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青與晏

    “恭喜。”白落花在覺察到青奉酒身上刻意流露出來的那股靈力威壓後,雙眸微眯,嘴角噙起一抹冷笑,說道。

    這是打算剛一破境成功就給自己來個下馬威?

    青奉酒看到神色微變的白落花後趕忙收斂了一身的靈壓,擺手極為“謙虛”地說道︰“就是瞎貓踫上死耗子恰巧成功破境,有什麼好恭喜的。”

    雖然他是這般說到,但依舊難掩他臉上的眉飛色舞。

    “奉酒哥,你真的破境成功啦?”看到突然出現在亭台中的青奉酒,雲生玲瓏神色略微緊張地站起身來,不過很快她就壓著了眉眼間的那絲慌亂,笑盈盈地問道。

    青奉酒眨了眨眼楮,嘿嘿一笑,“那給能有假,你奉酒哥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造化境高手,以後誰敢欺負你你直接報上我的名號,嚇也能把他給嚇死。”

    說這話時,青奉酒微微撇頭目光若有若無地落在了白落花的身上。

    自己之前可能一直受她的“壓迫”,現在自己先她一步踏入了造化境,還真是應了那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大概是看穿了他心思的白落花白了他一眼,“怎麼?這是打算要拿我練練手?”

    青奉酒聞言訕訕一笑,慌忙擺了擺手拒絕道︰“怎麼會呢!”

    雖然青奉酒的修為暫時高出了白落花半境,但青奉酒不得不承認先前這個“母老虎”給自己留下了太大的陰影,以至于現在與她拉開半重境界的自己依然不敢向她發出挑戰。

    “對了,你們剛才在說什麼?”青奉酒故意錯開話題,笑呵呵地問道。

    他可不想白落花在這件事上同自己糾纏下去。

    誰不知道這位白帝之女是名副其實的狂熱戰斗份子,若是自己打贏了還好說,可若是自己比她高出半重境界還挨了揍,那自己還有沒有臉在山海學宮混了?

    听到青奉酒問話後,雲生玲瓏眨了眨美眸,下意識地看向一邊的白落花。

    “落花姐,這件事是你說還是我來說?”雲生玲瓏以心生詢問道。

    白落花聞聲看了眼這個外界傳聞“雲生有女初長成”的小妮子,然後又看向青奉酒,“我來吧。”

    就在白落花剛要開口時,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的青奉酒已經率先開口道︰“你們倆大眼瞪小眼地干什麼呢?既然你們不說那就我先說。”

    隨後他滿臉興奮地說道︰“你們听沒听說驪山長城那邊打了一個大勝仗,那座函谷兵鎮厲害吧,還不是被姬將軍領兵攻破了。”

    緊接著他又手舞足蹈地問道︰“那你們猜第一個登上函谷兵鎮城頭的是誰?”

    白落花與雲生玲瓏相視一眼,前者欲言又止。

    “要不就說你們女孩子家家的不關心天下大事。”青奉酒白了她們兩人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自顧自地說道︰“是姬歌那小子!你們沒想到吧?!”

    說到這里,青奉酒狠拍了下面前的石桌,“他娘的可真夠牛掰的。”

    這就話剛一說完他就注意到了白落花投過來的怪異眼神,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的青奉酒立馬改口說道︰“他可真夠牛掰的。”

    “不過他再厲害還不是得喊我一聲大哥

    (本章未完,請翻頁)

    。”青奉酒笑眯眯地說道。

    當初他,姬歌還有晏晏可是燒過黃紙拜過把子的兄弟。

    “低調低調。”青奉酒擺了擺手,臉上的笑意更勝。

    “雖然姬歌那小子在狩春之獵中搶盡了風頭,但無論怎麼說我也是他的大哥,輩分擺在那里了,這次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躋身入得造化境,等我再去長城的時候他還不得心悅誠服地喊我一聲大哥。”

    一想到能夠讓天賦卓絕的姬歌親口喊一聲大哥,青奉酒差點把嘴給笑歪了。

    可是青奉酒並不清楚,姬歌的成長速度已經超出他的想象太多。

    狩春之獵時鬼族聖子陌上桑憑借著半步造化境的修為就能夠逼迫的姬歌走投無路甚至到最後不得不以死換得他們的一線生機。

    可現在哪怕姬歌對上一名真正踏足造化境的練氣士,死的也只會是後者,而且哪怕是浮屠境一轉的強者也不足以讓姬歌手段盡出。

    當然這些都是在葫蘆口一役之前。

    而這點遠在巫域閉關破境的青奉酒不知道,白落花也不知道。

    “哼。等到下次見面我看那小子還怎麼在我這個造化境高手面前逞英雄。”青奉酒輕哼一聲,故作高深地說道。

    他青奉酒得把之前丟的場子給找回來。

    “姬歌出事了。”白落花突兀說道。

    “我知道”青奉酒擺擺手,毫不在意地說道。

    一場大戰下來無論姬歌再怎樣天賦異稟也總會得受些傷的,不然就太過變態了。

    “他大道根本被毀,已經沒辦法再修行了。”白落花雙拳緊攥,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緩緩說道。

    “什麼?!”青奉酒聞言猛然站起身來,神色震驚地質問道。

    “奉酒哥,你先別激動。”看到青奉酒這副模樣的雲生玲瓏同樣站起身來輕輕拽著他的衣袖,小心翼翼地說道。

    青奉酒轉頭看向楚楚可憐的雲生玲瓏,臉色鐵青地問道︰“玲瓏,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後知後覺的青奉酒流露出一副恍然神色,冷聲問道︰“先前你們是不是就在商量這件事?”

