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家有悍妻怎麼破思兔_ 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窈窈番外(36) 木子書屋

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窈窈番外(36)

    沈少舟去符府,特意將官哥兒的事解釋清楚。

    清舒听完後笑著說道︰“我就說他考完後狀態不對,原來是相中臨川侯府的姑娘。不過臨川侯府我不熟,還得伯父自己去打听。”

    除了自家的孩子,別人家孩子婚嫁之事她是不會再插手的。一是心有顧忌二也確實是沒時間。

    沈少舟知道清舒忙,也沒起這個心思︰“臨川侯府的名聲還是不錯,他家的姑娘應該也不差的。”

    清舒搖頭說道︰“一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這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伯父還是仔細打听清楚才好。”

    沈少舟點點頭道︰“我會仔細打探的,這些日子官哥兒就麻煩你了。”

    官哥兒住進來以後時不時去詢問瞿先生,倒是沒去打擾聶胤。瞿先生本就是先生耐心十足,不管官哥兒詢問什麼都講解透徹。不過在清舒詢問的時候,他直言不諱地說官哥兒這次下場是考不中,除非是運氣爆棚。

    清舒听到這話卻是說道︰“我倒是希望他不要考中,不然中個三榜一輩子後悔。”

    官哥兒只是火候不到,再好好學三年考中的機會還是很大的,可惜為了娶到喜歡的姑娘竟要冒險。

    其實清舒對于一見鐘情的這種事並不認同。當時看到的可能是對方最好的一面,私底下什麼樣並不知道。

    瞿先生笑了下說道︰“路是他自己選的,不管什麼結果都得接受。不過我覺得哪怕是三甲,只要考中他們祖孫就會很高興。”

    沈家又不同于符家,商戶人家的要求沒那麼高。中了三甲能當官然後讓下一代繼續科舉,這樣慢慢改換門庭由商戶成為官宦人家。

    清舒一怔,轉而笑著說道︰“先生說得對,是我著相了。”

    瞿先生笑著說道︰“這不是你的錯。家里的孩子都那麼出色,所以你的要求自然也就高了。”

    有一說一,住到符家的孩子從聶胤到雲禎各個都聰慧好學。以前符家在金魚胡同的宅子被傳的神乎其神,他當時覺得有些嘩眾取寵。現在想想不是金魚胡同宅子風水好而是清舒運道好,能旺身邊的人。

    清舒想想也是。沈家想改換門庭考中三甲當官了也一樣達到目的,估計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沈伯父才沒攔著官哥兒下場了。

    因為家里有兩個考生,所以符府內禁止大聲喧嘩吵鬧。窈窈覺得有些悶,主動提出會試之前就住梅花巷了。

    清舒點頭應了,說道︰“聶胤考完以後,就讓他帶你們去天津玩。”

    要是不出意外,聶胤殿試完了正好是窈窈他們放暑假。從選官到衙門當差中間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新科進士大部分都回家探親,也就是眾人所說的衣錦還鄉。聶胤在洛陽也沒什麼親人應該不會回去,到時候就讓他帶著窈窈出去玩,順便讓他自己放松放松。

    窈窈覺得這不是驚喜,而是驚嚇︰“娘,我不要,到時候我們幾個去就是,反正又不遠來回幾天就到了。”

    “這事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窈窈垂頭喪氣地出了正院。

    韓芯月看到她這個樣子,奇怪地問道︰“怎麼了這是?難道老師不答應我們搬去梅花巷嗎?”

    窈窈撇了下嘴說道︰“她哪會不答應?她是巴不得我搬去梅花巷,這樣就沒人煩她了。”

    韓芯月好笑說道︰“那是什麼原因?”

    “我娘說暑假讓聶胤哥哥帶我們去天津玩?聶胤哥哥比我娘還艷麗,到時候這個危險那個不安全什麼都不讓我玩了。”

    韓芯月听到這話,很是奇怪地說道︰“咱們只要不坐船出海,我覺得沒什麼危險與不安全的。”

    她跟聶胤接觸不多,但從窈窈嘴里听到的知道他是個謹慎周全的人。有他陪著,沐晏跟窈窈到時候也會收斂。不然沒大人跟著,韓芯月真怕她闖出禍來。

    窈窈苦著一張臉看向韓芯月,說道︰“我就是想出海玩啊!不出海去天津有什麼意思。”

    韓芯月不想寬慰她了,說道︰“我去做功課了。”

    窈窈心情不好也看不進書,就去了她的玩具房里玩。玩了一個來時辰才出來,此時天已經大黑了。

    進屋看著屋子還是整整齊齊的,窈窈黑著臉說道︰“不是說了每天要去梅花巷嗎?怎麼還不收拾東西?”

    小如驚訝道︰“姑娘,明日真搬去梅花巷呀?”

    因為沒正式告知所以幾個丫鬟都以為她是說笑的。畢竟作為貼身丫鬟,她們很清楚窈窈很黏清舒的。

    窈窈哼哼兩聲道︰“也是現在天黑,不然我現在就搬。”

    小如抿嘴笑了下道︰“姑娘,等去了梅花巷沒一天你又念叨著要回來了。姑娘,你得考慮好了,去了這半個多月都不能回來了。”

    “還考慮什麼,搬。”

    小如說道︰“現在天色已晚,東西明早再收拾吧!”

    反正離得也不願,帶一些日常用的物件以及換洗的衣物就好。其他要用的到時候再回來取就是了,姑娘沒時間她們幾個卻閑得很。

    第二天窈窈照常上學,不過一入課堂就發現氛圍不對。甚至目光無意之中落到一個同窗身上,對方察覺以後氣呼呼地轉過頭去。

    窈窈丈二摸不著頭腦,正好這個時候上課時間到了,她只好將心中的疑惑放下認真听課。

    一直到上午的課結束,窈窈拉著項若男到外頭一個角落問道︰“怎麼回事?今日同窗們怎麼都怪怪的?”

    項若男輕聲說道︰“你沒發現少了個人嗎?”

    窈窈一听這話疑惑地問道︰“發現了啊,莊紅麗今日沒來。怎麼,她難道不是生病請假嗎?”

    項若男搖頭說道︰“不是,是家里出事了她趕回去了。”

    “出什麼事了?”

    項若男壓低聲音說道︰“她爹說新政誤國害民拒不執行,皇後撤了他的職將他關監牢里了,莊紅麗得了消息就急忙忙趕回去了。假都是跟她住一起的同窗幫著請的。”

    窈窈知道為何同窗會帶著異樣的目光看她了,因為新政是他爹主張並且著力推廣的。只是新政分明是利國利民,為何莊紅麗的爹要反對呢?

    一時之間,窈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