶回去,家里兩位老人會殺了他的。

    再說,雖然他平時挺煩範伽伊的,但再怎麼這人也是他親姐姐,他亦然不能坐視不管。

    範伽伊到底去哪兒了?

    此時走廊上聲音越來越大,範訶不解的走過去打開宿舍門,看見人群奔跑,場面變的無比混亂。

    範訶拉住一個跑過去的學生,詢問道。

    “怎麼回事兒?”

    “同學,快收拾東西!要走了。”面前這個矮個子的男生氣喘吁吁的提醒,“剛剛老師說,接到上級的通知,一刻鐘後羅生堂所有師生自主撤離。”

    範訶的舍友也尋聲圍過來。

    “範訶,咱們趕緊走。”

    舍友湊到範訶耳邊小聲說道。

    範訶不耐煩的一聳肩甩開他,回到寢室拿上他的專屬武器就往門外走。

    “嘿!”三個進化者有點煩他了,堵在宿舍門口,“你去哪兒?”

    “讓開!”

    範訶撞開他們,在這群人纏住自己前化為一團煙霧消失在他們視線里。

    繞開這群煩人的舍友,範訶收了異能。

    本來呆在宿舍的人都涌了出來,範訶逆著人流擠過去,從其他人身邊走過。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需要使用異能,在此之前他得保存實力。

    具體該怎麼做,範訶覺得這種時候找一個人比較好。

    “侯宇軒!”

    範訶用力的敲門。

    “侯宇軒你在嗎?”

    門不一會兒就打開了,侯宇軒站在里面。他已經穿戴完畢,全副武裝。

    範訶仔細觀察,發現居然以刀具類為多。別帶在大腿側面和腰間,袖子里似乎還藏了東西,鼓鼓囊囊的。

    “嗯,什麼事兒?”

    侯宇軒扶了扶眼鏡。

    “我一會兒跟你走。”範訶斬釘截鐵的說道。

    範訶這句話說的很大聲,但沒什麼人注意到他們。周圍的人像是無頭蒼蠅一樣走來走去,反觀侯宇軒,看起來還算鎮定,這更讓範訶堅定自己的看法。

    “跟著我?”

    侯宇軒看有些困惑。

    “我相信你。”範訶眼楮掃著周圍,聲音小了些,“跟著你才有辦法活著出去。”

    範訶大概一輩子都忘不了在零號區的經歷,所有人都覺得走不掉了,只有侯宇軒能分析出優勢和劣勢並加以利用。

    侯宇軒了然的點點頭,但沒急著答應。

    “你的能力自己跑更方便,跟著我豈不是麻煩。”侯宇軒說道。

    “我的體能不能支撐我跑出魔都,再說異能有時候並不可靠。”範訶說的的是零號區的那次經歷,他不知道在這座逐漸詭異的城市里使用異能是否還安全。

    侯宇軒雙手放在一起擺弄著什麼,範訶仔細一看發現侯宇軒將電子手環取下來了。

    “好吧。”侯宇軒隨手將電子手環丟在地上,“但你得先跟我一樣把這個扔了。”

    範訶面色一凝。

    侯宇軒的舍友也收拾好了東西,從侯宇軒側面走出來。

    “讓讓。”

    他們三個推開了範訶。

    範訶讓開身子,眉頭控制不住的跳了跳。範訶的目光跟著離開的三個人,直到他們走遠了。

    “這幾個人不跟你走?”範訶轉過頭來疑惑的問。

    侯宇軒無所謂的道“大概覺得一度1階進化者會是個累贅吧。先不管他們,你不扔手環嗎?”

    範訶的右手握緊左手手腕,面露難色。

    “那樣就跟別人失去聯系了,我姐還不知道在哪兒。”

    “是。”侯宇軒點頭,“這事兒是比較困難。就跟丟了手機一樣,不過為了活命最好丟掉它,如果一會兒出去了它為城市意志服務,那這東西可不僅僅是會竊听我們對話和定位那麼簡單。”

    範訶嘆了口氣。

    “這是你帶我出城的條件?”範訶問道。

    “算是吧,一個合格的小隊里不能有固執己見的人。”

    範訶死死的盯住侯宇軒,侯宇軒的雙眼透過眼鏡片平靜的望著他。

    “好。”

    範訶取下手環丟在地上,他舉起雙手向侯宇軒展示自己空蕩蕩的手腕。

    對不起了,姐。

    範訶內心有些愧疚,但他更在意自己的性命。

    “想要安全的出去,光靠咱倆可不行。我已經跟李曉昀發過消息,在膳府先匯合。跟我來吧。”

