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唐姝本來是想讓蜘蛛和貓咪們一起離開,但想到甦綢的那個預言,唐姝還是隨身攜帶著它。

    無人駕駛車沒有承載任何人,卻又規律的在路面上行駛。

    巡邏的無人機像張網一樣飛在空中,密密麻麻的探照燈不留縫隙。

    唐姝貼在建築物的牆體上,整個人卡在兩個建築物的縫隙之間。也得虧唐姝足夠瘦,才能擠在這種地方,

    她像一坨液體一樣,從街邊擠到了兩個建築物的後面,一條運輸垃圾的小道。

    自動裝填垃圾的車探頭背對著唐姝,沒有听見任何動靜,作為一個垃圾車,它的感應性能一般。

    唐姝繞開堆積成山的垃圾堆,從後面的一條小路離開。

    監控器上的藍色小燈亮著,360的監控攝像頭捕捉到唐姝的身影。

    周圍的機器迅速圍攻過來。

    可當它們聚集在此的時候,根本找不到唐姝的身影,她已經轉移到了別的地方。無人機根據監控錄像,一窩蜂的飛向唐姝最後消失的小路拐角處。

    探照燈來回掃射,隨著無人機的遠去,燈光也越來越遠。

    靜靜的在原地趴了幾分鐘,唐姝從藏身的裝飾假樹上跳下來。

    她根本沒走。

    這是唐姝慣用的伎倆,讓對方誤認為自己去了那邊,但其實她躲在視覺盲區。

    唐姝轉身去了和無人機相反的方向。

    無人機的飛行聲越來越遠,但它們似乎又發現了端倪,開始分散開來四處搜尋。

    唐姝已經繞到了別處。

    她捕捉空氣里的聲音,不放過任何微小的震動。有幾架飛機里唐姝很近,唐姝飛奔一段距離後放慢了腳步。

    離開灰暗的地方,步入城市的主干道,光芒亮得刺眼。

    唐姝像貓一樣蹲在牆上,思索如何穿過車水馬龍的街道。

    自動駕駛車在駕駛軌道上飛奔,也在尋找她,同時也在尋找城市里是否還有其他遺漏的人類。

    看來妄圖輕松到達軍事基地是不可能的了。

    唐姝心想。

    她繃緊了肌肉,做好準備。

    下一秒,唐姝身形消失在原地,再度爆發她最快的速度,像一道流光一樣穿過街道。

    捕捉到她的身影需要監控的後台分析,這給她留出了足夠多的時間去甩開這些機器。

    0410

    天空已經朦朧的露出魚肚白,掛在遙遠的地平線處。

    唐姝已經接近了軍事基地的位置,一路上賽博朋克區並沒有拿出真正對唐姝生命造成威脅的武器。因為這些武器運用起來,不僅會威脅到唐姝的生命,同時也會威脅到城市本身。

    現在情況就好比一個人不小心吞了一只蟑螂,他肯定會選擇服用一些溫和的藥物,而不是吞硫酸和蟑螂同歸于盡。

    角落里已遠不如剛才那麼黑,建築光滑的表面反射這一點點微弱的陽光。

    唐姝鼻翼抽了兩下,用力吸口氣,肥肥幾只貓剛剛經過了這里。可以按著它們的行動軌跡走,就不會出錯。

    唐姝一路嗅過去。

    貓咪挑選的位置全是犄角旮旯,沒有能正常走路的,唐姝手腳並用的鑽來鑽去,蹭上一身灰。

    順著寵物們走過的路線,果然很快就到了軍事基地建築群的最底部。

    速度變快的原因不僅僅是貓咪們挑選了一個最佳的捷徑,而且

    唐姝環視周圍,詭異的發現軍事基地周圍沒有明顯的人工智能做眼線。剩余的防衛部署都是軍事基地之前就有的,人力還比之前少了許多,對唐姝來說並非難事。

    軍事基地還未被城市意志徹底攻破,還有機會。

    唐姝心想。

    可讓她一直惴惴不安的是,影君去哪兒了?

    0417

    軍事基地里,零號區里走出一個人影,蔣文昌從下層跳上來。

    這時他手上已經沒有了那兩個缺陷者。

    蔣文昌能感覺到那只恐怖的眼珠子正注視著自己,他沒有被恐怖的城市意志身軀給嚇倒,反而輕松的調侃。

    “時日無多。這句話說的,要麼是我,要麼是你。”

    零號區發出了嗡鳴,似乎在憤怒。

    蔣文昌不再理會身後的眼楮,打開電子手環,通知羅生堂的人護送唐姝來軍事基地。

    卻得知一個驚人的消息。

    唐姝再跟著聞龍取寵物後沒有回到宿舍,不見了。

    霎時間,蔣文昌臉色巨變!

