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能不能有點爭寵

    凌震宇看她一臉的得意,眉頭皺了皺,摟著身邊小丫頭淡淡地說︰

    “既然你這麼舒服,那就在海里呆著吧。”

    麗薩一愣,接著揚起胳膊喊︰

    “凌總,凌總別啊,安總都原諒我了——這麼黑,萬一有食人魚過來,龍哥,龍哥你拉我上去吧……”

    龍簡陽把她剛剛的舉動一點不落的看在眼里,不屑地搖頭︰

    “麗薩,是我一直小看了你,本事不小,干脆在海里施展一下,看看心機能不能戰勝一切。”

    說完,他抄起褲袋,抬腳往房間里走。

    凌震宇拉著小丫頭回房換衣服。

    關上門之後,安離琪才唏噓著脫下已經濕透的衣服。

    很明顯,麗薩是故意的,因為所有水漬都是順著脖領流進去的,摸著她冰涼的肩膀,凌震宇趕緊把毯子給她裹上,空調又調高了兩度。

    “那個麗薩真有意思,本來我跟她不認識,真是奇怪總跟我對,連簡陽都看不慣了。”

    她的話說完,凌震宇抿著嘴巴笑︰

    “只怪有人比她招人喜歡,有時候女人的嫉妒心理很重,說出來讓你無法想象。”

    “喂,那麗薩怎麼辦?簡陽會不會真的把她扔到海里過夜?這海水跟冰水一樣涼,剛剛她撩水我都懂得一哆嗦。”

    男人坐在她身邊,無所謂的回答︰

    “她上不上來跟你有什麼關系,你要不過去關心人家,還不會惹了一身的水,那女人太狠,不跟你一路,少來往。”

    安離琪靠在床邊繼續說︰

    “我本來也沒想跟她來往,只覺得是簡陽帶來的人,別讓他太沒面子……”

    “他真在意的女人不會爭寵,比如你,怎麼就沒有想方設法爭寵,有一點表現也就讓我心里舒服一點。”

    安離琪一腳踹到他懷里,笑著說︰

    “喂喂,我這叫通情達理好不好,太心機不累嗎,還不如簡單一點。”

    “你是可以簡單一點,可是也該照顧一下別人的自尊心,你老公好歹也算是有個公司的人,你得表現得很怕被人搶走,時刻護著點懂不懂?”

    看著面前的男人自己說話都忍不住笑,安離琪索性躺下叫︰

    “我感覺已經夠護著你了,誰讓你身邊沒那麼多美女了呀,不然你帶個女人來,我保證在你面前上演一出真人版的宮斗大戲,每天搶著侍寢,把牌子上的名字都寫成我,讓你每天只能翻到我。”

    凌震宇寵溺地幫她捏著腳︰

    “被你這麼一說,還真覺得挺恐怖,女人一個就夠了,多了就煩——不對,是認準一個就夠了,只要不是認準的那個就覺得煩,像龍簡陽這種,典型的沒有認準的,現在還在撒網。”

    說起他來,安離琪當即來了精神,湊到他身邊八卦︰

    “那你說龍簡陽想跟雪兒認識,他們到底……”

    凌震宇無所謂的搖頭︰

    “想認識就認識嘍,雪兒那種是讓男人喜歡的,不過她不是龍簡陽的菜。”

    “那雪兒是不是你的菜?以後她可是要去你的公司上班,還求我跟你講,多關照她一下呢。”

    看她眼底有些擔憂,凌震宇眼底有些滿足︰

    “你現在這個表情我很滿意,看來菲菲幫了我的大忙,把雪兒這個女人送到我公司,莫名提高了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說起來這也算曲線救國。”

    被他說的警覺起來,安離琪眯起眼楮瞪著他︰

    “你不許多跟雪兒說話,不許被她蠱惑,不許看她可憐就幫她,不許……”

    “那你就跟我在一起,不然我管不住自己,咱們約好一起去你公司,一起去我公司,或者你需要的話,我可以隨時去你公司上班,總之以後我的宗旨是,忙可以,但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不能少,說白了你不能脫離我視線範圍之內。”

    听他說了一大通,安離琪有些反應不過來。

    明明是在說他的問題,怎麼現在勢頭忽然就轉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