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滿城流言

    ,最快更新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最新章節!

    第917章 滿城流言

    當天傍晚,溫酒又賜了好些首飾玉器到秦府給秦問夏,這姑娘瞧著就討人喜歡,合眼緣這種事真的是很奇妙的。

    同時又讓人挑了好些兵器和銀子送到墨衣侯府去,小葉喜歡舞槍弄棒的,府上也沒人會經營,銀子是最頂用的東西。

    溫酒雖然不知道怎麼安慰人,但是她以前難過的時候,只要有銀子就好很多,想來這招對小葉應當也有些用處。

    她想的挺簡單,可這些賞賜一送出去,整個帝京城的人就炸開了鍋,紛紛猜測皇後娘娘此舉的深意。

    幾乎是一夜之間,滿城都知道首輔大人中意的姑娘被墨衣侯截胡了,陛下和娘娘非但沒有幫著自己家,還很有成全墨衣侯和秦家小姐的意思。

    這幾天謝不管走到哪都能听見那些人議論他的聲音,于是本就時常面無表情的首輔大人站在議政殿上越地的寒氣逼人,連陛下都忍不住囑咐眾臣天冷出門多加衣。

    眾臣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默默地多加兩重衣,然後三五成群的議論得越發起勁。

    偏偏葉知秋從那天之後便開始告假,不來上朝也就罷了,私底下也幾乎都不在一眾同僚面前出現。

    眾人十分好奇這里頭究竟出了什麼事,卻找不到葉知秋問,也不敢往首輔大人跟前湊,一個個好奇地吃不下睡不好的。

    葉知秋告假的第五天,謝依舊早出晚歸,只是話越發地少了。

    連謝老夫人和謝二夫人見著他的時候都問過兩次,“阿啊,你當真看中了那秦家小姐?”

    謝說“沒有。”

    家中兩位長輩滿眼憐惜可嘆看著他,當面說著“好好好,你說沒有就沒有。”

    結果他告辭還沒走幾步,就听見兩位長輩低聲嘀咕著︰“阿就是嘴硬!”

    “都氣成那樣了,還說不喜歡人家姑娘呢!”

    謝覺著這事真夠說不清楚的。

    他對秦問夏半點意思也沒有,偏偏這些個人都覺著他好像是被搶了媳婦,受了奇恥大辱一般。

    隱竹苑都不能不回了,謝索性住在了自己府里,別的不說,至少還能清淨些。

    結果他一個人站在廊下站了一會兒,竟然還能听見小廝低聲說著︰“咱們首輔大人也是怪不容易的,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有個中意的人,還被墨衣侯橫刀奪愛了。”

    “可不是,听說那秦小姐都同墨衣侯一道進宮請旨賜婚了,可惜了咱們首輔大人,鐵樹開花,還被人用劍斬斷了。”

    謝頭疼地扶額。

    這幾日他好像陷入了一個十分奇怪的詛咒的,身邊所有人都在提葉知秋。

    先前也有流言蜚語說他同葉知秋像一對什麼的,都沒有這次的惹人心煩。

    不遠處的豐衣足食匆匆趕過來,瞧見這一幕,一個連忙重咳了幾聲,一個揮手把那幾個閑扯的小廝趕走了。

    兩人快步上前,豐衣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地解釋道︰“大人,他們這些人听風就是雨,您千萬別放在心上。”

    足食連忙附和道︰“若是墨衣侯和秦小姐的婚事真的成了,陛下和娘娘肯定會和大人說的,您說是吧?”

    謝聞言,眉頭皺的更緊了。

    豐衣瞪了足食一眼,低聲道︰“你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後者頓時︰“……”

    這事最奇怪的地方在于陛下和娘娘同首輔大人本是一家人,可對墨衣侯搶了秦家小姐這事沒有一句斥責,反而賞賜許多,甚至連安撫都沒有安撫首輔大人一句,直接把這事當做理所當然就應該這樣發生一般。

    市井坊間更有小道消息傳出,陛下和娘娘有意成全墨衣侯和秦家小姐,這般豐厚的賞賜就是為了提醒首輔大人要成人之美,自覺點靠邊站。

    豐衣足食這兩人沒少听這樣的話,卻一句也不敢和自家大人听。

    主僕三人一時間相對無言。

    呼嘯而來的北風都變冷了許多。

    正好這時候江無暇經過不遠處。

    豐衣吹了聲口哨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後抬手示意她趕緊過來。

    江無暇有些不解他們這是在搞什麼,但還是快步走了過來,低低喚了聲,“大人?”

    謝這樣悶的性子自然是不會開口詢問什麼的。

    豐衣一邊給她使眼色一邊開口問道︰“秦小姐這幾日一直都在家中待著吧?好像沒听說她還同墨衣侯有過什麼走動,是吧?”

    江無暇想了想,十分實誠的說︰“我倒是听說大前日墨衣侯陪著秦小姐逛了梅園,昨兒個一起去听戲了,今天好像在千金樓挑首飾……”

    “怎麼可能!”豐衣遞眼色遞到快抽筋也不見江姑娘意會半分,眼看著首輔大人一張俊臉幾乎黑成了鍋底,不得不開口打斷道︰“你肯定是听錯了!”

    足食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連忙道︰“江姑娘這整天不出門的,這消息不準確!”

    兩人說著,不約而同地偷偷打量著謝的臉色。

    只見首輔大人面似寒霜,周身冷氣環繞,他們這幾個常年跟在他身邊的都要受不住凍了。

    唯有站在稍遠些的江無暇抬眸看了謝一眼,仍舊實話實說︰“我不用出門也知道是因為墨衣侯和秦小姐相會的時候從來不避著人,他們每天在一起做什麼,整個帝京的人大抵都知道。”

    話聲未落,謝拂袖而去。

    豐衣足食齊齊壓低了聲音對江無暇道︰“江姑娘!你今兒個是怎麼回事?怎麼竟說這些話扎咱們大人的心?”

    明明江姑娘平日里話少又聰慧,從來不會這樣!

    江無暇站在原地看著謝匆匆離去的背影,面色如常道︰“你們想瞞,也得瞞著住啊。”

    豐衣足食聞言,齊齊沉默。

    這天底下的事從來都沒有能瞞住首輔大人的事。

    更何況這滿城流言蜚語,想不知道都難。

    過了片刻,兩人猛地回過神來高聲問道︰“大人!這天都黑了,您要上哪去?”

    可別是怒火中燒要去找墨衣侯算賬!

    豐衣和足食對視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驚恐之色。

    而後齊齊像是踩了風火輪一般,急匆匆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