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大結局(9)

    當子墨看清時,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此時的林靜,眼神如此迷離,哪里像是清醒了。

    她的這些動作只是下意識的去做而已。

    子墨大步走過來剛想再喚,就看到林靜的手已經伸進駭人的時間漩渦中,手連著揮動了幾下,將時間影像調至成玉將七彩玉鳳簪插進心髒前的那一刻。

    看著下一刻成玉就要將玉簪毫不留情的插進自己的心髒,林靜想也沒想,瞬間一把抓住影像中的成玉,直接就將他拽了出來。

    林靜像是怕他再做傻事一般,隨即奪過成玉手中緊握的七彩玉鳳簪,一下又將玉簪扔進了時間漩渦中。

    一系列的動作,做的行雲流水,毫不拖拉。

    子墨看到的,便是成玉已經被他拖出來的場景。

    子墨覺得,現在的林靜和平時都不太一樣。

    此時的漩渦依舊在高速旋轉著,那里已經沒有了影像,只有一個可怕又漆黑無比的黑洞漩渦。

    只見雙眼無神的林靜手一揮,時間漩渦剎那間消失,而那七彩玉鳳簪也隨著一起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知流落何方。

    子墨被林靜這一系列的操作震驚的睜大了眼楮。

    但隨即看到成玉痛苦不堪的表情,一下回過神來,急忙上前幫忙。

    林靜也是非常的虛弱,隨著漩渦的消失,她虛脫的跌坐在地上,過了好一會眼神才慢慢清明起來。

    與此同時,躲在某個神秘之地,一直守護著成玉的天牛,一愣神的功夫,突然間發現身旁沒了氣息的成玉竟消失了。

    這段時間,他不斷用自身的天牛液滋養著成玉的身體。

    用手摸著,看似成玉沒有心跳和呼吸,元神也像死了一般,沒有任何要清醒的跡象,但他總有一種感覺,成玉沒死。

    所以,這段時間,他依舊細心的照看著成玉。

    他想等著這次神界大亂過去,便帶著成玉離開。

    只是他卻沒有想到,已經沒了氣息的身體,竟無緣無故突然間自己消失了,可真是奇怪。

    天牛急忙起身向四周看去,可根本沒有他的身影。

    這里也只有這麼大,他即使醒了,又能躲到哪里?

    況且,如果沒有大的機緣,他是很難再活過來的。

    有些驚慌失措的天牛又用神識在周圍不斷查看。

    可這是神秘之地,神識既探查不到這里,同樣,神識也無法釋放出去。

    確認了成玉決不能待在這里之後,天牛也不再停留,他便決定離開這里,去尋找成玉。

    不論如何,成玉給了他可以自由行走的身體,他也總要回報成玉才能安心。

    另一邊,九重的凌霄寶殿外,突然間也發生了非常奇怪的一幕。

    之前為數不多的幾名神仙,都雙眼赤紅,像是入了魔一般,不斷的和神皇、人皇和妖王大戰著。

    而在他們周圍,已經躺著上百具神仙尸體了。

    這些尸體外形十分可怖,多數已經支離破碎了。

    殘肢斷臂隨處可見,鮮血更是染紅了整個大殿外。

    這時正打的熱鬧的幾名神仙,像是突然間被人抽掉了魂一般,一下癱倒在地面上。

    正欲再出手解決了幾人的神皇、人皇和妖王突然間停下了手。

    仔細打量起剎那間暈倒的幾人。

    確認他們只是人類神仙,沒被魔灕附身之後,便沒有再出手。

    但那個永遠也打不死的“小強”到底去了哪里?

    三人查遍了九重宮殿外也沒有任何他的消息。

    他們在此消耗了太多時間和精力,如今這魔灕莫名其妙的消失,他們心中總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如此三人便沒有時間再去浪費在他身上。

    如今還是先進入這凌霄寶殿,捉住天帝,拿到禪讓詔書以及拿到加持了天道之力的天璽再說。

    剛才還是同盟的三人,剎那間因為魔灕的消失,一下便解體了。

    立即進入了最高警戒狀態。

    他們之間真是應了那句沒有︰永遠的敵人,更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這里大戰在即,而一重宮殿內的林靜和子墨卻也不輕松。

    在半個時辰後,林靜總算清醒了。

    她睜開眼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直默默守護著她的子墨。

    看到子墨,心安了不少。

    但她突然間想起什麼,便急忙看向旁邊,就看到處于昏迷的成玉。

    子墨看她醒了,急忙上前說道︰“臭丫頭你可算醒了,真是太好了,你趕緊看看成玉,他情況非常糟糕!”

    不肖他說,林靜自然也看出成玉情況不容樂觀,不然之前怎會……

    想到這里,林靜只覺一陣後怕。

    她不能失去成玉大神,絕不能!

    不然活在這個猶如地獄的神界,又有何樂趣。

    一瞬間,她立刻收回全副心神,急忙又看向不斷向外冒著冷汗的成玉。

    不管之前是因為何種原因,現在都不能耽誤時間。

    林靜先是為成玉服下三枚高階療傷仙丹。

    每枚都有一顆龍珠。

    如此三顆龍珠,便能護住他最緊要的三處∼識海、心田及丹田。

    識海不毀,可保元神不滅;

    心脈不斷,可保生命無礙;

    丹田不破,可保修為不廢。

    不然這三處毀了哪一處,都不是他們所能承擔的。

    藥力很快就發揮了作用,但也由于,成玉之前元神受傷太過嚴重,突然一顆顆龍珠進入身體,猶如一個個小太陽一般照耀在他的身上。

    本來還有七彩玉鳳簪可以握在手中,和魔灕的元神一戰,後來卻因受傷太過嚴重,加之突然消失的玉簪,讓他一下陷入了無比絕望的境地。

    那種絕望,猶如當年他被那些壞人所害,將他一個活生生的人類修士,硬是封印成一塊小小的人形玉佩。

    在後來的幾十萬年里,口不能言,身不能動,那種痛苦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如果不是他意志堅強,加之踫到靜兒,怕是就要永遠的沉睡下去,變成一塊真正的冷冰冰的人形玉佩了。

    這會好在那個不知到底為何會突然又出現在這里的魔灕,也只胡亂的打了成玉一頓,立刻躲到一旁療傷休息去了。

    如今的魔灕,可還是一臉的懵逼。

    為毛他好端端的正在和那三個家伙決一死戰,卻突然間他的元神被抽離那些被附身的神仙身體,一下又回到了這個臭小子的識海中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