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逆轉人生8

    此為防盜章  林掌櫃似乎還病著, 偶爾會咳嗽兩聲, 引得俊偉男子頻頻去看馬車,卻因為一道竹簾隔著,什麼都看不見。走了大約一個多時辰, 名喚羅鐵頭的屬下一邊打嗝一邊湊到男子身邊,壓低音量道︰“頭兒, 咱們什麼時候停下駐扎?我餓了。”

    男子只是淡淡瞟他一眼,沒答話, 名喚趙六的屬下便揶揄道︰“才吃過午飯沒多久,你怎麼又餓了?”

    “我打出來的嗝太香了,聞著聞著又開始餓,還想吃。”羅鐵頭話音剛落就打了個嗝,口腔里頓時充滿了臘肉味。都說吃進肚子里的食物不消一刻鐘便會發臭,所以打的嗝也是臭的, 但林掌櫃做的這道菜卻完全不同, 過了兩個時辰那濃郁的香氣還停留在口內腹中,甚至連頭發絲和衣服都沾滿了菜香, 叫人聞著受不了。

    其實趙六也餓了,不由朝俊偉男子看去。

    “繼續趕路,別廢話。”男子面無表情地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 齊齊哀嘆,又過一個時辰, 眼見太陽快落山了, 這才跑到車隊前面, 大聲建議︰“此處有一空曠山坳可以供我們扎營休息,不如就在那里安置吧。再往前去便一直是密林,林中野獸眾多,頗為危險。”

    “那就在這里歇一晚吧。”名喚小竹的小廝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連忙讓車夫把車停下。

    “今晚吃什麼?”未等馬車停穩,羅鐵頭已火急火燎地詢問起來。

    “我們吃什麼管你們什麼事?”小竹鼓著腮幫子。

    “不是,”趙六從後面繞出來,嬉笑道︰“我們本可以打馬先走,如今卻護了你們一路,隨你們一起吃頓晚餐不算過分吧?”

    小竹正準備嘲諷回去,以報先前之仇,就听馬車里傳來一道沙啞卻溫婉的嗓音︰“多謝幾位大哥一路上護持左右,請你們吃飯是理所應當,怎會過分?”話落,林掌櫃便跳下車來,仔仔細細將頭巾裹好,不讓滿頭青絲隨意飄動。

    “那就多謝林掌櫃了。”趙六和羅鐵頭頓時朗笑起來。這位林掌櫃待人接物十分有禮,叫人看著舒服。

    俊偉男子也拱起手,認真道︰“多謝林掌櫃。”

    “客氣了。”林淡微笑道,“晚餐不宜吃太多,口味也不能太重,否則會引起腸胃不適,咱們隨便吃點卷餅怎樣?”

    “當然可以,麻煩林掌櫃了。”俊偉男子並無意見,他的兩名屬下卻有些失望。連續很多天都吃饃饃,他們早就吃膩了,卷餅和饃饃都是面食,口味差不多,真不如繼續吃臘肉。他們腸胃很好,不會不適。但想歸想,看見首領已應承下來,二人自然不敢發出異議。

    林淡沖幾人略一點頭,便帶著兩個小丫頭去林子里摘野菜。日前剛下過一場春雨,泥土還是濕的,各種野菜綠油油地冒出芽來,漫山遍野都是。三名僕從則留下提水、砍柴、壘灶、生火。兩名壯漢原打算躺下歇會兒,當甩手掌櫃,被自家首領一瞪,不得不爬起來幫忙干活。

    幾刻鐘後,林淡和兩名小丫頭一人挎著一個籃子回來了,籃子里堆滿野菜,有筍尖、芥菜、蘑菇、香椿等等。

    三名僕從壘了兩個灶,分別架著兩口大鍋,鍋里的水已經燒開了,正咕咚咕咚冒著氣泡。林淡讓小丫頭去洗菜,自己則從馬車里取出一袋褐色的方塊。

    “這是什麼東西?”羅鐵頭湊過去探看,臉上滿是好奇之色。

    “這是香干,巴蜀的特產,用燻制臘肉的方法燻制而成,味道咸香撲鼻。”林淡徐徐解釋。

    羅鐵頭拎起一個小方塊聞了聞,果然有臘味,還有豆子的香氣,味道十分獨特。

    “你還去過巴蜀?”向來沉默寡言的俊偉男子竟主動開口︰“那里的路很難走。”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林淡輕笑起來,“但踏過了難走的路你會發現,巴蜀是一個再好不過的地方,山美、水美、人美,食物更美。”于她而言,有美食的地方就是天府,所以巴蜀是名副其實的天府之國。

    俊偉男子點點頭,清冷的眸子里顯出一點笑意,“巴蜀的食物的確美味。”

    “看來你也是個愛吃的。”林淡卷起袖子處理食材,把煮熟並擠干水分的筍尖、焯過水的芥菜,連同蘑菇、香干全都切成丁,放在一旁待用。兩個小丫頭負責和面,不時詢問林淡水夠不夠。

    “再加點,面團太稠,攤出來的餅子就不夠薄,不夠細,影響口感。”林淡指揮兩個小丫頭和好面,然後取出封存了一冬的豬油,用來炒制菜丁。豬油在鍋里化開,發出茲啦茲啦的脆響,另有一股濃香撲鼻而來,引得眾人連連吞咽口水。