    時間差不多到了,人流聚在天花板附近,準備穿過星河出去。

    範訶本來想問為什麼不去大門口集合,要繞路去膳府。轉念一想也想明白了,所有人一窩蜂出去,人流量大,還沒有可以聯系的設備。如果被人流沖散了很可能很難再找到對方,不如繞一下。

    出去的人排成一條長隊,侯宇軒和範訶兩人站在隊尾。

    雖然有老師維持秩序,但還是能感受到人群的慌張情緒逐漸被帶動,特別是人流聚在一起之後。他們竊竊私語,恐慌通過人們的語言和神態傳播蔓延,秩序失控只是早晚的問題。

    “先去匯合,別第一個出去,觀察一下什麼情況。”

    侯宇軒呆在隊伍的最末端,小聲的對範訶交代。

    後出來的一群學生也加入了這個隊伍,推推桑桑的想擠到侯宇軒二人的前面去。兩個人讓開了,沒有指責這群不守規則的人。

    他們不再聊天,靜靜的听老師說話的內容,侯宇軒拖著下巴邊听邊分析。

    老師說教職工在調試羅生堂內能用的機甲,那些含有生物引擎的機甲能護送他們一段距離,但很可能出去後很快就會被城市意志所掌控。所以所有人出門後只管往前跑,不要理會那些機甲。

    護送它們一段距離的機甲也會成為他們的敵人,但出門後它們能為學生們逃跑拖時間。

    時間到了,老師還沒有放行。

    前排的學生質問為什麼還不放他們離開。老師回答他們機甲還在調試,要稍等。

    前面的爭吵,讓後面人完全听不清楚老師在說什麼,不明所以的朝前涌去,場面瞬間失控。

    守在出口的老師招架不住,雲梯上擠滿了學生。

    範訶看著這一幕,突然覺得有些悲哀。

    倒不是這些學生不守規矩,而是沒有了電子圖標提示,也沒有擴音器,偌大的宿舍樓,聲音嘈雜,根本听不見老師在說什麼。即便那位老師已經盡己所能用最大的聲音說話,依然不起作用。

    人類是最會利用工具,也最依賴工具的物種。

    範訶說不上這是好事還不是不好,但眼前這一幕確實讓他感受到了人們對人工智能的依賴有多麼強烈。

    一名老師穿過天花板,對著男生宿舍里面的學生喊了句話。

    侯宇軒根本听不清他說話的內容,只見前面的人涌了出去。

    “跟上!”侯宇軒立刻說,“去膳府,要快!”

    兩個人尾隨隊伍離開宿舍樓後,立即脫離大部隊掉頭去膳府。

    “我們和李曉昀她們匯合後,千萬別停,趕緊跟其他人一起出去。這種情況最好不要落單,更何況出去有人護送,這個機會一定要把握住。”

    侯宇軒一邊狂奔一邊叮囑。

    一個一度1階進化者,和一個異能者,都在體能上不佔優勢,但在羅生堂內這段時間的訓練讓他們擁有超乎常人的耐力。

    兩人到達膳府的時候,這里空無一人,燈詭異的亮著,光線和平時不同。

    侯宇軒等了有一會兒,內心不斷默念“快點”。

    “怎麼還沒來!?”

    範訶急的直轉。

    正說話,李曉昀一個人火急火燎的沖了過來,急躁的喊道

    “不好!我和楚知心剛剛被人群沖散了!”

    侯宇軒當機立斷做出決定,帶著兩個人跑出膳府,沒有留在這兒等人。

    “來不及找人,她沒趕過來估計已經出去了。我們快走!”他邊跑邊解釋。

    穿過小路,來到羅生堂的大廳。頭頂上燭九陰的雕像不見了,兩個機甲門神也不見蹤影,機甲門神被調出去護送撤離。

    一下少了這麼多東西,羅生堂的大廳里顯得分外空蕩。

    三個人回到人群尾部,趕上了最後一波人群,擠上天梯。

    隨著所有人的離去,潛藏在暗處的生物又相繼出來,佔領空蕩蕩的羅生堂。

    天梯里一群學生和老師安靜無聲,心髒劇烈的跳動。

    天梯瞬間將他們傳送到了地面。

    在眼前這扇門打開的那一刻,他們面對的將是一座被人工智能所掌控的城市,一座不屬于人類的城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