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監考區

    海面無垠, 考生並沒有長久漂泊在那里。

    前方海域突然天垂黑雲。

    船長說穿過黑雲,大陸就越來越近了。

    于是三艘商船帶著一艘舊船直奔黑雲……

    他們是過去了, 考生沒有。

    考生們感到一陣寒冷,就像突然泡進冰水里。

    只一眨眼,眼前的景象就變了。

    商船隊消失在黑雲後面, 他們卻回到了荒島冰原。

    看到石洞的瞬間,他們的心情是崩潰的。

    “好不容易走那麼遠,怎麼又把我們送回來了!”有人高聲抱怨。

    “不然呢?你還想跟商船隊回家麼?”

    “……也是。”

    “我以為穿過黑雲, 我們就到休息處了。”

    “那你想得真美, 我倒沒想到休息處, 但也沒想過會回這里,我對這里有陰影,看到這個石洞就喘不上來氣……”

    “我也是, 所以為什麼又把我們送回來了?”

    “還沒算分吧?”狄黎突然說。

    七嘴八舌的議論瞬間停了。

    乘風破浪送人回家的感覺太好,以至于他們只記得自己做完了題, 卻忘了這個最要命的環節。

    也只有狄黎這種算了十幾年分的小鬼會一直惦記著。

    果然,話音剛落,熟悉的聲音又來了。

    嚴格來說這個聲音不難听, 甚至還挺好听的。

    但配上那種毫無起伏的腔調以及話語內容, 就很難讓人喜歡起來。

    【商船隊全部返航,考生交卷, 本場考試結束。】

    【稍後清算最終懲罰與獎勵。】

    考生們僵持了一會兒, 魚貫入洞。

    熟悉的石壁, 熟悉的分數條。

    不同的是, 今天的洞內沒有取暖的篝火,也沒有打鼾的船員。

    明明剛把人送走,就好像又過了一個世紀似的。

    【本場考試為參與模式,開放式答題,有額外加分及額外扣分的機會,此前觸發的所有得分點及扣分點均已計算完畢並予以實時公示,現在清算最後未核算分數。】

    【考生觸發得分點共4項】

    【1、修葺最後一艘商船】

    【2、為商船提供充足燃料】

    【3、為船員提供充足食物】

    【4、護送商船順利返航】

    【具體計分如下︰】

    【修葺商船共計3分,其中準備材料工具1.5分,修補1.5分】

    【為商船提供燃料共計4分】

    【為船員提供食物原本共計2分,由于提供的食物遠超最低需求,足以令船員每天達到飽餐一頓的狀態,滿足額外獎勵條件,獎勵相關考生6分。】

    【護送商船順利返航為本場考試主題干,共計15分。】

    系統算到這里的時候,有幾組考生呈現出恍惚狀態。

    因為分數條竄得太嚇人了……

    除了食物那個6分,其他分數人人都加到了,一共有22分……

    22分!

    最高的狄黎他們已經奔到了69。

    舒雪那組也變成了56分,就連吳俐這種寡言、理性又干脆的人,表情都呆了一瞬。

    除此以外,有兩組人加到了那個額外的6分。

    一組毫無疑問是游惑和秦究,他們這一波直接從24.25竄到了52.25分。

    另一組則是陳飛和黃瑞,不過他們沒加滿6分,只加了3分。

    這兩位倒數第一恐怕是全場最懵的。

    “我們為什麼能加到3分……”陳飛很茫然。

    黃瑞比他還茫然。

    有時候好事來得太突然就很像詐騙。

    他們現在就感覺系統在詐他們。

    直到游惑突然出聲說︰“章魚你們也打了,有什麼問題?”

    兩人才從茫然中回神︰“可是……那樣也算?”

    “為什麼不算?”

    “……”

    他們想說我們是被抓去才打的,是被迫的,你們兩個才是主動的,不一樣。

    但這話說出來,兩位大佬恐怕只會瞥他們一眼。

    于是他們猶猶豫豫半晌,最終說了一句︰“謝謝。”

    游惑古怪地看著他們︰“謝我們干什麼?你們自己動的手。”

    “……”

    陳飛黃瑞愣了半天,竟然不知道怎麼反駁。

    分數條竄完,石洞被亢奮的情緒塞滿。

    對在場大多數人而言,這是第一次,他們考完之後感到了激動,就好像他們馬上就能回家了似的。

    狄黎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又掐了李哥一下,說︰“對不起我確認一下。”

    李哥說︰“沒關系……”

    狄黎︰“我很痛,你痛嗎?”

