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桑稚沒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掛了電話, 桑稚翻出手機日歷看了眼。算了算時間, 發現在不知不覺間, 她也有將近一周的時間沒去給段嘉許送飯了。

    不知怎的, 大概是剛剛段嘉許的語氣, 桑稚莫名也有點心虛。

    怕自己忘了這事, 桑稚睡前還特地定了個鬧鐘。隔天醒來, 她找了個感興趣的美食視頻,賴在床上看了好幾遍, 而後才進了廚房。

    桑稚邊做邊嘗著味道, 覺得今天做的比之前做的都好吃一些。

    她舔了舔唇邊的醬汁。

    心想著, 要不一會兒就跟段嘉許說,她這段時間沒過去,是因為在苦練廚藝?

    胡思亂想了好一陣。

    桑稚小心翼翼地給便當擺盤, 裝進袋子里, 出了門。她時間算得準,坐了個地鐵過去, 到段嘉許公司樓下的時候, 恰好到飯點。

    來的次數多了, 桑稚也沒讓段嘉許下來接, 直接坐電梯上去。

    大概是因為飯點, 工作室的門沒關。

    桑稚走了進去,沒在位置上看見段嘉許。她眨了下眼, 拿出手機,給段嘉許發了個消息。

    其中一個男人注意到她, 愣了下,猛地撞了下旁邊人的肩膀,而後主動說︰“嫂子,老大去廁所了,你先坐會兒。”

    被這群年紀比自己大的男人叫嫂子,桑稚還有點不自然。她點了點頭,走到段嘉許的位置坐下,順帶把袋子里的兩個便當都拿出來。

    桑稚剛打開蓋子,就有人問︰“嫂子,你這段時間怎麼沒過來?”

    她回頭。

    正想回答的時候,桑稚忽地用余光注意到段嘉許的身影。她頓時收回了嘴里的話,把目光轉到他的身上。

    段嘉許走過來,垂眼看她︰“來多久了?”

    桑稚︰“剛來。”

    他扯過旁邊的椅子坐下,突然喊她︰“只只。”

    桑稚抬頭︰“啊?”

    段嘉許往後邊瞥了眼,懶懶道︰“別人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

    “……”

    被他轉移了的注意一下子回來了。

    也不知道段嘉許是不是不高興,桑稚猶疑地盯著他看了幾秒,謹慎又緩慢地說出今天想的那個借口︰“我覺得我做飯不太好吃。”

    段嘉許︰“嗯?”

    “所以這段時間在苦練廚藝。”桑稚不敢跟他對視,怕被他發現撒謊,“你嘗嘗,今天做的比之前都好吃。”

    話音落下,剛剛問桑稚話的那個男人恍然般地哦了聲︰“原來是這樣!我們還以為——”

    沒等他說完,就被旁邊的男人捂住了嘴巴。

    桑稚訥訥道︰“以為什麼?”

    像沒听見他們的話一樣,段嘉許拿起筷子,神色溫和︰“不想做的話,就別做了。無聊的話,就找朋友出去玩。”

    “……”

    平時很正常的話,在此刻,桑稚莫名覺得有些詭異。而且這男人,不管生氣還是開心,都是一個表情,她也沒法分辨。

    桑稚咽了咽口水,認真道︰“沒不想。”

    段嘉許側頭看她。

    桑稚補充︰“我可太想了。”

    頓了下,她干脆反過來譴責他︰“你是不是就是不想讓我過來。”

    段嘉許眉眼稍稍舒展開來,看了眼那群此時正豎著耳朵听這邊動靜的大老爺們,笑了聲︰“說什麼呢,快吃吧。”-

    桑稚總覺得古怪。

    飯後,趁著段嘉許去扔垃圾的時間,她找了這里年紀最小,嘴巴也最不嚴實的一個男生問了幾句。沒多久就問出了原因。

    男生︰“嫂子,你這段時間沒來,我們都以為你跟老大分了。”

    桑稚︰“……”

    男生︰“而且老大這段時間的心情看起來很差,我們就覺得,是你把他甩了。”

    桑稚︰“?”

    “畢竟我听你說過,他八0年嘛。”男生說,“年近四十歲,還沒結婚的男人,內心肯定是有點敏感的。嫂子,你對老大好點吧。”

    桑稚沉默幾秒︰“我說的應該是八0後吧,他八9年的。”

    “……”

    桑稚沒想到,她就沒來這幾天,就能傳成這個樣子。

    ——前途無量有車有房段嘉許,因年老色衰被女大學生甩。

    她瞬間懂了段嘉許叫她過來送飯的原因。

    肯定是,听到了他們的話。

    桑稚回到段嘉許的位置玩手機。

    很快,段嘉許從外邊回來,還給她帶了杯飲料。

    把吸管戳進杯子里,桑稚喝了一口,時不時地看他幾眼。想到剛剛的事情,她突然覺得有些搞笑,唇角揚了起來。

    段嘉許看她︰“笑什麼?”

