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權門貴嫁思兔_ 二百八十三•倒戈 木子書屋

二百八十三•倒戈

    帖爾其跟他說了幾句話都沒得到他的回應,側頭一看,才發現他心不在焉,頓時就有些惱火“你聾了嗎我跟你說話呢,你在想什麼”

    厄爾回過神來,見帖爾其渾身都是傷,撇了撇嘴也冷了臉“我兒子如今生死不知,我當然是在想我兒子的事還能想什麼”

    帖爾其忍不住被噎的有些胸悶。

    是了,厄爾的兒子去運糧,還不知道怎麼樣。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半響才惱怒的道“如今糧草被燒了,將士們總要吃飯,現在你們先拿出來,過些天再說。”

    他們在老鷹部,從銀狼部再運糧過來總是需要時間的。

    厄爾有些不願意。

    糧食可不是小事,眼看著又是冬天,若是沒有糧食,還不知道要餓死凍死多少人,他們老鷹部每年都比較緊迫,現在要拿出這麼多糧食來給銀狼部,還真是一個大問題。

    但是不給也不行。

    他太知道帖爾其的德行了。

    帖爾其開口不是在商量,是已經下了決定,若是不給,還不知道鬧成什麼樣兒。

    廣個告,咪咪閱讀aiiread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竟然安卓隻果手機都支持

    這麼想著,他心中越發的不情願。

    不過也沒等他不情願太久,當天晚上,他們就又遭遇了一場突襲。

    誰都沒想到阿瓊桑竟然會趁著深夜還追來,並且發動了一場襲擊,到處都是火,阿瓊桑這人顯然是沒什麼道義規矩的,他趁著深夜派人到處放火,然後趁著軍營大亂的時候帶著格桑部最精銳的那批騎兵沖了進去。

    要命的是,銀狼部的人才剛剛從一次慘敗一次被埋伏之後逃出生天,正是最疲倦的時候,很多人根本連眼楮都睜不開,就沒了性命。

    帖爾其也是被火光和哭喊聲給驚醒的,一看這架勢頓時氣結。

    但是到處都是一團亂,只有他的親衛軍的帳篷離得近,把他護在了中間,勸他趕快走“如今只求能逃出去就是好的了,太師,千萬不可意氣用事”

    帖爾其心口一陣憋悶,忍無可忍,竟然彎腰嘔出一口血來,實在是沒有法子,只好帶著剩余的人馬開始後撤。

    直到都退到了老鷹部的大本營了,帖爾其才算是喘了一口氣。

    他在人生當中,還從來未遇見過這樣狼狽的事這麼多年都是他叱 風雲哪里想到如今竟然陰溝里翻船。

    厄爾更是氣的跳腳,這一路退,他已經知道了他兒子的死訊,這已經讓他痛心不已帖爾其還一路上指手畫腳他實在是忍無可忍,最後跟帖爾其大吵了一架。

    帖爾其來的時候雄心壯志帶來了銀狼部的兩萬鐵騎,可最後跟他回去的,竟然不過寥寥兩三千人。

    這讓銀狼部損失慘重。

    加上他之前北上也不曾成功被大周邊境給擋了回來一時之間,帖爾其的聲勢大減。

    而就在帖爾其休養生息的時候,文峰動作頻頻。

    他先是在火鶴部和格桑部的支持下從他叔叔手里奪回了王軍的控制權,然後殺了他叔叔正式宣告掌握王庭而後就下令召集盟會。

    原本這個盟會應該是在帖爾其的主持下驅逐新王,但是現在卻成了見證新王的登位儀式,一時之間草原的勢力重新洗牌。

    帖爾其收到消息,當即就殺了報信的信使。

    他跟王庭關系惡劣,經過這一場戰爭本來就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但是斬殺信使這件事還是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先是大鵬部的人答應了出席新王登位儀式。

    而後帖爾其就再次收到消息達碩活佛即將駕臨王庭,替新王加冕,給他賜下祝福。

    活佛的參與,徹底讓局勢變得一邊倒,緊跟著就又有四五個部落宣布將出席新王的登位儀式。

    這就意味著,這些部落都是承認文峰的地位的。

    帖爾其踹翻了不少人不少東西,但是卻也改變不了局勢。

    到如今,別說是殺了大周的太子了,他連大周的太子在哪里都不知道。

    可就這樣,他還倒了這麼大霉,徹底失去了草原的控制權。

    他氣憤不已,可更氣人的竟然還在後頭就在幾天之後,他竟然又收到了消息老鷹部竟然也已經答應出席儀式。

    厄爾那個老匹夫

    與此同時,厄爾才顧及不上帖爾其是個什麼心情,他現在只想跟新王快點打好關系,他之前答應把女兒嫁給新王的,但是後來卻跟帖爾其合謀,把新王逼得無路可走,失去了王軍的控制權。

    現在新王大權在握,格桑部和火鶴部儼然已經成了新王的左膀右臂,新王自己手里的王軍也攥的死死地,局勢完全不同了。

    他緊趕慢趕趕到王庭,想要就此事再跟新王談一談,誰知道當晚就收到了新王的熱情款待新王把他的女兒給送回了他的帳篷。

    厄爾頓時臊了個沒臉,問明白了女兒才知道新王已經定下了大妃就是阿瓊桑的大女兒,頓時跌足而嘆。

    可是事到如今,哪怕是女兒被退回來了,他也沒有了脾氣,只好按捺住性子,得了個機會,看準了時機,去見了新王。

    然後,在賠上了一塊草場和幾千頭的牛羊之後,他終于獲準留在王庭參加登位儀式。

    他松了口氣。

    因為跟帖爾其結盟,本來就不是以兵強馬壯出名的老鷹部實力更是大大的被削弱,他是真的怕了。

    帖爾其如今自顧不暇,損失了那兩萬多鐵騎,他也得好長一段時間才能緩的過來,老鷹部這個時候要是繼續跟帖爾其困在一塊兒,那帖爾其沒事,老鷹部卻得先遭受滅頂之災。

    他看的真真的。

    如今雖然沒能讓女兒成大妃,但是好在新王看起來沒有追究的意思,他也算是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

    就是做錯了選擇,就徹底成了勢弱的那一方,這種滋味實在難受,以至于其他部落都不斷去新王跟前走關系,只有他窩在帳篷里根本沒有心思出門。

    直到達碩活佛被新王的人給接來了,他才出席了歡迎達碩活佛的晚宴。

    如今的新王,已經今非昔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