    雲生玲瓏聞言嘴唇翕動想要辯解什麼,可話到嘴邊卻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白落花將那封密信甩到了青奉酒的懷里,淡淡說道︰“沒有要瞞你的意思,玲瓏只是擔心你一時接受不了。”

    青奉酒目光灼灼地盯著白落花,她還是這般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的雲淡風輕模樣。

    青奉酒攥著那封密信,眼神陰翳地詢問道︰“是誰干的?”

    “一個浮屠境的巫族將領。”白落花毫不猶豫地回道。

    緊接著她神色異樣地看了青奉酒一眼,輕聲說道︰“若是你想替他報仇的話我勸你還是算了吧,因為他已經被姬歌親手斬殺了,尸首分離魂飛魄散。”

    “那他怎麼會?”青奉酒沉聲問道。

    白落花瞥了他一眼,也就是他,若是換作旁人自己才懶得廢這般口舌,“你當浮屠境的練氣士都是歪瓜裂棗?若是姬歌不付出難以估量的代價怎麼可能從前者的手上全身而退甚至還能夠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將其反殺?”

    青奉酒劍眉微皺,呢喃道︰“所以他才自廢大道根本。”

    “還是被那個小子走在了前頭。”想到這里,這位青帝之子而且若是不出意外勢必也會是未來龍族共主的青奉酒苦笑著搖搖頭,說道。

    哪怕是他現在剛剛躋身造化境正值勢氣最盛之時,但若是踫上一個浮屠境的練氣強者青奉酒也未必能夠保證在後者的手上全身而退,就更別提後發制人反殺對方了。

    所以他知道哪怕他已經躋身造化境,但自己的那個兄弟還是遠遠地走在了自己的前頭。

    哪怕以後的登天大道上可能再也不會見到那道背影。

    “奉酒哥”雲生玲瓏抬頭看著怔怔出神的青奉酒,嗓音溫柔地問道︰“你沒事吧?”

    被雲生玲瓏的打斷的繁瑣錯亂心緒的青奉酒輕嗯一聲,搖搖頭,嘴角強擠出一抹微笑,說道︰“我沒事。”

    “其實沒辦法修行也不算一件壞事,最起碼遠離山上的紛爭,而且在青雲將軍的庇護下他肯定會安然無恙的。”白落花目光看向遠處古色古香的亭台樓閣,解釋說道。

    重新坐在石凳上的青奉酒默不作聲,一身彩衣流雲裙的雲生玲瓏也靠在白落花的身邊,低頭看著腳下。

    亭台中的氣氛寂寞且有些沉重。

    因為他們三人都知道,于姬歌而言,于那個驚才艷艷在他們看來足以能夠壓過那些豪族聖子聖女的少年而言,這絕不是最完美的結局。

    “對了,北璇聖地那邊知道這個消息了嗎?”就在兩兩無言之間,青奉酒面無表情地問道。

    白落花聞言微微搖頭,“不知道。不過以北璇聖地的手段,想要知道巫驪大戰中的某個細節應該不是什麼難事,當然前提是有人想知道。”

    “怎麼可能會不想知道呢。”青奉酒自嘲一笑,“那可是敬姬歌如敬重兄長的晏晏啊。”

    北璇聖地。

    在那座劍峰林立的雲海當中,有一身著北璇聖地內門弟子服飾的青年正御劍而行。

    劍氣如虹如同一柄出鞘的名劍直接劈開了一方雲海。

    浩蕩的聲勢直接驚動了附近數座劍峰之上的峰主。

    只是等到那些在北璇聖地地位尊崇的劍峰峰主在以靈覺審視一番後,皆是保持了沉默。

    那名少年雖然身穿內門弟子的服飾,但論起在北璇聖地的地位比起他們來只高不低。

    因為那名尚未行弱冠之禮的少年已經成名劍開峰岳,成為了自北璇聖地開創以後最為年輕的一位峰主。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還是那位老祖的關門弟子。

    那柄腳下長劍拖曳著長長宛若流螢般的劍氣長尾,長劍之上那名少年的負手而立道袍飄蕩,哪怕相貌普通但身為劍修卻是有說不出的神采風流。

    只是此時這位御劍而行的少年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因為就在剛才他從師父口中得知了一個消息。

    一個對旁人而言可能無足輕重但于他而言卻宛若晴天霹靂,泰山沉北海的消息。

    “二哥,等我,我現在就趕去長城!”那個名叫晏晏的少年嘴唇緊咬,眼神堅毅地呢喃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