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妖咬血 一

    老婦和孩子的哭聲遠離了這里,這片場地被拿著刀弓的武士們隔開,只剩下了一頭身首分離的豹子一樣的野妖,以及一地的血跡。</p>

    忽然的襲擊終于還是重創了這個村子,這里一地一地的血跡來自一個男孩和兩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這頭不知道從哪里進來的野妖忽然在這里出現,咬了那時還在這里照顧牛羊,做著木工,以及趁著今天有些回暖的天氣讓囤積的草料通通風的人們一個措手不及。葉白柳他們幾個人趕到的時候,那頭野妖的嘴里還咬著血在發怒,一雙發紅的眼楮里滿是嗜血的**。</p>

    都是些渴望著死亡與鮮血的野獸,根本沒有半分的同情。</p>

    龍眼林和幾個龍眼部的牙們,以及沒有一個龍眼部的武士,臉色鐵青,臉頰上的肌肉崩的似乎鐵一樣的緊,也不知道牙齒有沒有咬出血來。</p>

    葉白柳看了看在這里四處看著找著些什麼的龍眼林,他想要幫上這里一些的忙,可是怎麼開口卻似乎是個難事,而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該說些什麼安慰話的時候。因為他能看出來,相比起安慰的話來說,這些男人似乎更渴望血的償還。</p>

    “這里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對,”葉白柳走到龍眼林的身邊說,“這頭野妖不像是在這里藏了很久的樣子,似乎是今天才溜進來的。”</p>

    龍眼林扭頭看了一眼龍眼林,點點頭,“我也是這麼覺得的,這邊我看了一圈,沒有看出什麼異樣來,估計和你說的一樣,現在就等著看他們能不能找出來這東西是從什麼地方進來的了。”</p>

    “這個的話,我看著其實也不難找出來。”葉白柳看著一個方向說。</p>

    “你能找的出來?”龍眼林低下去的眉毛上隱隱的似乎有些期待。</p>

    葉白柳點點頭,憑著他的眼楮,能看來一些特別的痕跡,跟著那些痕跡再找到那頭野妖最開始出現的地方,對他來說確實不難,除非是還有其他的意料之外的變故。</p>

    “那就麻煩你了,幫我們找一找了。”龍眼林請求著說。</p>

    “跟我來吧。”葉白柳點頭答應。</p>

    葉白柳微微讓自己的眼楮熱了一些,讓那些在他眼中本來有些晦暗的星星點點更加的看得清楚。</p>

    一切都在那場新生之後,雖然知道現在他對于天地當中的靈氣的概念都還是模糊的一片。</p>

    可是他至少能清楚的看到一種,于是便知道讓他覺得舒服親切的,是那種太陽一般火紅並且發著金色一般煙霧的火色靈氣光點。而最讓他感受到無法呼吸,厭惡的,是那種又灰又黑,如煙一般的靈氣光點,那種似乎來自深不見底的地下,又似乎來自一個無比黑暗只想讓人遠離的地方。</p>

    “在這邊。”走過一段車輪壓出來的能看到黑色泥土的草地後,他們接著轉過一個老舊的羊舍,翻過了圍著的低矮柵欄,來到了圈地後的木牆邊。</p>…

    “牆上有它留下的痕跡,似乎就是從這邊過來的。”葉白柳蹲了下去,看著牆邊有一堆堆了很久的枯葉。</p>

    葉子是奇怪手掌般的模樣,也有些還帶著還沒有完全萎下去的黃色,是這片桐子林里的葉子,來自高大的木牆之外。</p>

    “真的是這里了嗎?”龍眼林坐看一圈右看一圈,最後抬起頭來,似乎在牆頭上看到了什麼似的鎖起了眉頭來。</p>

    一路過來,他們能看到的明顯的蹤跡少之又有少,這邊除了這塊圈地附近的沒有野草的泥土上能看見一些明顯的腳印外,其他的地方真的是什麼也看不出來。</p>

    所以即便是相信葉白柳的能力,但是親眼所見,不免又多了些疑問,所以他才會這麼問話,不過還沒有等到葉白柳回他,他已經在木牆上看出來些痕跡。</p>

    木牆之上有一層不知道什麼東西印著的一層痕跡,黑色的,像是什麼漆,從著木牆的最頂端留下來了一線,不過實在是太短太淺,不注意去看根本就不會注意到。</p>

    “應該是它的血,似乎是在它翻越這堵牆的時候留下來。”葉白柳猜著說。</p>

    “也許是它在翻牆的時候受了傷,不過也有可能是在更早之前的傷口,那些世家的人不是說他們來我們這之前經過一場血戰嗎?也許這頭野妖就是在那時候受的傷,當然也有其他的可能。”龍眼林點點頭,跟葉白柳所想的似乎也差不多。</p>

    也許他們所想能想到一處去,可是他們之間的對話在其他龍眼部的武士的耳中,卻似乎總是慢一步,當他們抬起頭的時候,才從那一絲的痕跡上意識到一些。</p>

    葉白柳抬頭看了看。這邊的木牆比起大門的那邊似乎還要高出小半個人,不管是什麼人還是野獸,單憑自身的蠻力,絕無越過的可能。除非還是那種意料之外常人不能理解的東西......就像那些野妖,原本也應該不是世上正常該存在的東西。</p>

    “要到外面去看一看。”龍眼林看了一會,說完就帶著人轉身往著大門的地方過去。</p>

    可是如今大門那邊幾乎封死,要出去又要費去一番的功夫,龍眼部的一位牙帶著幾個人守在那里,他年過了半旬,甚至還要比龍眼哈魯要多幾輪年份,當龍眼林說著招呼人就要搬開那些堵在門前的重物的時候,他攔了下來。</p>

    “孩子們這些天都沒有怎麼好好休息過,現在村子里又出了事,大門這邊更需要小伙子們留著力氣守住,這門不能順便打開,至少現在不行。”他說。</p>

    龍眼林看了看,也明白了要搬走堵在門前的重物不是幾杯茶水的功夫,而且他們一出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就這樣讓大門少了一層防守,在現下這個人心惶惶的時候,確實不智。</p>

    不過他們還是下定要出去的主意,他們找來繩索,最後龍眼林和葉白柳兩人從著牆頭上拉著繩索滑了下去。</p>

    憑著記憶中的方向,他們也很快順著木牆找到了那處野妖翻越進來的地方。</p>

    而後當他們看到了目前不遠處有一棵高大的桐樹後,並明白那頭野妖是怎麼翻越過這堵高牆的了。</p>

    </p> 燃燒古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