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靈磁效應

    弒神者的繩索,緊緊的系在,雷風和厲言身上,兩人听從丁乙的指令移動。

    這兩人相隔兩百多米,用相同的磁極,平行,勻速移動。丁乙用念力,遙控一段樹枝,在中間做著變速移動,樹枝很快,先是出現光暈,緊接著,就自燃起來。

    令雷風和厲言站著不動,丁乙再度操控樹枝,在他們中間來回移動,很快,又得到了相同的結果。

    這兩人的距離越是接近,這個實驗的效果,就越好。

    看著丁乙變著花樣,指揮著雷風、厲言,來回移動,樹枝一次次的自燃,眾人不禁嘖嘖稱奇。

    丁乙甚至親自下場試驗,讓這兩人圍著自己跑,親身體會,在這個強磁場中,受強磁力線切割的感覺。

    丁乙有電靈資質,他可以將一部分電荷,吸收轉化。即便如此,他在場中,頭發根根豎起,皮膚好像被千萬根鋼針用力在扎,他的身上酥酥麻麻的,而且他的身上,在兩人劇烈奔跑的時候,也出現了光暈

    “果然是好寶貝,繼續研究下去,應當還會有其他功能被發現。”丁乙贊道。

    接過孟蟬遞來的毛巾,丁乙擦了把臉,讓方碩將雷風他們身上的強磁,小心翼翼分別收好。

    這強磁應該還有許多妙用,來日方長,今天只試驗到了這里。這塊一分為二的巨大磁石,展現出來的功能,已經讓眾人有些嘆為觀止了。

    帶著眾人返回聞州,一路上眾人都在說磁石的事情。丁乙非常興奮,這次試驗,驗證了心中的一些想法,也不枉,自己昨天十幾個小時的辛勞。

    回到藍蝴蝶賓館,趙侗已經完成上午的功課,歷經了十來天,趙侗總算是打通了第一關。丁乙他們一回來,呂品回,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丁乙。

    丁思琪和方碩,覺得這實在是令人費解,要知道,同樣是四個小時,丁思琪可是能一鼓作氣,打到第二關的第六小關。方碩的表現可能會差一點,但是給他稍微長一點點的時間,打通第一關,應該也是能夠辦到的。

    可是丁乙听到後,卻是異常高興,丁思琪和方碩,完全被這一對師徒,搞糊涂了。

    孟蟬的手,搭在丁思琪和方碩身上。

    “你們兩個,給我記住了,這件事誰,也不許傳出去。”

    丁思琪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問道“小嬸,侗哥花了十幾天,才打通第一關,我可是第一次,就打到了第二關的第六小關,只比林佑哥差一個小關,為什麼”

    孟蟬皺了皺眉頭,思忖片刻,她這才對丁思琪道“你們的方法都錯了,我知道,你們偶爾還在玩競天,我想要說的是,你們是不可能打通關的,能夠打通關的只有趙侗,這個游戲可以說,就是專門為趙侗設計的,我這樣說,你們明白了吧”

    競天還在海選當中,汪P還在網羅天下,游戲界的精英,他的目的,就是要找到,能夠將競天打通關的人。這件事丁思琪和方碩都是知道的。

    他們唯一想不通的是,這個人,居然已經找到了,而且就是

    他們認識的趙侗。

    可是趙侗明明沒有打通關

    丁思琪原先還有些不服氣,可是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在雷庭時,在狂暴的霹靂雷聲中,那道沉穩的身影。

    方碩道“小侗心思細膩,為人沉穩,如果他就是老師要找的人,我想那不會錯的。”

    丁思琪這時也說道“我也相信,侗哥最後一定能打通關,我和碩哥,會嚴守這個秘密的。”

    孟蟬摸了摸兩個少年的頭,微微一笑。

    丁乙連接上了靈網,他查看了趙侗的通關記錄,趙侗的表現,讓丁乙幾乎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第一關,經略小世界,趙侗用到處點火的戰法,將整個小世界,攪得一片混亂,而他則趁亂,不斷的發展壯大,同時繼續制造更大的混亂,沖突,直到他的勢力,和他的科技發展,達到了相當程度,他這才主動出擊,一舉抵定勝局。

