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離番外(下)

    黑貓蜷縮成了一團,往鄧康王的懷中鑽了鑽。

    “師父,我弟弟要認賊父,他開創的盛世,在史書上寫下的是姜氏姓名。師父,我……”

    鄧康王冷冷的看了黑貓一眼,靈山上的風吹得他的大袖子呼呼響,黑貓周身的毛一下子炸了開來。

    “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一只貓兒,還想吞天吃地不成?太陽東升西落,自有緣法。你如此貪心,不如現在便下山去咬死姜硯之,自己個做人皇豈不是更好?”

    黑貓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師父,弟子不敢,弟子只是猶疑,是否要將真相告訴阿弟,讓他自己抉擇。”

    鄧康王將黑貓從身上扯了下來,擱在了大青石上,甩了甩袖子,往不遠的草廬走去。

    黑貓心中一慌,有些沮喪的說道,“師父,弟子同師姐一般,放不下凡塵,惹師父失望了。”

    鄧康王嘆了口氣,“有的人看葉是葉,有的人一葉知天下。大道朝天,各走一邊,邊邊都是艱難險阻,非性子堅毅則不可行。你拿自己同你師姐相提並論,辱她。”

    黑貓一梗。

    師父,你嘴這麼毒,是怎麼活了這麼多年的!

    “你師姐也好,你阿弟姜硯之也罷,心中都已經有了大道。她從未脫俗,又何談放下凡塵?天寶若是想修道,早已經飛升,可是她走的是人皇之道,從一開始到最後,都沒有變過。”

    “她永遠都記得,她阿爹在田地里,對她說過的那些話。”

    “我說你不如她,是因為你心未決。活了九世依舊找不到自己的道。”

    鄧康王說著,甩著袖子走遠了。

    黑貓鼓了鼓腮幫子,嘆了口氣,伸出爪子,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他若是個能輕易想通的人,能重生九世變成貓?

    提起那九世,趙離覺得自己個爪子有點癢,莫非他一直靜不下心來修道,是因為沒有找高達報殺身之仇?

    黑貓緩緩的對著東京的方向,豎起了中指。

    又想起了當日同宋嬤嬤別過之後的舊事。

    ……

    墓穴里黑漆漆的。

    趙離蹲在陸真的棺材蓋上,听著頭頂上的陣陣喜樂。

    不是他想要故意擾亂姜硯之同閔惟秀的喜宴,實在是他找不到更好的脫身時機了。

    他已經暴露了武林盟主一家子,又授意盟主夫人,牽扯出石林,讓姜硯之抓到二皇子的把柄;又幫著閔惟思洗清了身份嫌疑,以絕後患。思前想去,總算一切都到了該結束的時候,輪到他的最後一擊了。

    還有頭頂上死得不能再死的老妖婆,也算是他為上輩子整死武國公一家子,彌補一番了。

    來了!

    听到了轟隆一聲,趙離便知曉,所有的獵物都已經落入獵人的陷阱里了。

    他想著扭頭看向了鄧康王,“師父,一切就拜托你了。”

    鄧康王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他的法力高深,幫助趙離“死遁”糊弄過姜硯之的眼楮,不算什麼難事。

    一切都猶如他所想,狗皇帝中了不解之毒,沒有幾年好活了,閔惟思恰好被他安排的人打暈在地,錯過了那場血雨腥風……黑貓眯著眼楮,看著門口初闖進來的閔惟思,又用余光看了看站在那里一無所知的姜硯之,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他這兩個阿弟可生得真好,比在黑暗中,沾滿無辜人鮮血的他,要美好得多。

    他們就像是生在狹縫里的小芽,雖然現在還十分的稚嫩,但是總歸有一日,會長成參天大樹。

    而他將要在暗無天日的世界里,慢慢的腐爛,化歸塵土。

    趙離,祝你含笑九泉。

    ……

    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是趙離還是這樣對自己說了。

    黑貓蹲在大青石在,養著頭看著天空,山頂的風呼呼的吹著,它索性躺了下來,蜷縮成了一團。

    他不是貪戀凡塵,亦非權欲燻心之人。

    只不過,得道成仙,再修成人,他覺得自己不配。

    重生九世,他不知道自己害死了多少人。

    那在元宵燈會上炸死的普通人,死在火器之下的無辜將士,還有一個個的他叫不出名字,也記不起臉的人,那些人就是他的心魔。

    以前一心求死,現在求生了,反而覺得自己該死。

    黑貓嘲諷的笑了笑。

    趙離沒有照鏡子,他也不知道,一只貓能不能露出嘲諷的笑容。

    最近他時常在修煉的時候,想起陳年舊事。

    第一世許是太過久遠,他只能夠想起薯片咀嚼起來的聲音,是嘎 嘎 的脆響,可樂喝急了會沖鼻,具體是什麼味兒,卻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他經常想起,那些年提著劍同那三個哥哥一道兒戎馬天下,他們一起咒罵腐朽,希翼著一個太平盛世。

    他還會想起,自己做阿訓的第一世,身後那個一直都在的小手,他說阿訓阿訓,他日你為君,我為臣,阿訓的手往哪里指,我便往哪里去。我們要做最好的君臣一輩子。

    他還會想起東陽,想起他第一次見到東陽的時候,他還什麼都不知道,不知國仇不曉家恨。他的眼里有光,有著對太子的全心依賴,那可能是東陽最幸福的時候吧!

    趙離想著,有些復雜。

    他不知道,東陽是想要清醒的痛苦,還是想要迷幻的甜蜜。

    他沒有給東陽選擇的機會,也沒有人給東陽補償,好在在最後的時刻,他還听到了最愛的歌。

    黑貓把身子蜷縮得更緊了一些。

    都說年紀大了,才喜歡追憶往事。

    看來,他的確是一只活了太久的貓了。

    ……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痴貓,還不快快修煉,淨想著偷懶!”

    “師父,可你不是修道的麼?談什麼成佛?”

    “為師突然覺得,讓你修佛門淨心之法也不錯。剃光了頭的貓,倒也別致。”

    黑貓一僵,伸出爪子抱住了自己的頭,慘叫出聲,他師父不光是嘴毒心也毒。

    好好的一個人,變成貓了已經夠慘了,還想要他變成禿頭貓?

    “說起來,一連九世,你都是光棍一條,可悲可嘆。”鄧康王緩緩的說道。

    黑貓頓時石化在了原地,過了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

    “師父,徒兒便是不吃不喝不合眼,也一定要修煉成人,成仙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