    李哥︰“痛得不行,所以沒做夢。”

    狄黎︰“那我們豈不是已經滿60分了???”

    李哥︰“是啊……”

    何止60,他們還溢出來9分。

    第二組的也跟夢游一樣︰“我們也滿了,68了。按照正常情況,是不是可以算通過了?”

    “這才第三門啊,我們分怎麼這麼高了?”

    “哪里不太對?”

    考生們都沒反應過來,還是前•監考官秦究戳破了他們的幻想。

    “起床了,這是兩人合計。”

    這一棍子掄醒了所有人。

    合計……

    這就意味著,所有人的真實分數要砍掉一半。

    眾人如遭雷轟。

    但打擊還沒有停止。

    系統熱衷于大喘氣,總能挑在最恰當的時候給人再來一棒︰

    【全部加分項核算完畢,現在核算額外扣分項。】

    【考生觸發扣分點共兩項︰】

    【1、破壞考場懲罰機制,惡意放生懲罰工具。】

    考生︰“……”

    是哦……

    章魚跟著商船一起走了。

    但你要說這是“放生”,章魚肯定不答應。

    【2、題目本意為帶走該批商船所有船員,即活著的船長船員和死去的8位船員。考生夸大詞意,亂做擴大解釋,惡意放生題目隱性組成部分。】

    考生︰“……”

    對哦……

    小白臉也跟著走了。

    但我們要是只帶那8位,小白臉肯定也不答應。

    盡管系統的聲音依然毫無起伏,但大家隱隱感覺它在痛斥。

    斥完它說︰

    【具體計分如下︰】

    【放生懲罰工具,扣除違規考生共計5分。】

    所有人的分數條都縮了一截。

    【放生題目隱性組成部分,扣除違規考生共計5分。】

    只有秦究、游惑一組分數條縮了。

    考生︰“……”

    議論聲轟然響起來。

    狄黎又是最具穿透力的那個︰“怎麼回事?不是大家一起拖的骸骨船嗎?”

    但系統無視了他們,斬釘截鐵開始放最終結果了。

    【所有考生已完成三門考試,按照全球同類考生排序百分比劃分等級如下︰】

    石壁上又響起了嘎吱嘎吱的聲音。

    分數條之間多了一道等級線。

    雖然扣了5分,但前6組考生依然穩穩釘在A級。

    剩下的大多數居然也都在B,其中就包括舒雪和吳俐那組。

    只有兩組沉在C級劃線下面︰

    游惑、秦究︰42.25

    陳飛、黃瑞︰38

    【B級及以上考生順利進入下一輪考試,請在5分鐘之內回到各自來時的船上,船夫已經就位,將合格考生送往休息處暫作調整。】

    【C級考生按規定應當重考該題。】

    系統停頓片刻又說︰

    【鑒于道具均遭放生,考場已被清空,無法進行新一輪考試。C級考生改由監考官帶回,另擇考場完成重考。】

    【考生游惑、秦究損壞監考船,教唆考場工具襲擊監考官,構成違規。同樣由監考官帶回,處罰後再進行重考。】

    違規的兩位看智障一樣看著分數牆,無動于衷。

    這場考試的清算前所未有地長,眾人在系統的聲音中莫名听出一絲絲疲憊。

    它可能真的很氣,但它又“咬牙切齒”地憋出一句︰

    【另外,本場考試花費時間共計4天,遠超平均耗時。獎勵該組考生一人一次抽簽權。由監考官執行。】

    不論是處置C級考生,還是懲罰違規者,抑或搞抽卡,都得勞駕監考官來。

    前提是,他們得來……

    系統說︰【已通知監考官021、078、154、922。】

    【監考船正在修船的路上。】

    秦究終于發出了一聲嘲諷的低笑,給系統。

    烤兔子當場無火自燃。

    就在B級以上考生離開石洞的時候,游惑說︰“船都壞了,帶我們回去還能正常處罰?”

    秦究說︰“你以為是回監考船?”

    “不是?”

    “當然不是。”

    陳飛和黃瑞也湊過來听,他們頭一次踫到這種情況,忐忑至極。

    秦究說︰“如果考生剛好踩著考試結束的點違規,那就不是去這個考場的監考處了,是去整個整個考試的監考區。”

    “監考區?”

    “一個看上去和正常城市沒區別的地方,有懲罰區,特殊情況處置區,除了那些特別的區域之外,那里什麼都有,有時候甚至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好像在過正常的城市生活。”

    秦究頓了一下說︰“監考官都生活在那里。”

    游惑︰“所有監考官?”

    秦究︰“嗯,所有。”

    包括現在的,和曾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