    縱觀趙侗在第一關的表現,趙侗的表現,近乎完美。

    丁乙非常高興,當天中午,丁乙帶著方碩、趙侗和丁思琪,親自指點他們做菜,自己更是一口氣,做了二十多道好菜,犒賞眾人。

    雷風和厲言,只道這是丁乙專門為了款待他們,而為他們擺下的酒席,兩人都有些受寵若驚。

    吃飯的時候,聞州的城主,領著聞州城的一眾賢達,拜見丁乙和孟蟬。其實他們上午也有拜訪過,只不過,丁乙那時已經帶著眾人出城去了。

    丁乙雖然不喜歡被人打擾,還是禮貌性的和眾人見了一面,簡單的寒暄了幾句。招待來賓,主要落在孟蟬和呂品回身上。

    下午,丁乙留了孟蟬、呂品回、趙侗、丁思琪在聞州,他帶著和方碩,親自再去了一趟雷庭。他還有一些想法,想要驗證。

    雷風還以為丁乙會再到穹頂采礦,實際上,丁乙只是到雷庭去參觀了一陣,在裁決之路,他運用各種資質,緩緩的走了一遍

    最後,丁乙砍了幾棵雷擊木,幫孟蟬煉就了一顆雷擊木的靈種,就算是正式的結束了這一趟行程。

    這一趟五雷正教之行,總的來說,還算是滿意的。丁乙原本以為,這就是這趟行程的結果,沒想到他回到了聞州,聞州這邊又有了新的發現。

    原來孟蟬和呂品回,因為要看管磁石,他們沒有跟著丁乙前往雷庭。方碩原先收集的磁石碎片,也留了下來。丁思琪覺得這些磁石碎片好玩,于是拿著把玩,不巧被趙侗看見了。

    丁思琪將上午的試驗,告訴了趙侗,趙侗听後也覺得非常神奇。

    趙侗的觀察能力是非常出眾的,他在一旁看著丁思琪把玩磁石,漸漸的他有了一些思路。

    趙侗向丁思琪,討要了一團磁石碎片,進行了的研究。他將磁石浸泡在水中,亦或者,對磁石加熱

    趙侗甚至將一小塊磁石,研磨成極細小的粉末,對它進行煆燒,在高溫下,再對磁石粉末進行壓型,回火

    結果丁思琪給趙侗的,幾個小磁石碎片,經過趙侗一番處理加工後,竟然最後鍛造成了一

    塊,有稜有角的長方體磁石

    丁乙回來後,丁思琪獻寶似的,將兩塊磁石拿給了丁乙看。丁乙頓時就被,趙侗的這一波操作,驚呆了。

    裁決之地,擁有數量驚人的磁石碎片,丁乙之所以不打算,繼續在這里研究磁石,正是因為這磁石采集不易,可是如果采取趙侗的這套工藝流程,這將意味著,丁乙能夠非常輕松的獲得大量的這種超強磁石。

    超強磁石的作用和功能,丁乙現在還了解的不多,不過初次接觸這種超強磁石,丁乙心里就有一種預感,這個玩意兒,很可能,就是對付道源的大殺器。

    “趙侗,你是怎麼想到,用火來煆燒磁石的”丁乙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趙侗見丁乙非常嚴肅的詢問他,他就把他的一些想法,和盤都說了出來。

    原來趙侗用火煆燒磁石,只是在測試,磁石在高溫下,磁力的變化。他發現磁石加熱後,磁力減弱的非常厲害,撤火,冷卻到常溫,磁石的磁性,又再度恢復。這使得他產生了靈感,用鍛造的法子,去將磁石粉末,加工成型,沒想到一試之下,竟然成功了。

    趙侗是凡人資質,他所使用的器具,只是燒火做飯的靈火爐。好在他手中還有丁乙送給他的,兩具通用傀儡,壓型的工作,是由通用傀儡完成的。

    他就是利用手頭的這點設備,完成磁石粉末重鑄的工作,這讓丁乙非常驚訝。

    為了驗證趙侗的方法,丁乙帶著雷風和厲言,再一次趕往了天決山。

    他們沒有進入天決山,只在天決山的外圍。丁乙讓雷風和厲言,用磁石吸附了大量的碎片,丁乙則當場進行加工,兩個小時後,丁乙用這個法子,再次煆造出了兩三噸的磁石。

    回到聞州,丁乙高興異常,這次去天決山外圍,他只是小試了一下工藝流程,趙侗的法子非常有效。

    連線上了吳鴻,他將這次去天決山的發現,向吳鴻做了一個通報。吳鴻,現在人已經到了烘州,他距離丁乙他們,也不過只有一千七八百里,听到丁乙說起這超強磁石的種種神奇試驗,吳鴻表現出了強烈的興趣。

    丁乙干脆把雷風派到去烘州去接人,反正他的飛行法器,速度快,來回也不過三四個小時。

    同時,丁乙又讓厲言去龍首山,將裴新元他們七個人,接過來。反正龍首山,還有金角、長尾,四十多個聖龍學院的師生在,有靈網可以遠距離聯絡,一般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丁乙在差不多十年前,獲得了地表大世界的飛天獎。那一次,丁乙在陣法宗師萬百千的協助下,完成了,他有生以來的第一篇論文。那片論文的核心內容,就是靈磁效應。丁乙大膽的假設,將靈力線與磁力線做了一個類比,用磁現象的表征,來解釋術法現象,首次提出了靈場,和靈力線的概念。

    十年過去了,丁乙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時間去搞理論研究,關于靈場,磁場的研究,幾乎完全停滯。

    而這一次,因為走裁決之路,讓他再次萌生了,研究場理論的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