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偶遇

    電影放完,影廳燈光亮起。

    沉浸大航海場景的人們久久未能回神

    葛小天看看腕表時間,“才十點,咱再看一場”

    李秀秀撅撅嘴,“不看了,你這形象讓我感覺很別扭。”

    “哪有瞧瞧這拉風小中分,瞧瞧這性感八字胡,比帥渤都帥”

    “我懷疑天成的高管,都是被你帶歪的”

    “哪歪了”

    “豪哥悍匪,帥渤老大,高松翻譯官,老洪怪博士,小黃他們幾個差不多能湊齊一套葫蘆娃,哪怕以前很正經的胡教授、梁總工,現在全都外罩白大褂,內襯綠軍衣,整的跟國軍統帥似的”

    “咱又不是正規工程軍團,綠軍衣肯定不能穿真的。”

    “不對,你為啥非得內襯綠軍衣”

    “你仔細想想,一個小工程隊,跑窮鄉僻野承建,或者跑戰亂區承建,是穿工裝唬人,還是穿綠衣唬人”

    “好像是後者。”

    “只要鎮住那些狠人,是不是就能省掉很多麻煩”

    “那也不能穿二戰期間的毛呢質料的裝束啊”

    “帥就完了。”

    “你這都什麼審美觀還有,你把妝去掉,咱去玩ar大冒險。”

    “好吧。”

    葛小天抹掉涂畫的立體八字胡,“現在呢”

    “順眼多了。”

    倆人閑聊著走出影廳,湊巧遇到第二批看電影的觀眾。

    對方看到李秀秀,微微一愣,瞬間笑場。

    “他們笑啥”

    “可能去掉八字胡,我的臉型看上去有些別扭。”

    “沒有啊,又帥又成熟不對,我怎麼感覺他們在看我”

    “沒,在看我。”

    “我臉上是不是有東西”

    “沒有”

    走到電梯口,李秀秀看到鐵門反光,摸摸嘴唇上方被印上的八字胡

    葛小天見狀,撒腿就跑

    “葛小天你親那麼久,就為了這個”

    “葛小天”

    原本笑場的觀眾瞬間反應過來

    運河cbd,天成廣場花園內。

    “你看看,你吼一嗓子,咱家立馬少了幾十萬。”

    “誰讓你錢多燒的,非得發紅包。”

    “過年麼,喜慶點。”

    葛小天說著,動動手指,向今晚跑天成廣場消費的顧客,發上五千萬優惠券。

    李秀秀“”

    “大方吧”

    “當年我賣豬肉,都不敢這麼干。”

    “”

    “咱過兩天回老家吧”李秀秀攬住某人胳膊。

    “想家了”

    “想看看我妹妹。”

    “嘖嘖,我還以為你想念老李呢。”

    “他呵,有了老婆忘了閨女,半年都不帶給我打電話的,說到這,我就來氣,要不是你”

    "不是我,你哪來的妹妹,說不準很快還會有個弟弟。"

    葛小天眼看不妙,連忙轉移話題,“都十一點了,咱回去睡覺吧明早去玩ar大冒險,我帶你躺贏。”

    “不玩。”

    “裝備都給你,我打工”

    “這還差不多。”

    第二天,1月31號。

    由于來太早,今天又不是節假日,跑來體驗ar大冒險的顧客只有倆人。

    葛小天拒絕了工作人員陪玩的建議,跟李秀秀坐在等待區,拿智能一卡通組隊聯網玩飛車。

    其實天娛互動在小商品市場還有一座規模更大的2號店,那邊人流較多,輕輕松松就能拼湊出五十人的開局人數,但那邊屬于槍戰系列,猶如c,也就是未來的吃雞。

    如果說,目前vr最大價值在于體驗情趣,那目前ar最大價值則是在于練兵。

    飛行模擬、槍戰模擬、駕駛模擬、攻防戰役

    人坐在真實戰機、tan克或者專用訓練設備中,或身穿訓練武備,戴上透明眼鏡,進入現實訓練場,ar就能按照系統設定,投放ai敵人或者ai人質,進行遠超vr效果的訓練。

    北美于98年投入使用,自家現在投入商業,也不算晚。

    幾局飛車之後,上午九點,天娛互動開始上客

    葛小天今天沒化妝,而是戴了一頂遮住半張臉的葬愛級假發,顧客來來往往,倒也沒露餡。

    九點半,上午這局已經籌集三十五人,夾層玻璃板上,也多了許多觀眾。

    這時,任仲強老爺子帶著他小兒子,也就是天成香江負責人任達強,與五六名中老年男子出現在電梯口。

    中老年男子中,其中有一人,看起來十分眼熟。

    似乎是上次抵達香江時,在街上大跳植物僵尸舞,吸引來的香江第一長官。

    葛小天看看左右,全都在探討今天的地圖,索性摘掉假發迎上去。

    “領導,任老,怎麼來這邊,也沒提前打招呼。”

