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劍芒

    阿箬眉頭微蹙,她本是極力壓制著情感起伏,然而一听見司馬笠如此言語,心頭那團怒火,便成熊熊之勢,噴薄欲出。

    司馬笠還靜靜地等著她回頭,然而下一瞬,迎面而來的卻是一道鋒利的劍芒,寒氣逼人。

    這劍芒他太過熟悉,就連那把劍也曾是經他手送出去的。

    司馬笠就那樣默然佇立在原地,連閃躲的意思也沒有。

    見狀,阿箬也倍感意外,可劍已出鞘,她又如何收得回來。

    就在那劍端快要劃破司馬笠脖頸的那一剎那,阿箬只覺自己的劍受了一記重擊,而後迅速飛了出去。

    驚魂未定,但她很快發現,原來竟是容隱之奪了司馬笠手中的劍來擋住了自己的劍芒。

    只是這一擊,力道太重,以至于容隱之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到此刻還右手執劍拄地,左手撫著心口,不停地喘氣。

    “容兄!”阿箬慌忙跑過去,扶住了他。

    容隱之的臉色很差,很顯然,為了擋住這一劍,他承受了不小的沖擊。

    “箬兒這劍法,果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容隱之苦笑道。

    然而還沒等到阿箬答話,一旁的司馬笠就插嘴道︰“她劍法固然有所精進,可你這身子骨,未免也太差了些。”

    容隱之緩緩站起身來,而後竟一步步往司馬笠的方向走去,阿箬不好隨他一道,便只得佇立原地,靜觀其變。

    “殿下,你終究還是親自來了。”

    司馬笠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轉到了阿箬身上,“但還是晚了,若我能早些來,或許你便不會對我刀劍相向。”

    阿箬咬著嘴唇,手微微握成拳,沒有答話。

    司馬笠繞開容隱之,往她的方向靠進,“青箬,我知道你在恨我,但是,也請你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

    “解釋?”阿箬不禁苦笑,只道︰“殺父之仇、欺騙之意,還有那遍布九州的通緝令,你我之間,情分已盡,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說罷,她轉身便想離去。誰知,司馬笠竟一個箭步沖上去,拉住她的胳臂。

    四目相對,欲言又止。

    “怎麼,太子殿下難不成還想將我抓回去,也砍了頭不成?”阿箬盯著他,眼神中盡是憤恨。

    聞言,司馬笠像是被重重一擊,滿臉之上盡是落寞之意,“青箬,你何必這樣挖苦我,我是想帶你走,可是又豈會傷你分毫?”

    “傷我分毫?”阿箬冷冷輕呵一聲,“你可知,當你欺瞞于我,冷眼看著我阿爹人頭落地之時,我就已經被你傷得體無完膚了,今日你卻來說要帶我走,試問,此刻你的心中又打算如何利用我?”

    司馬笠僵在原地,全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麼,“你……就是這樣看我的嗎?”

    他的語氣哀哀的,听得阿箬也不禁心下一顫有種莫名的難受。

    “你偏信于你自己看到的,卻並不清楚當日之事的全貌,就如此來評判我貶低我,元青箬,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你自己或者你身邊的人嗎?”司馬笠捏住她的手,質問道。

    阿箬瞪大眼楮,似想听他繼續說下去。

    然而,就在此刻,有人怒喝一聲“放開她”,便徹底打破了夜空的寧靜。

    伴隨著怒喝而來的,是比方才更要鋒利、殺機四伏的劍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