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消耗的對抗

    楊間的柴刀觸發了媒介,襲擊了眼前的厲鬼,而這樣的靈異攻擊在這一刻似乎起到了某種沖突,產生了連鎖反應,四樓走廊的所以燈泡全部都在這一刻炸開了。

    剛剛被厲鬼影響而亮起的燈也在這一瞬間熄滅。

    而這,似乎也觸發了這厲鬼的殺人規律。

    熄燈後必死無疑。

    黑暗籠罩而來的前一秒,剛才熄滅的鬼燭卻又再次被點亮了。

    李陽手中的鬼燭此刻卻一反常態,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持續的消耗著,仿佛鬼燭上的時間被加速了一樣。

    一秒,兩秒,三秒......估計才五秒不到鬼燭就已經燃燒了過半。

    而且鬼燭的火光格外膨脹,像是得到了催化一樣。

    “這種燃燒速度......簡直匪夷所思,這頂得住麼?”李陽見此忍不住吸了口涼氣,瞬間就有一種想要再次點燃一根的沖動。

    要不快點的話,這連給你續上的時間都沒有。

    但是他手中只有一根鬼燭了,之前的時候將一根送給了鬼郵局一樓大廳的孫瑞。

    “鬼,消失了?”

    楊間此刻卻看見,之前站在王善身邊的恐怖厲鬼在被自己柴刀襲擊之後並沒有出現肢解的情況,反而在燈泡炸裂的瞬間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這一刀似乎並沒有起到預想之中的效果。

    鬼郵局內還存在著更為可怕的東西,眼前的這鬼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似乎還有什麼存在著牽連,不是單獨個體的存在。

    “隊長,鬼燭要頂不住了。”李陽此刻喊了一聲。

    楊間目光一動︰“我看見了,雖然鬼被我擊退了,但是鬼的靈異力量還在,關燈必死的詛咒並未消失,現在還在我們身上,鬼燭的燭光替代了那剛才突然熄滅的燈光並且和關燈必死的詛咒做著對抗。”

    “燃燒速度的確是有些驚人,不過只能看情況了,如果這根鬼燭抵擋不下關燈必死的詛咒,那麼我們所有人都有危險。”

    他一眼就看出了問題的所在。

    這種情況就如同當初他在凱撒酒店用鬼燭對抗柴刀詛咒一樣,唯一有些不同的是,鬼燭的燃燒方式有所區別。

    抵擋柴刀詛咒的時候鬼燭是瞬間燃燒一空,而眼前是以一個迅猛的速度持續里燃燒。

    “這根蠟燭熄滅後我們就會死?”

    面對這種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結論,其他人都睜大了眼楮,死死的盯著李陽手中那根快速燃燒著的紅色蠟燭。

    此刻十秒過去了。

    李陽手中的鬼燭燃燒了大半,只剩下了一小節,似乎消耗的速度沒有之前那麼劇烈了,但依舊是讓人感到心驚肉跳。

    因為那一小節的鬼燭還在繼續消耗。

    燃燒的速度再次放慢,仿佛最凶險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剩下最後一點靈異在和燭光做著對抗。

    但這種必死的靈異詛咒哪怕是僅剩一點也足以致命,至少抹殺掉王善,楊小花這兩個普通人是不成問題的。

    鬼燭的殘留量再次減少,這個時候就只剩下了不足三公分的長度了。

    可鬼燭的燭光卻依舊沒有受到影響,燃燒的十分旺盛。

    只是這種旺盛是過度的消耗鬼燭來維持的。

    “還在繼續?快要擋不住了,就不能想想辦法麼?”老鷹焦急的說道。

    辦法?