    “哈哈,葛先生,想不到會在這里偶遇。”香江長官握過手,看向旁邊一位陌生面孔的中老年男子,“這位是金利萊創始人,曾梓曾先生。”

    “曾先生實乃我輩楷模”

    “葛先生說笑了”

    “這位是家妹曾璇,渣打銀行華夏區總裁。”

    “聞名已久。”

    “葛先生,您可是數次拒絕我的拜訪。”衣著樸素的女子,微笑著握手。

    “嗨,我哪知道您是長官的妹妹,如果知道,我肯定掃榻相迎。”

    介紹繼續。

    “葛先生,這位是家弟,曾培,香江安全總管。”

    “幸會幸會。”

    “這位是我愛人”

    “夫人的二哥,鮑先生,可是我家體育運營公司在香江的重要代言人。”

    “見過葛先生。”

    葛小天看向大大落落站在一旁的李秀秀,“這是我未婚妻,李秀秀,錦繡華夏創始人。”

    錦繡華夏雖然賠了兩個億,但這是投資,以目前六座錦繡華夏古風文化城輻射的產業,包括給社區帶來的增值、幫天娛帶動的游戲周邊,錦繡華夏已經為天成創造了近十億經濟效益。

    普通人看不出來,但做生意的幾乎都明白。

    因此,也沒人小瞧眼前這位年輕的不像話的女子。

    葛小天跟眾人客套之後,看向任忠強,“老爺子,天這麼冷,怎麼出來了”

    “呵呵,這不,快過春節了,兒子跑來湊熱鬧,逛遍大青山,扛不住他勸說,就打算來運河城瞧瞧,走到祥縣,偶遇回鄉尋祖的曾長官一行人,小強上去打個招呼,我們便一起過來了,只是時間太早,廣場內的客人不多,我們就打算先看看咱這十大特色之一的天娛互動。”

    不愧是自己人,幾句話說清來龍去脈。

    葛小天暗中跟老爺子豎個大拇指,微笑轉身,“長官,不知您祖上”

    “按照族譜算來,應該是曾子七十二代孫,我們已經聯系曾廟和曾林管理處,想來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

    “祥縣被稱為曾子故里,既然有族譜,肯定沒問題。”

    這時,其家妹曾璇開口道“葛先生,不知您什麼時候有時間”

    “現在就有。”

    葛小天回頭看看等待區,再數數這邊人數,“巧了,可以開一局。”

    “”

    曾璇還要說什麼,香江第一長官暗中阻攔,“早在去年我就听聞天娛的ar、vr技術領先全球,今天能陪葛先生共同體驗,萬分榮幸。”

    “哈哈,等認祖結束,咱就是老鄉,何必這麼客氣,來來來,達強,扶你父親去觀戰去,回來換裝備。”

    “好的老板。”

    ar技術遠比vr技術高深。

    看上去只需佩戴一副廣域顯示眼鏡,和隨身攜帶的數據交換器,游戲就可以開始,但更復雜的是場景生成。

    根據隨機地圖,迷宮重置,服務器根據現實場景匹配對應的特效、寶物、怪物

    葛小天跟李秀秀一隊,進入第一個場景。

    如果摘下眼鏡,可以清晰看到投影設備在四周牆壁上輪番播放森林動態圖,前方有個小門。

    但戴上眼鏡,自身就仿佛處于深林中,地上荒草密布,前方有條布滿血跡的碎石小路

    當然,玩游戲不能摘下眼鏡作弊,否則被判定出局。

    游戲開始,玩家沒有任何裝備,需要根據反應、感官、辨別能力,擊殺怪物,或者尋找寶藏,慢慢強化自身。

    葛小天在草叢里摸索片刻,找到一根虛擬樹枝,丟給李秀秀。

    隨後又在牆壁形成的樹洞中,翻出一本技能書"投石問路",再次丟給李秀秀。

    四處瞧瞧,看頭頂有個馬蜂窩,撿起石子打出火星,在倆人周圍引燃荒草,“秀,對準螞蜂窩使用投石問路。”

    砰

    蜂窩墜落,幾十只巨蜂猛撲而來,但遇到熊熊火牆,瞬間被燒掉翅膀。

    李秀秀看得錯愕萬分,“小二,你怎麼這麼厲害是不是看攻略了”

    “都是隨機場景,哪有攻略,否則誰還來玩,要多動腦子。”

    “嗯嗯”

    李秀秀揮舞樹枝,對著沒了翅膀的巨蜂一陣亂捅

    v1、v2、v3

    “我三級了”

    “我說過,讓你躺贏”

    “可是,你還是v0”

    李秀秀話未說完,低頭便看到大火蔓延到周圍大樹下,煙燻火烤,燒死數十只蛇鼠鳥蟲

    葛小天身上光芒連閃,“v5,第一個場景滿級,榮耀評分,棒棒噠,走吧,下一個。”

    “老實說,你是不是作弊了”

    “怎麼可能,我如此足智多謀、神機妙算,需要作弊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