    難道是影君干的?唐姝失蹤,那不是人類沒機會了?

    “滴滴。”

    電子手環傳出兩聲提示音,收到了新的消息。蔣文昌打開快速瀏覽,接受到的信息讓他感到疑惑。

    執法者說發現了五只貓一只狗還有一個滿身是傷半死不活的人。

    唐姝的貓?

    蔣文昌起先很詫異,還以為唐姝遇到了危險,羅生堂已經被攻破了。轉念一想不對,如果寵物們送來的是唐姝,以唐姝的自愈能力不可能滿身是傷。那事情就變得蹊蹺起來,能和唐姝的寵物一起來的會是誰呢?

    蔣文昌和下屬一同趕往發現貓咪的位置。

    自願留在賽博朋克區的一批醫療隊也趕了過來,蔣文昌到的時候醫療隊已經將受傷的人抬進移動搶救倉內。蔣文昌在隔著搶救倉的玻璃隔板看了眼,是個羅生堂的老師,被打的面目全非,認不出身份。

    蔣文昌扭頭,發現執法者居然全部蹲在地上,圍著那幾只貓,把視線擋的嚴嚴實實的,讓他看不見里面發生了什麼。

    不過,能輕易覺察到執法者小隊的氣氛有些微妙。

    “怎麼了?”

    蔣文昌發問。

    蹲在地上的執法者們移開了一點,給自家長官騰出一個位置。

    “”

    看到眼前的畫面,蔣文昌徹底無語了。

    地上放著兩個從廣告牌上拆下來的板子,上面簡單易懂的標著兩個字。

    “間”“碟”。

    間諜的“諜”字還錯了,是“碟子”的碟。

    能在短短的時間里煞費苦心的找到諧音字還真是為難唐姝了。

    還是你們年輕人會玩兒。

    蔣文昌一時間心情相當復雜。

    短短幾分鐘感受到了一波心肺驟停,情緒忽上忽下,享受極致的刺激。而這些情緒都是唐姝帶來的。

    蔣文昌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思緒很快回歸正題。

    唐姝讓一群寵物送過來的是羅生堂的間諜。

    蔣文昌摸著下巴思索。

    恰巧這時醫療隊的人也在數據庫中查出了傷員的身份,其中一員匆匆走過來向蔣文昌匯報。

    “傷者是羅生堂的寵物管理員譚安愈,四肢關節全部被這段,出血量非常大,現在在搶救中,尚未脫離危險。”

    蔣文昌微怔。

    唐姝干的嗎?下手也太狠了。

    “控制起來,不要讓他有動作。”

    蔣文昌簡單的吩咐。

    “是。”

    醫療隊的人回答道。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見了那個字牌,大約都猜到了譚安愈的身份。

    蔣文昌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貓貓狗狗們的身上,肥肥察覺到蔣文昌的視線,弓起背嘴里發出“斯哈”的威脅聲。

    唐姝的黑色蟒蛇和蜘蛛都不在,唐姝本人也不這里。

    在外面遇到城市意志的阻攔了嗎?

    蔣文昌的視線移向軍事基地之外,透過那層玻璃和充能防護罩,裝甲車和無人機越來越接近這片地區,大有大軍壓境之感。城市里最後的安全地帶從內外同時慢慢瓦解,時間不多了,最關鍵的人卻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殊不知,此刻在蔣文昌視線下方的死角處,唐姝像一條泥鰍一樣從狹窄的通風管道鑽了進來。

    灌入通風管風口的風非常急促,差點將唐姝給吹出去。

    唐姝雙手牢牢的攀在光滑的通風管壁上,慢慢的朝前挪,直到離開主通風管,管道內的風速才變得緩和。

    她深吸一口空氣,分析其中的味道。

    城市意志來自整個軍事基地的最下層,同時從地下飄來的還有一股微弱的缺陷者的氣味。

    咦?

    唐姝感到十分疑惑。

    她趕緊順著通風管道往下爬,甚至直上直下的跳躍,背貼著通風管壁以最快的方式自由式落體。一路向下,唐姝傾听各種聲音,外面已經沒什麼人了。即使有,也離她非常的遠。

    偌大的軍事基地,這麼點兒人實屬勢單力薄。

    滑到能到達的最低處,唐姝一腳踹掉排氣扇,跳到地面。

    排氣扇摔落在地,在安靜空曠的環境里,這 當一聲如此突兀。

    唐姝追著氣味前進,接近零號區,離城市意志越來越近,可以感受到機械上的生命氣息。

    她四處打量著,左顧右盼,走路都不成直線,繞來繞去。

    越到底層,建築修建的高度越夸張。這絕對不是適合人類的高度,修建的反倒像神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