    “娘的,這豬油怎麼如此香?”羅鐵頭抽吸著鼻子問道。

    林淡用鍋鏟把慢慢融化的豬油攪開,溫聲道︰“煉制得法,豬油自然便香。我熬制豬油時會加入清水,這樣可以防止肥膘發焦發苦,也能讓熬出的油脂更白亮更濃稠。放入壇罐儲存時,一斤油再加一勺糖另幾顆花椒,可有效防止酸敗,吃上四五個月都不成問題。”

    說話的空檔,油已經熱好,林淡先後投入筍丁、香干丁、蘑菇丁、芥菜丁等食材,用鍋鏟攪拌均勻,再撒入芝麻和食鹽。

    “中午吃得太重口,晚上咱們就吃清淡一點。”她徐徐說道︰“三鮮分地三鮮、水三鮮、樹三鮮,咱們這道菜便是春三鮮。筍尖、芥菜、蘑菇,都是一等一的鮮物,只需用豬油伴著飛鹽炒制一二,便足夠適口。春日吃的什麼你們可知道?”她轉頭去看名喚芍藥、杜鵑的兩個小丫頭。

    芍藥、杜鵑撓頭傻笑。她們流口水都來不及,哪里有功夫想別的。

    林淡翻攪著菜丁,柔聲道,“春日吃的便是一個‘鮮’字。這是萬物復甦的季節,一切都是新的,也都是鮮的,你們聞聞這充滿花香的空氣,是不是也是鮮的?”

    “鮮!”兩個小丫頭笑容爛漫地點頭,隨即又問,“那夏日吃什麼呢?”

    “夏日吃的是一個‘爽’字。天氣越炎熱,吃食便越得清爽,那樣腸胃才偎貼。早上一碗甜絲絲的綠豆粥加幾塊薄荷涼糕;中午用鮮紅的辣子油和翠綠的黃瓜絲、蔥絲拌一碗涼面;傍晚喝一壺清酒加幾個涼菜,入夜再飲一碗酸梅湯,一天就這麼清清爽爽地過去了,多安逸?”

    兩個小丫頭舔唇追問,“秋天吃什麼?”

    林淡把炒制好的三鮮菜丁裝入陶盆,繼續道,“秋天吃的是一個“補”字,早上一碗花生薏米粥,補血益氣;中午用曬干的板栗炖一鍋爛熟的老母雞,板栗的甜糯滲入雞肉的咸鮮,齒頰留香久久不散;晚上把老南瓜切成段加入豆豉蒸熟,香甜的滋味能蔓延到夢里。秋天吃得甜、吃得補,把夏日勞流失的精力全都找回來,就能好好過個冬了。”

    “這就是貼秋膘的意思吧?”兩個小丫頭恍然大悟,隨即又問,“那冬天吃什麼呢?”

    “冬天吃的是一個‘暖’字。”林淡把五個巴掌大的平底鍋架在火上,用切成塊的肥豬肉擦了擦鍋底,緩緩倒下面糊,手腕輕輕一轉,不到兩息就攤好一張餅,又把鍋倒扣在干淨的陶盆上,薄餅便自己掉下來,嫩白嫩白的,一張一張堆疊在一起。

    林淡手腕上下翻飛,五個鍋陸續擦油,陸續攤餅,片刻功夫就已做好數十張餅,大小、厚薄幾乎一模一樣。與此同時,她還徐徐說著話,“冬天酷寒,吃進嘴里的食物必須是暖的,那樣才舒坦。過年的時候一家人擠在一塊兒包餃子,說說笑笑、熱熱鬧鬧,把煮好的餃子從沸水里撈出來,趁熱吃一口,胃暖了,心也暖了。油炸的丸子、紅燒的豬蹄、清蒸的鰣魚,呼啦啦地冒著熱氣,香的哦……”

    林淡想到那場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兩個小丫頭已經捂著嘴跑開了,生怕自己的口水流進鍋里。

    三名壯漢不知何時已圍攏過來,一邊听林淡說話一邊看她做飯。這林掌櫃不僅廚藝了得,說話也十分順耳,張口閉口全是美食經,叫人听了有如享用了一頓盛宴,心里格外滿足,當然肚子也就更餓了。

    俊偉男子盯著林淡看了很久,目中閃爍著復雜的光芒。當林淡看過去時,他又若無其事地低下頭。

    須臾,薄餅攤好了,林淡把野蔥洗淨切成段,又取出自己腌制的甜辣醬、蒜蓉醬、香辣醬等,用小碟子一一裝好,招呼道,“行了,開飯吧。”

    眾人一面歡呼一面擠到陶盆邊來搶食。巴掌大的薄餅白生生的,裹上菜丁往嘴里一塞,味蕾便被濃郁的香味充斥。筍丁清脆爽口、香干丁軟糯咸香,芥菜和蘑菇的汁水融合在清甜的餅皮里,匯成一股濃濃的鮮。若覺滋味偏淡,還能裹上一點野蔥段和醬料,咸的、鮮的、甜的、辣的……統統在舌尖化開,好似把整個春日都含在嘴里一般。

    三名壯漢只吃一口便愣住了,然後飛快把余下的卷餅塞進嘴里,緊接著再卷一個,又卷一個……舀菜丁的勺子毫不停歇,堪稱風卷殘雲。

    她夾起一塊腰花示意眾人仔細觀察。只見那腰花裹了一層極厚極稠的醬汁,無需品嘗,只看賣相,就能想象得到它的美味。然而醬汁已那般厚重,卻還牢牢附著在腰花表面,未曾滴落一分一毫,這極大地保留了腰花的口感與滋味。