    桑稚自顧自地笑了一會兒。她的眼楮彎成月牙兒,伸手去戳他的臉,露出唇邊的兩個小梨渦︰“有年齡包袱的老男人。”

    “……”

    “沒關系。”桑稚安慰他,“你就是年老,但是色還不衰。”

    “……”

    2.

    開學一個月,又迎來了十一長假。

    桑稚提前買了回家的機票,三十號那天,下了最後一節課,她便坐上了機場大巴。

    到達南蕪機場的時候,剛過中午十二點。

    桑稚沒帶什麼行李,所以沒辦托運,只背了個小書包。她順著出口走出去,很快就見到在外邊等著的段嘉許。

    段嘉許走過來,握住她的手︰“走吧,去吃飯。”

    桑稚看了眼時間,問道︰“你一會兒是不是還要回公司?”

    段嘉許︰“嗯。”

    桑稚︰“你國慶放假嗎?”

    段嘉許︰“放三天。”

    桑稚哦了聲。

    兩人出了機場。

    桑稚被段嘉許牽著,往停車位的方向走。她不清楚位置,也沒看路,只是低頭看著手機。沒多久,她突然听到身後有人喊她︰“桑稚?”

    聞聲,桑稚回頭。

    映入眼中的是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

    是她的同學傅正初。

    距離上一次見面也不怎麼遙遠,是在暑假的同學聚會上。

    對比起初中,傅正初的變化不大,只是模樣長開了,穿著也變得成熟了不少,但氣質仍顯得陽光,帶了點憨傻。

    見沒認錯人,傅正初笑起來︰“你國慶回家啊?”

    桑稚停下步伐,點頭︰“你怎麼在這兒?”

    傅正初︰“我奶奶過來,我來接她。”

    段嘉許也停了下來,目光淡淡地掃了傅正初一眼,神色若有所思。下一秒,他的眉梢一挑,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嘴角也不咸不淡地扯了起來。

    傅正初這才注意到站在桑稚旁的男人。

    他看向段嘉許,禮貌性地問了句︰“這位是?”

    桑稚老實道︰“我男朋友。”

    似是覺得段嘉許有些眼熟,傅正初盯著他看了好幾秒。怕這樣顯得過于唐突,他輕咳了聲,收回視線︰“那不打擾你們了,我去接我奶奶了。”

    桑稚朝他擺擺手,很客套地說︰“去吧,有空聯系。”

    隨後,她跟段嘉許繼續往前走。

    沒走幾步,身後的傅正初又喊住她,這次聲音里多了幾分不可置信,像是三觀被顛覆了︰“桑、桑稚!”

    桑稚再次回頭︰“啊?”

    可傅正初的視線沒放在她的身上,反倒直直地盯著段嘉許,仿佛想起了什麼。他一副被雷劈了的樣子,嘴唇動了動,最後也只憋出了三個字︰“沒什麼。”

    桑稚也莫名其妙︰“那你快去接你奶奶吧,別讓老人家等久了。”

    他安靜片刻,點了點頭。

    這次傅正初沒再說什麼,轉身進了機場里。

    等他走後,段嘉許捏了下她的指尖,慢條斯理道︰“我沒記錯的話,這男生以前被你弄哭過?”

    桑稚嘀咕道︰“多久前的事情了,你不提我都快不記得了。”

    段嘉許重復著她剛剛的話︰“有、空、聯、系。”

    桑稚不覺得自己沒理,忍不住說︰“客套話,你听不出來嗎?而且他有女朋友,早就不喜歡我了。上次見面,還跟我說那是他年少不懂事。”

    段嘉許神情散漫,拖著尾音啊了聲︰“上次見面。”

    “……”

    “怎麼還背著哥哥跟別的男人見面。”

    桑稚面無表情道︰“同學聚會。”

    她皺眉︰“你現在怎麼找著機會就找我的茬。”

    “什麼找茬。”段嘉許笑出聲,“我這不是得防著點,老夫少妻的。”

    “……”

    見他還想繼續翻這些不著邊際的舊賬,桑稚主動扯開話題,提起傅正初剛剛的反應︰“他剛剛第二次叫我的時候,表情好像很奇怪。”

    段嘉許︰“是奇怪。”

    桑稚搞不懂他︰“他為什麼那反應?那表情像是,突然發現我去變了個性,或者是整了個容一樣。”

    段嘉許好笑道︰“也沒那麼嚴重。”

    桑稚一愣︰“你知道?”

    “嗯。”

    “你怎麼知道?”

    “你也知道。”

    “我不知道啊。”

    “你想想。”

    一時之間,桑稚真想不起來了,茫然道︰“什麼啊。”

    “你這同學,我記得,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我是替你哥去幫你見老師。”段嘉許耐心提醒,“所以,他應該覺得我是你哥。”

    “……”

    “他現在可能以為,咱倆亂.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