    這個時候能有什麼辦法。

    鬼的襲擊已經形成了,觸發必死的條件達成,現在全靠鬼燭頂著,而鬼燭是消耗品,燒光就沒有的,楊間手中也沒有多余的存活。

    “如果鬼燭真的燒沒了,剛才那鬼的襲擊還沒退去,以我現在能擋得住這種必死的抹殺麼?”此刻,楊間卻在做著最壞的打算,評估自身對抗靈異的能力。

    很顯然,他自己也不知道。

    這種觸發必死的規律,他以前遭遇過,只是那個時候是被替死娃娃亦或者是八音盒的詛咒擋下來了。

    現在。

    楊間成為了異類,也沒有親身嘗試過這種必死的襲擊。

    畢竟,萬一嘗試之後頂不住,那不是自尋死路了麼。

    兩公分了。

    李陽手中的鬼燭已經來到了臨界點,距離燒光就只剩下最後一點。

    似乎這次的運氣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

    鬼燭在堅持了十幾秒之後,燃燒到只剩下最後兩公分的時候開始恢復了平常燃燒時候的狀態,沒有和之前一樣加速了。

    “停下來了,蠟燭消耗的速度變了。”楊小花死死的盯著,此刻發現了變化瞬間驚喜了起來。

    “沒事,現在是沒事了麼?”王善怔怔出神,有一點不太真實的感覺。

    他神經緊繃到了極點,現在都有點發蒙了。

    “楊間,這種情況又代表著什麼?”老鷹依舊保持鎮靜,他看了看,詢問這種情況。

    “很明顯,消耗了這麼多鬼燭最後擋住了關燈必死的殺人規律,這次的襲擊應該已經抵消了,不會再落到我們頭上,也幸虧剛才我及時吹滅了蠟燭,沒有被多消耗一點,否則現在的情況還真不好說。”

    楊間臉色平靜的說道,他的額頭上出現了一道猙獰的血色裂痕,裂痕一路延伸,沿著臉龐,到脖子,再到胸膛.....仿佛整個人都要裂開似的。

    略顯粘稠的血液從傷口溢散出來。

    柴刀使用之後的副作用出現了。

    詛咒同樣爆發在自己身上。

    這種傷口不僅僅是出現在身體上,就連他腳下的鬼影也都在裂開。

    這一刻,他沒有選擇重啟修復自身。

    因為今夜太危險了,楊間覺得干脆讓鬼影自行恢復好了,要是再用重啟的話,後續有危險就沒有辦法輕易的對抗了。

    畢竟他一次重啟也最多就只能重啟自身幾分鐘而已。

    雖然極限沒有嘗試,但肯定是不能隨時的使用,否則刺激鬼眼進一步復甦,楊間這個異類又要麻煩了。

    “你的臉......”柳青青留意到了楊間這種情況。

    “我沒事,只是一點小傷而已。”楊間並不在意這樣的傷口。

    只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柴刀也不能輕易使用了,否則第二波詛咒爆發,鬼影再被撕碎,那麼恢復的速度只會更慢。

    但是他保留了重啟的能力,卻可以在非常時刻抵消一次柴刀詛咒。

    能力交替使用,這樣才不至于在短時間內陷入被動。

    “剛才那鬼暫時的消失了,可接下來怎麼辦?”李陽隨後又擔憂了起來。

    只要鬼沒有被關押,哪怕就意味著還會再次出現。

    因為鬼是殺不死的。

    哪怕是柴刀能將鬼肢解,可是給予一點時間,鬼依舊能夠恢復過來。

    >    僅剩的最後一點鬼燭還在燃燒,讓周圍還保留著光亮,不至于再次陷入黑暗。

    眾人聚在這一點火光周圍,神情都格外的凝重。

    楊間看了看時間,現在才六點五十七分。

    也就是說,熄燈到現在才過去了不足一個小時。

    距離天亮還有十一個消失。

    這個時間長度讓人感到著實有點窒息和絕望。

    “需要找個不會亮燈,並且還有門的房間待著,在走廊上也僅僅只是比在402房間里稍微好了一點,而且現在四樓的燈炸了,402房間里的鬼會不會失控也不敢保證。”楊間說道。

    眼下,需要用到李陽鬼堵門能力的時候。

    鬼堵門可隔絕靈異,待在一個房間里多少是安全的。

    前提是房間不能再亮起燈光了,否則把鬼吸引過來,那就是自尋死路。

    “剩下幾個房間,你覺得哪個房間比較合適?”柳青青詢問起來。

    楊間的鬼眼繼續窺視,他目光掃過那一個個透露出詭異氣息的房間。

    這些房間都可能存在著厲鬼。

    如果運氣不好選到一個凶間只怕是要死人。

    雖說現在楊間是異類不容易被鬼殺死,可鬼郵局這地方凶險太大,真遇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還是有被干掉的風險。

    所有人都看著楊間,等待他的決定。

    剛才的一番情況都看在眼里。

    楊間有足夠的能力帶著他們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